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在哪里可以看?白玉儿夏承禹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孤女半生荣华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香椿拌豆腐 角色:白玉儿夏承禹 简介:在夏家的书画店里,夏承禹给了白子玉一块玉佩,既是给自己结识的第一个“知己好友”的留念,也是他日子玉寻他的凭证,却不知,他日再见时这玉佩竟是在一名满京城的女商贾手中~

书评专区

幻世之刺客传说:http:u002Fu002Flkong.cnu002Fthreadu002F1604603作者已去世(约500章的时候)现在是别人续写 霍格沃茨的魔文教授:看了大概不只一两回,每次看几章后就看不下去了,虽然龙空一律好评。恩,穿越前的那个点对我算个毒吧,不过毕竟是12年的,可能当时流行这个 始于冰与火之歌:书写地相当热血,文笔自然流畅,剧情以诸王相争的战争为主而不是常见的守夜人。 孤女半生荣华

《孤女半生荣华》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4章 孤女


李父与大杨村的人争吵最终以无可奈何让步收尾,纵使了解白家老二并不是物品,积极规定养育小玉儿也是司马昭之心,昭然若揭。但是,她们终归并不是小玉儿的直系血亲,更何况玉儿爹妈又死的忽然,也没留下来哪些临终遗言,白家族里有份量的都来啦,她们又能怎么样,便是告上官服小玉儿也或是归白家养。

白家老二见"谈"妥了,便带上白家族里的人扭头离开了,那高昂的姿势看上去是打一个大大仗一般,倒是未能看得出亲哥哥嫂嫂去世了的一点点哀痛,真的是……气的李父重重地锤了一顿墙。

李母眼见风波结束。便怀着发怔的小玉儿躲着白氏那群人离开了才进了屋子里,也不是她猜疑。以白家老二想夺了白玉儿家资产的急切样儿,也许立刻就想把白玉儿拽回大杨村内~回了屋子里,李父李母一时都不愿意张口,白玉儿坐到李母怀中没哭不吵不闹的,仅仅一动不动的,2个大眼睛没神的垂着着……

不一会儿,放了年休假的李正兴致勃勃跑回家了,先去餐厅厨房转了一圈,手上抓了一片酱牛肉就冲去主屋,他迫不及待的想给玉儿妹妹共享放长假的信息,"嘿嘿,玉儿妹妹一定会开心坏掉的,一个月的年休假,我能每天给玉儿妹妹教字!"李正边走边想道。

"爹!娘!玉儿妹妹!老夫子给大家放年休假了,明日就~"解开门帘子的李正见到一家人坐到炕上都跟失了魂儿一样,卡在喉咙里的不用念书也没声了。

"爹妈,怎么啦?出大事了了?你们如何跟失了魂一样!"李正惊道,"正儿回家了呀,来~回来~"李母看见一脸茫然的李正低唤了一声,白玉儿抬眼见到李正回家了,泪水忽如同掉了线的珠串一样砸了下来"正大哥,我二爹她们说我爹妈去世了,她们没拿钱的对不对?爹妈本来说即将回家了,回家陪着我过生日,陪着我过春节,帮我带白狐狸皮面的……她们~他们~"白玉儿说着说着的啜泣的没有了后面。

但是这并不防碍李正把握住关键,李正极其吃惊,全部人像图片被施了术一般……但是白玉儿的啜泣立刻拉到了他的魂,赶忙去给擦泪水,"玉儿妹妹,不哭不哭,你二爹毫无疑问骗你的。他就没安好心,白堂叔叔母一定顺顺利利的,怎么会死呢,不哭不哭啊~看!正大哥让你买的如意算盘,怎么样看?"

李父李母听着都回头去,李正见到娘好像用手巾擦了擦双眼,了解怕是……确实。他长白玉儿三岁,是比白玉儿更懂一点存亡的,心里也是心痛玉儿妹妹,哄白玉儿的响声又温婉了好多个度……

第二日天不亮刘氏夫妇便租了辆马车,带上白玉儿和李正慌忙赶赴了大杨村。 白玉儿爹妈的遗体十八日早晨便已经拉回大杨村了。

到了大杨村。李父凭借较少时记忆力带一家人赶来到白家老二家,这本来是白玉儿祖父的房间,之后老头蹬脚走的过程中感觉儿子日子拥有盼头,便把地和这老宅都留下了白家老二。

老头也离开了有很多年了,可是谁不用说一句,这心啊,偏小的真的是偏的没边儿了,白玉儿的爹是个豁达大度人,尽管很是寒心,但也没辩驳哪些,算得上同意了这极不合理的分财产结论。

