《最后的夜游人》林北不当稔子【已完结】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最后的夜游人 类型:都市小说 作者:不当稔子 角色:林北不当稔子 简介:幽暗的街道无人行走,却有吟语低喃声
漆黑的天空别无他物,却残留一闪而过的幻影
这个世界……真的是我们看到的那样么? 超凡觉醒,乱象丛生
底层的人们在后知后觉中繁衍生息
高贵的先知者们已经向未知挺近…… 不!或许他们并不高贵! “他们为什么要不断寻找觉醒超凡力量的能力者!” “培养还是……” 究竟是谁在谋划着我们的未来? 又是谁在幕后窥探这一切? 神?呵呵……不过是一群自私自利的伪君子罢了
即日起,请诸君自赴黄泉,莫污了我的宝剑

书评专区

从姑获鸟开始:行吧,粤语天下无敌。我看不懂算我文盲。但你别指望我给你高评分。两星,走好不送。 我的混沌城:搞笑,但是后期感觉又有什么大阴谋大反派,不知道为什么男频都喜欢这样设定背景,怕后期卡文吗?后期有点无聊,太套路了 夜幕杀机:该怎么说呢,低配惊悚乐园,3分。两个剧本之后就是现实装逼打脸毒死减一分 最后的夜游人

《最后的夜游人》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6章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万肆海动了,慕容拓海也没闲着。

他使出最后一丝力气大吼道:“百战听令,缉拿贼人,生死不论!”

“诺!”

八位百战队员,一齐动手,顷刻间与万肆海缠斗在一起。

“禁锢!”

万肆海大喝一声,体内玄妙之力四散。

八位百战成员瞬间动弹不得。

“空间之力,乙级巅峰!”梅仙儿大叫道,“文山快帮忙!”

梅仙儿凝神聚力,使出全身力气打了个响指。

只听得“啪”的一声,另一股玄妙之力从梅仙儿体内溢出,与万肆海爆发的玄妙之力相互缠斗。

两种力量的碰撞抵消了四散的效果,使得原本被禁锢住的百战队员,恢复了正常。

薛文山也加入战斗,他不知从何处掏出一把宝刀,捏在手上,一眨眼出现在万肆海身后,二话不说,提刀便砍。

十个人扭在一团,将原本不太宽敞的过道,堵的得死死的。

不过,这丝毫不影响他们。

四周的座椅如同泡沫一般,被他们散发的余波震碎,连车厢的墙壁都被溅射的破碎不堪。

车内的异响惊动值班的乘警,他们往这边赶来,却被留在各车厢善后的百战队员制止住了。

对于乙级巅峰的存在,最高等级不足丙级的百战队员,如同纸人一般。

砰 砰 砰!

万肆海一拳一个!

不到一分钟时间,八位百战队员全部被击杀。

鲜血流了一地。

薛文山仗着宝刀和瞬移,苦苦支撑着。

眼看局势不妙,梅仙儿掏出一颗药丸吞了下去。

药丸本质是靠着透支生命,激活全身潜力,换取短暂的力量。

这是暗夜不到最后不得已使用的拼命手段。

眼下情况紧急,容不得多想,梅仙儿豁出去了。

药丸下肚,磅礴的精神力布满全身,她再次用力的打出一个响指。

一股无形之力,瞬间将万肆海包裹。使得他原本快如鬼魅的动作,立刻慢了下来。

薛文山瞅准机会,一刀斩在他的背上。

刀身入背,刀刃没入肉中十公分有余,猩红的鲜血溅射而出。

万肆海疼痛难耐,狂叫不止。

剧烈的疼痛激发了他的凶性,不等薛文山抽刀砍出第二下,万肆海猛然转身,以匪夷所思的速度擒住薛文山的双臂。

宝刀还嵌在背后!

薛文山宝刀脱手,双手被束缚,战斗力大减,索性直接用脚攻击。

万肆海同样用脚还击。

两人你来我往,就这么硬生生的踹来踹去。

几个来回下来,二人各有负伤。

不过,薛文山到底是不如万肆海。

万肆海找准机会,蓄力而发,对准薛文山的双腿踢去。

“啊!”

