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着我累死累活就是为了这?小说在线资源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合着我累死累活就是为了这? 类型:都市小说 作者:良好市民 角色:方向良好市民 简介:在国内有组织的方向接到了上面找寻元素神子的命令,结果目的地竟然是自己最不想去的日本?这些神子怎么一个个的都这么难伺候,合着让我搁这处理问题儿童呢?

书评专区

红楼蓉大爷:活色生香。 日月当空照中华:看完那个推书帖浪费了我十分钟,,毒草给你 黄沙百战穿金甲:凡是NTR都是毒草! 合着我累死累活就是为了这?

《合着我累死累活就是为了这?》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3章 另一个世界


“先坐吧。”方向带着遥来到家里,示意她坐下,然后沏了一杯茶端到遥面前。

“谢谢。”遥接过茶杯,现在她已经稍微缓过神来了。

“我简单点说吧,”方向在遥的对面坐了下来,“你刚才看到的那个东西叫黯,是一种吃人的怪物,惧怕阳光,正常的武器没办法伤害它,需要用血淬炼过的武器才能将其彻底消灭。”说着,从怀里取出一根钢针,“这就是淬炼过的武器。”

“血……谁的都可以吗……”遥心想。

“不行,必须是自己的,而且还得是异能力者或者术师的血。”方向解释。

“你……”自己的心声像是被人看透了一样,遥一时有些说不出话来。

“忘了介绍,我是异能力者,可以读心,当然了,我的能力是可以主动关闭的,擅自听了你的心声真是不好意思。”

“没,没关系……”

“之前你不是觉得自己看我觉得和其他人不一样吗,没猜错的话你应该也是异能力者,而且可以准确感应到非常人的存在。”

“坦白说,我需要你的帮助。”方向直接开门见山,“你的能力对我来说非常重要,我这次来留学是为了找一个朋友的,我和他有些事情需要说清楚,但是已经很多年没见了,说实话,我已经有些忘记他的样子了,不过他也是异能力者,所以我想借助你的能力找到他。”方向继续说,“当然,我也不会白白借助你的能力,我会教你一些东西,是你一定会用到的,当然,就算你不答应,我也会教给你。”

“什么意思……”遥有些蒙圈,教给自己东西?

“现在你已经见到了黯这种东西的存在,那关于黯的东西就会像潮水一样涌来,是躲不开的,黯会随时威胁你的生命甚至家人的生命,也就是说你需要对抗黯的手段。”

“可是我不想……”

“已经晚了,在你见到黯的那一刻开始,你就已经踏进了这个世界的另一面,一切都来不及了。”

遥陷入了沉默,短短几个小时她就见到了只在电影电视剧里才见过的怪物,眼前这个人看起来没有恶意,但是自己不知道该怎么做,一直以来都是父亲给自己指明道路的,她现在只感觉到前所未有的无助。

“我回家了……”遥拿起书包就要出门,却被方向拦住。

“等一下,把这个拿着。”方向从抽屉里拿出一个香囊递给遥,“它能让你一天之内不被黯盯上,不过这东西每个人只能用一次,等你下定决心之后再来找我吧,切记,不能和普通人提起黯的事情。”

……

遥走在回家的路上,天上的乌云已经散去,黄昏时分的太阳铺洒在地上,遥看了看手中的香囊,又下意识地看了一眼附近的阴影,心里有些恐惧和莫名其妙的激动。

走了几步之后遥停了下来,回头看了一眼方向的家,转身迈出了一步又缩了回来,她还是缺乏接受这一切的勇气。

“我回来了。”遥推开店里的门,店里坐着几位熟客。

“遥回来了啊,今天学校生活怎么样啊?”一位大叔笑着打招呼。

“嗯……还蛮好的。”才怪。

上楼把书包放到房间,换上店里的衣服,遥就像往常一样在楼下给老爸打下手。

……

“今天不舒服吗?看起来心不在焉的。”浅仓雄见女儿今天神情恍惚,关切道。

“没,没有,”遥摇了摇头,挤出笑容,“就是在想一些事情。”

