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志雄古代李剑仙全本免费阅读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四合院之开局就是技术主任 类型:都市小说 作者:古代李剑仙 角色:梁志雄古代李剑仙 简介:高级机械工程师梁志雄穿越到了情满四合院这部电视剧中,一毕业就成为了轧钢厂的技术主任,有了他的加入,四合院成了真正的情满四合院!

书评专区

重生过去当传奇:回到过去当弱智? 欢迎回归世界游戏:作者大概是日漫看多了 帝国与权杖:【星际】无cp女强 四合院之开局就是技术主任

《四合院之开局就是技术主任》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6章 我第一天上班贾东旭就死了?


梁志雄在车间视察的时候发生了一些有意思的事情,就是遇到了一大爷易中海和二大爷刘海中,这两人一个是机加工车间的八级钳工,一个是锻造车间的七级锻工,都是厂里重要的生产骨干员工。

两人在听到梁志雄是厂里新来的技术主任的时候,震惊得把嘴巴张得都能塞进鸡蛋机那么大了,一脸的不敢相信。

见到梁志雄出场的场面那么威风,让他们本来在内心的小九九都打消掉了,虽然说工人是国家的主人,可在实际工作中,干部跟工人本身就有这天然巨大的差距。

领导虽然开除不了工人,但可以给你穿小鞋啊,所以一般来说,工人是不愿意无缘无故得罪干部的。举一个很简单的例子,电视剧中,傻柱就是因为得罪了李副厂长,导致了他就算是拥有超高的厨艺,可等级却一直升不去,就是因为李副厂长找借口给否的嘛。

其实一大爷和二大爷都是聪明的人,知道谁可以算计,谁是不能算计的,因为有些人他们得罪不起啊,他们敢算计傻柱,那是因为他们太了解傻柱的性格了,才把傻柱拿捏得死死的。

他们虽然现在还不了解梁志雄的性格,可是就算是了解了他们也承担不起梁志雄发火报复他们的后果,所以还是直接选择不得罪梁志雄的为好。

故在见到梁志雄的时候,他们都堆起了笑脸非常客气的在工友们的面前争着跟梁志雄打招呼,以显示他跟梁主任关系不错,唯恐工友不知道他跟梁志雄是邻居一样。

对于这种事情,梁志雄也避免不了,只好听之任之。

只是跟易中海有点不同的是刘海中在见到梁志雄的霸气出场后,眼神里比易中海多了一份羡慕和对某些东西的更加炙热和追求。

这刘海中不愧是个官迷,被梁志雄刺激得更加想当干部了。

处处都印证了电视剧里关于人物角色的设计,唉,真就是电视剧呗,人物个个都是npc,毫无真实感,真影响心情啊。

另外还有一件事情让梁志雄很疑惑的就是他几乎把厂里的所有车间都视察了一遍,都没有发现他的情敌贾东旭在哪个车间,到底具体是干什么的。

听秦淮如说是炉前工,梁志雄一开始还以为是热轧车间加热炉的炉前工,没想到在各个热轧车间也没有见到贾东旭,真是见了鬼了。

在电视剧中对于贾东旭一直没有什么详细的资料,梁志雄很好奇贾东旭是干什么的,为什么在他的工作岗位上还能发生能让人死亡的生产事故。

很多人推断贾东旭是易中海的徒弟,这简直就是在瞎编,易中海是钳工,是钳工,是钳工。

钳工最多就是受点皮外伤,比如加工过程中不小心被锤子砸伤或者是碰到虎钳给碰伤了,哪里会出现能致死的生产事故啊。

说贾东旭是钳工的人都是对机械制造加工不熟悉的人啊。

其实梁志雄一直想不明白轧钢厂怎么会有能致人死亡的生产事故发生,没穿越前,在看电视的时候,梁志雄能想到的最有可能的是热轧生产线发生飞钢事故了,贾东旭就是热轧生产线的工人,被飞钢直接伤中要害这才死亡的,要不是直接伤到心脏这些要害,也是死不了的,一般都是被烫伤或者最多伤残罢了。