一声惨叫,薛文山好好的一双腿,立刻变为齑粉。

梅仙儿见丈夫被拿住,容不得多想,又吞了一颗药丸,忙使用禁锢之力。

“滚!”万肆海不胜其烦,对着梅仙儿大吼一声。

声音之中夹杂着恐怖的力量,重重的砸在她的身上。

恶补过药物的梅仙儿,本就已经是强弩之末,靠着一口气撑着战斗。现在又受到沉重一击,直接七孔流血,倒地不起。

“仙儿!”薛文山奋力挣扎,却一点作用都没有。万肆海的双手如同铁钳,牢牢的把他夹住。

他怒吼道,“畜生,你不得好死!”

万肆海轻蔑一笑,颇有些得意:“颠来跑去,像条狗一样。既然你这么喜欢蹦跶,老夫就成全你。”

说完,双手用力一捏,噼里啪啦,骨头断裂的声音响起。

薛文山双手亦被废了!

“让你们这对苦命鸳鸯团聚!”

万肆海松开双手,对准薛文山的肚子用力一踹。

薛文山精准的落到梅仙儿身旁。

“文山!”梅仙儿失去行动能力,用弱不可闻的声音喊着丈夫的名字。

“仙儿……”薛文山口吐鲜血,蠕动着身子,缓缓朝妻子爬去。

鲜血顺着薛文山爬过得的地方,流淌不止。

“畜生!”慕容拓海恨恨的盯着万肆海,满腔怒火无处宣泄。

他恨自己大意!

他费力的掏出对讲机,放在嘴边,吃力的说道,“任务…失败,其他队员……撤离。万肆海……为祸人间,栽赃薛文山,屠戮我……暗夜成员,事已查明,铁证……如山。速……上报!”

万肆海没有阻止慕容拓海,而是如同一位老票友,兴致勃勃地观看称心的节目一般,在那里神色怡然。

“一群土崩瓦狗!戏台子老夫都给你们搭建好了,就这……”

如今车厢内,能站起来的只有万肆海一人。

他畅快大笑,庆祝自己赢了。

至于暗夜后续的报复,他丝毫不关心。

见大局已定,他迫不及待的拔出后背的大刀,在手中把玩,无比得意的炫耀着战利品。

“超凡世界,源远流长。几十个纪元都不足以囊括其中的历史。就凭小小的暗夜,也敢枉称为人类延续而战。”

“一群井底之蛙,幼稚可笑至极。”

“你们肯定不知道,我们这些超凡者,也不过是别人眼中的普通人罢了……”

万肆海将宝刀横在面前,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刀柄。

其实,宝刀本身对他来说没多大价值,无非是一把利刃,古墓之中多了去。

真正令他心动的,是宝刀手柄里的东西!一件拿出来,所有超凡者都会为之疯狂的东西。

6个月前的那次古墓之行,是他暗地里一手促成的。

为了到这东西,早在三十年前,他便开始谋划布局。

查阅古籍,统计数据,翻山越岭寻找具**置,想方设法忽悠方势力……

本来一切都好好的,关键时候这个薛文山横插一脚,差一点坏了他的好事。

好在一切有惊无险,他最后还是得偿所愿。

万肆海努力压抑住激动的心情,小心翼翼的按照古籍上的手法,拆开刀柄。

不多时,一个立方体的小盒子被他掏了出来。

找到了,就是它!

小盒子到手,一切都值了。

“哈哈哈……”万肆海仰天长笑。

薛文山看他笑的开心,也笑了起来。

万肆海看傻子似的看着他,“我不知道你有什么事值得高兴。是因为一家三口整整齐齐去阴曹地府报?”

“哈哈哈……”

薛文山笑声变大,更甚之前。

“辛辛苦苦忙了这么久,你以为最后的赢家是你,殊不知,是为别人做了嫁衣!”

“聒噪!”万肆海人老成精,不可能被薛文山几句话乱了心智,直接痛下杀手。

三道玄妙之气瞬间而至,穿过薛文山夫妇、慕容拓海的眉心。

三人当场身死!

解决完三人,万肆海将宝刀扔在一旁,满怀期待的准备打开小盒子。

不想,异变突起!

有人偷袭他!

彻骨寒气从后背袭来,万肆海凌空而起,不由分说的朝身后打出一掌。

“砰!”

一声闷响,万肆海手掌与另一只手掌撞在一起。

巨大的反冲之力,让他退了好几步。

定睛一看,一个圆滚滚,戴着面罩的人站在他面前,从生理特征判断,应该是个男的。

万肆海面色凝重,后背的伤口因为刚刚的对抗,血流加快。

他沉声问道:“藏头露尾,阁下究竟是谁?”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