她们本认为白玉儿爹妈是停在白家老二家的,结论这白家老二竟然说死尸霉气。送来到白家宗祠边废旧的房间内。听见这李正的嘲讽都需要扔到天空来到——死尸霉气,钱不晦气,人早晨拉上来,夜里就进县上要养育白玉儿,真的是急的怕他人吞了白玉儿家的钱一样,这别人不用猜,肯定是我家呗。呵!哪家都似她们一般,一颗无良活生生插在钱眼儿里了。

无论李正在脑中如何腹诽,李父狠狠地瞪了白家老二两口子又慌忙的赶到白家宗祠,白家老二媳妇儿拉着白家老二也慌忙跟了上来。

大杨村白家人大部分都以种田谋生,虽这2年老天爷很是留面子,但朝中年年要战斗,重税下日子也都过得紧绷绷的,宗祠还算新,可边上废旧的房间真是就和土棚差不多了,看见这旧房子,李父唏嘘不已,怒由心起,扭头就给跟在后面的白家老二一拳,他昨日就想打,今日看见这白家老二竟然把自己亲姐姐扔在这里旧房子里,真的是…确实忍不住了。

白家老二刚被揍了一拳还有点儿发懵,等反映回来也抬起握拳,待见到李父行凶一般的双眼…又畏手畏脚的收了握拳,对于跟在他之后的老婆也是躲在他后边快抖变成骰子。

"哼!"李父也不想再理她们,将李母拉着的小玉儿一把抱到了怀中,便大步走进了破房,李正紧跟后边,李母擦了擦泪水也抬脚后跟了进来。一进门之后的白玉儿看见停在房屋正中间的几口薄棺总算拥有一点气愤,扭着身体让李父放她下来,一对大眼一动不动的盯住几口棺木。

李父迟疑了一下,便松了手腕子低头把小玉儿放了下来。白玉儿刚一落地式便趔趄了一下,李父赶忙扶了一把,白玉儿冬日里本就身体不好,又久未进餐,看见确实柔弱可伶的很。一时之间李父心里也是内疚了,他没照顾好小玉儿,错过了白兄和表嫂的信赖啊……

白玉儿这时则是啥子也听不见了,她仅仅盯住几口棺木,原先人死后就装在一个小盒子里~“爹和娘睡在里面冷不冷啊!”等近到面前,白玉儿认清了爹妈的模样,跟记忆中不太一样了,瘦了许多,脸是黑灰色的,并没有什么表情……

"从来没有见娘这一模样呢!娘平常只需一看到我,就温温婉柔对于我笑呢,也有爹,爹也笑,正大哥~爹和娘再也不对我笑了是嘛?她们确实丢下我了,扔下我一直都不回家了……"说着白玉儿伸手摸了白母的脸,冰的很,那类深入脊髓的冰成了交给白玉儿最终有关爹妈的觉得……

李正上前往,牢牢地搂着他的小玉儿妹妹,他的小玉儿妹妹全部人都是在颤啊~"玉儿妹妹,难受想哭就哭出来吧,高声的哭……哭出来就好了,堂叔叔母都是会在天空看见玉儿妹妹的,每日都是在 ……"李正摸着白玉儿的头低吟讲到,白玉儿总算抑制不住响声的失声痛哭下去……

李父和李母也向前看了看白氏夫妇,样子的确惨的可怕。

白家族里的赶到的情况下,旧房子里仅有白玉儿的抽泣声。李父看见来人,哀痛又捻放在心上来。小玉儿的之后,她们插不了是多少手啊!

白玉儿哭累了,李母向前抱在怀中,和着别人一起去了首领的家中。下面聊的事儿,具是与白玉儿有关的,却又不是白玉儿能说的算的了……

李父尽了十二分勤奋,最终只有给白玉儿争得到还住在她们旁边的宅院里到嫁人,自然宅院的使用权做为“赡养费”变成白家老二的,也有白玉儿爹妈在望县的2个门面连续近几个月的收入也是白家老二的。而白家老二必须给族里五十两白金,做为拉回白玉儿爹妈的“酬劳”,给白玉儿留十五两做为爹妈的葬费。

刘氏夫妇是别人,白玉儿是丧了父母亲的柔弱孤女。今日的商谈本便是极不对等的,能给白玉儿争得的也少得可伶……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