这已经是梁志雄根据后世的轧钢厂能想到最有可能的一种可能性了,不过梁志雄在热轧生产车间并没有见到贾东旭,所以这个推测也就不成立了。

刚刚在锻造车间见到厂里有大型零件通过行车吊装的时候,梁志雄又猜测贾东旭可能是锻造车间的工人,可能是行车发生事故,他被上吨重的零件给砸死了。

可是他找遍了锻造车间也还没见到贾东旭啊,为了排除贾东旭上厕所或者请假不在场的原因,梁志雄还特意问过车间主任,人员是否都到齐了,缺的人又是谁,都没有听到贾东旭的名字。

一直找不到贾东旭,差点都让梁志雄以为贾东旭根本就不是轧钢厂的员工了。

当梁志雄得知他视察的最后一个车间叫做炼钢车间的时候,他整个人都有点懵的。

啥?轧钢厂还有炼钢车间?

梁志雄简直都不敢相信,轧钢厂不是直接把钢铁厂炼好的钢锭直接加工成各种钢材的吗,怎么还要自己炼钢,这真的超出了梁志雄个人的认知了。

不过好在这个疑问有人给他解释了,原来原因居然是因为之前四九城里没有炼钢的企业,石钢之前一直都是只能炼铁而没有炼钢能力的。

所以轧钢厂在建立的时候没办法只能自己成立一个炼钢车间,把石钢生产出来的生铁拿过来炼成钢铁,然后轧钢厂才有可以加工生产的原材料。

听他这么一说,梁志雄便理解了为什么轧钢厂还有炼钢车间的原因了,这个原因直接道明了国家成立之初,发展工业是多么的艰难啊,梁志雄也是非常的感慨。

不过有了自己在石钢折腾的那么一通,轧钢厂应该很快就不用自己炼钢了,直接从石钢那里运来钢锭就可以继续生产了。

就算轧钢厂不舍得拆除炼钢车间也由不得它了,因为石钢没有多余的生铁可以调给轧钢厂炼钢了啊。

这一点,梁志雄很快就从车间主任的嘴里得到了验证,因为厂里已经下发通知了,下个月后就拆除生产线,各个工人可以并到其他车间工作也可以申请调到石钢工作,工作计划都做得非常详细了,这事跑不了。

梁志雄在视察炼钢车间的时候发现这个车间里有两三个比较小的平炉,才明白,原来是使用了比较落后的平炉炼钢技术啊。

这也很正常,轧钢厂建立之初的时候,咱们还没掌握转炉炼钢的技术呢,不得就是用平炉炼钢么,就算是国内钢铁老大哥用的也是平炉炼钢技术啊。

使用平炉炼钢有个很大的缺点,那就是出一炉钢,得耗费七八个小时,而且还得不停的从外面加热,成本很高的,而转炉炼钢差不多二十分钟到四十分钟的样子就可以出一炉钢了,而且还不用额外加热,效率高,成本低。

平炉炼钢还有一个缺点,那就是工人忙的时候很忙,闲的时候又很闲,梁志雄来到炼钢车间的时候,很多工人们正在聊天打屁,只有几个人正在往炉子里面铲煤。

这不能怪工人偷懒,这工作就是这么一个情况,所以梁志雄见到这么一种状况也没有其他的什么想法,再加上已经得知炼钢车间马上就要拆除了,梁志雄也没心思对这个车间有太多的了解,他只是很热情的跟工人们打打招呼,问一些关心工人工作生活的话就好了,并没有深入调查和了解,因为没有必要了。

不过让梁志雄有些意外的是,他居然在这里见到了他几乎寻找了一天的贾东旭。

玛德,原来你小子是在这里,感情秦淮如说的炉前工是炼钢炉的炉前工啊,那么关于贾东旭死亡的猜测就可以很明确了,一定是钢水出炉发生了倾覆,他是被几乎高达两千度熔融状态下的钢水给活活烧死的。

原来是这么一个死法,梁志雄心中的疑团终于得到了揭晓,顿时便感觉兴趣缺缺了。

再一想到炼钢厂马上都要拆了,这不是代表以后贾东旭不用死了吗,贾东旭命运发生彻底改变的原因居然还是因为自己让石钢彻底成为一个大型钢铁企业而导致的?

这叫什么事啊,自己这是在无意中帮自己的情敌改了命了啊。

这么一来,那秦淮如自己就不要想了?