“是嘛……”浅仓雄见女儿不想多说什么,也就没有追问。

“遥,你先去休息吧,今天也没什么客人了。”

“我先去把垃圾扔一下,老爸你也早点休息吧。”遥应了一声,随后提起地上的垃圾出了门。

“嗯?”浅仓雄捡起地上的香囊,笑了一下,“遥也到了这个年纪了啊……”

“啊!”门外传来遥的尖叫声,浅仓雄还没来得及思考,身体就已经动了起来。

“遥!”他拉开门,正好见到遥瘫坐在地上,而遥的面前是一个漆黑的扭曲人影,看不清五官,只有双眼的部位透着红光。

黯没有理会他,径直走向遥,手指也逐渐化成利刃的形状。

“离遥远一点!”浅仓雄一个飞扑把黯扑倒在地,而后转头对着遥大喊:“快跑!”

黯一把扔开浅仓雄,香囊也掉在了地上,几乎是同时,黯的目光投在了浅仓雄的身上。

“不要!”遥捡起地上的香囊扔给浅仓雄,但自己也已经到了黯的近前。

“滴答,滴答……”血液顺着黯的手指滴在地上,黯的脸上裂出扭曲到耳朵根的笑容。

“爸爸!”遥看着为了救自己而被洞穿的浅仓雄,眼中只剩下绝望和眼泪。

而黯并没有给她悲伤的时间,身形瞬间移动到她身后,五根手指化成的利刃对着遥的头劈了下去,却劈了个空——原来是浅仓雄用最后的一点力气把遥的身体拉了下来,躲开了这致命的一击。

“快……跑……”浅仓雄的手从遥的脸上滑落,摔在地上。

“哇——”遥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痛苦,整个人都哭成了泪人。

“唰!”钢针刺穿了黯的脑袋,没等黯反应过来就化成了飞灰,方向站在遥身后的不远处,他本来打算今晚再来吃一次面的,结果遇到了这样的一幕,跪在地上哭泣的遥让他想起了曾经的自己。

“是我来晚了,”方向走到遥跟前,伸出了手,“跟我走吧,这边的事我会帮你处理好的。”

遥甩开了方向伸过来的手,泪眼婆娑地看着面前这个男人,如果不是他的话自己不会知道什么狗屁黯,自己唯一的亲人也不会离自己而去,自己的生活就是因为他的出现才会被搅得一团糟。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觉得一切都是我的错,对吧,”没等对方开口,方向主动说:“我曾经也和你一样,眼睁睁看着亲人的生命在自己面前流逝却无能为力,我也恨那个把我拉进这个世界的家伙,可是有什么用呢?人终究还是要继续活下去的,如果你想死,你觉得在天国的家人会愿意看到吗?”

“好好活下去,起码你要有能独自对抗黯的能力,如果你想报仇,随时可以。”说着,方向又伸出了手。

这次遥没有拒绝,也没有接受,只是望着地上的父亲出神,方向也没有再多说什么,走到面馆里找到门锁,把这个小面馆永远地锁了起来。

……

“好好休息吧,等你愿意出来的时候再出来。”方向在家里收拾一个房间给遥住,现在的遥就像是一具行尸走肉,一语不发地蒙着被子躺在床上。

“喂,”方向打通了王雪的电话,“刚才的事处理好了吗?”

“已经处理好了,也联系了当地的组织,普通人遇害这种事已经很久没出现过了。”

“嗯,一般黯出现之前当地的灭黯组织会提前有动作,这次的情况我觉得有些不正常,先是异形黯,再是没有征兆的黯袭击普通人,这里面可能有什么联系。”

“那个女孩呢,我调查了一下她的身世,目前来说她已经是各种意义上的无依无靠了。”

“现在在我家。”方向看了一眼紧闭的房门,“我想让她暂时在我这待一阵子,毕竟周围有组织设置的隔绝术式,比较安全。”

“安全吗?”王雪严肃地问,“这种情况她应该会对你怀恨在心吧。”