卧槽,真相居然是这样,太伤人了,梁志雄带着一股不甘心的情绪离开了炼钢车间,结束了他今天下车间的视察工作。

然而梁志雄不知道的是在他走后,炼钢车间里顿时热闹了起来,很多人趁着没事干就跑到贾东旭身边对他说:“老贾,你现在不再是厂里的第一帅哥了,你看看人家梁主任,可比你帅气多了。”

“不但比他帅,人家还是领导呢,年纪轻轻的就担任如此重要职务,未来前途不可限量啊,你贾东旭再怎么干,一辈子都还是个工人,哈哈,看你以后还牛不。”

贾东旭长得很帅气,一直以来都是轧钢厂里头最帅气的一个人,就算是结婚了,厂里的很多妹子都对他另眼相待,经常忍不住给他抛媚眼什么的,让他的工友都嫉妒不已,自然的跟他的关系也不怎么好了。

而贾东旭也常常觉得自己那么帅,就理应高人一等,所以也不屑于跟工友搞好关系,所以他们一见到梁志雄居然比贾东旭还帅,立马就跑过来对贾东旭冷嘲热讽了,看着贾东旭吃瘪,他们内心都是无比的痛快。

工友的冷言冷语和冷嘲热讽让贾东旭内心无比的郁闷和痛苦,特别是这时候还有两个排产科的小姑娘从他什么经过,丝毫没看他一眼,只顾着丝丝窃语的说道:哎呀,没想到新来的梁主任居然这么年轻帅气啊,跟梁主任一比,炼钢车间的贾东旭就差远啦。

“是啊,没想到世界还有这么帅气的男子。”

“嗯,梁主任不但帅气年轻,人家还是大学生,看着文质彬彬的,好迷人啊。”

“嗯,贾东旭就不行了,不但没有梁主任帅,还老!”

“对对对,他看起来就像一莽夫,哪有梁主任迷人好看啊,唉,以前我怎么就看上他了呢,真是昏了头了······”

“咦,这里好像就是炼钢车间,不好,要是被贾东旭听到就不好了····”

“刚刚那位好像就是贾东旭,不好,走快点。”说完两个妹子不由的加快了脚步,离开了炼钢车间。

她们是走了,可她们的话却像一把重锤,给他心里狠狠一重击,贾东旭整个人都不好了,心里非常的难受:你们以前可不是这样说我的啊!

贾东旭欲哭无泪,心里伤心难受极了,心里从来没有如此痛恨过梁志雄:都你是,你一个大学生不去研究生或者国家部委工作,你跑来工厂干,你来工厂干嘛,我得罪你了吗,你要跑来抢我风头,可恶!

贾东旭恨梁志雄恨得脸都青了,这还不是他第一次听别人说梁志雄比他帅了,前天秦淮如就跟他说过梁志雄比他帅了,其实这才是贾东旭一开始就恨梁志雄的原因,自己的老婆都说他不如梁志雄帅了,这事能忍吗,当时贾东旭就给秦淮如一耳光,这是他第一次打秦淮如。

今天他更是被同事挤兑得心里难受,就好像失了魂变得行尸走肉一般,心里头只有对梁志雄的恨意,根本就没有装得下别的事情了。

就在这时候,生产班长看了看时间,于是大声的喊到:“时间到了,大家都注意了,贾东旭,准备去开炉出钢!”

班长说完,其他人立马跑到安全的地方,只剩下贾东旭还在那里发呆,好像就没听到班长的话,班长只好走到贾东旭跟前对着他吼道:“贾东旭,你在干嘛,发什么愣啊,要出钢了,还不去开炉!”

原来贾东旭就是负责开炉工作的炉前工,他被班长这么一吼,稍稍的回过了神,然后木讷的机械地走向开炉的控制开关,机械般的按下开关,也不注意观察炉口的情况,就那么一直按着。

闸口一下子开得太大了,温度高达一千多度火红的钢水就像倾盆大雨一样不受控制的倾泻出来。

只听见一声巨大而短促的惨叫声在炼钢车间响起又很快的熄灭了,班长都来不及喊一声:贾东旭,你在干嘛,或者贾东旭快逃。

贾东旭就没了,渣都没有的那种,然后炼钢车间就乱做一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