“这你就不用管了,我还没菜到会被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女孩给杀了。”

“随你吧,只要记住别带进个人感情就好。”王雪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第二天清晨

方向把早餐端到遥的门口,随后就去了学校。

校门口,方向又遇到了宫田,只不过宫田看起来比昨天更年长了,头上甚至有了几根白发,而宫田见到方向之后明显愣了一下,而后很快就走开了。

到了班上,同学看自己的目光里也带着些许震惊,尤其是木村。

“这家伙怎么招惹了宫田老大后没有退学?!”木村心里的想法被方向读了出来。

“退学?你是真不知道我是靠什么进的这个学校啊,论关系我可比你们这些小不良硬多了。”方向不屑地笑了一声。

“嗯?”突然一道目光让方向警觉起来,因为他虽然能感受到目光注视自己,却找不到注视自己的人,不过这个目光很快就消失了。

“就是这小子?”教学楼主楼的三楼,一名戴着眼镜,身着西装的男老师注视着方向,身边站着一个女学生。

“是。”女孩看着楼下的方向,双瞳中泛起紫色的光辉。

……

“这怎么找啊……”方向趴在桌子上,他刚刚试图用能力感知所有人的心声,看能不能找到神子的蛛丝马迹,可仅仅只是一个班的心声就差点把他的头吵炸了。

“宫田老大怎么还不来找这小子……”方向又一次读到了木村的心声。

“这家伙怎么没完没了的,老惦记我干什么玩意儿,当你的班霸去不好吗。”方向无语。

突然地面震动了一下。

“地震?”

“不会吧,好像只震了一下?”

“是不是什么东西掉在地上了?”

“……”教室里乱成了一锅粥。

“同学们安静一下,不要慌张,这是正常现象。”老师在讲台上安抚着学生。

“这是正常现象?!”方向不知道从哪里开始吐槽比较好了,看了眼窗外,乌云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聚拢,窗外的树也被风吹得几近折断,“这集我怎么好像在哪见过?”

果不其然,地面上正一个一个冒出许多黑影,一个,两个,三个……方向数了数,一共有十七个黯。

“开什么玩笑啊……”方向不由得冒出了冷汗,如果是下课时间被人看到的话整个学校的人可能都不能幸免了。

方向摸了摸怀里的钢针,只有九根,就在他打开窗户想尝试一下的时候,一道天雷从他面前劈了下来,方向甚至能感觉到天雷从自己鼻尖划过的**感,又是一样的画面,天雷过后黯都化成了飞灰,方向一抬头,看到隔壁主楼的天台上站着一个学生,看不清楚样貌,但是紫色的瞳孔却格外明显。

“老师我上个厕所!”方向一边喊着一边头也不回地冲出了教室,等他跑到对面天台的时候人已经不见了。

……

“可恶!这该死的雷!明明这次一定可以把那个瞧不起人的家伙干掉的!为什么要来搅局!”宫田跪在两楼之间的角落里,用力砸着地面,样貌已经可以用苍老来形容了,头发已经花白了大半。

“我是不是说过不要在人群聚集的地方用我教你的东西?”一个低沉的声音在宫田身后传来,语调平静,却又充斥着愤怒,宫田的冷汗一下子就流了下来。

“坂……坂本老师……”

坂本扶了扶自己的眼镜,一脚踢在宫田的身上,宫田在地上痛苦地挣扎着。

“如果被其他人看到会给我造成多大的麻烦你知道么?嗯?”坂本一边用脚撵着宫田的脸,一边咬牙切齿地质问。

“下,下次不敢了,坂本老师……”宫田求饶。

“下次?”坂本看了一眼脚下的宫田,不由得冷哼一声,他的生命力已经不允许有下次了,从口袋里掏出一小瓶黑色的液体扔到宫田面前。

“记得和那小子见面之后当面用。”坂本挪开脚,拍了拍鞋上的灰尘,转身离开了。

“是……是……”宫田爬起来对着坂本的背影连连点头,手里紧紧攥着小瓶子。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