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米元叶芳华小说免费阅读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重生:小米的幸福生活 类型:都市小说 作者:博鲁马王 角色:米元叶芳华 简介:【无系统不修仙,尽力还原过往的激荡三十年】亿万富豪米元,昵称小米,心想事成重回1990年
遍地黄金的90年代,大国崛起的00年代,西方列强加紧制裁的10年代,小米如何脚踏实地创建商业帝国?如何左右逢源,逢凶化吉?又如何侠之大者,利国利民?小米追求的幸福生活到底是什么?请耐心听我细细道来

书评专区

余罪:闻名已久,不如见面。整体还是不错。可惜人物性格过于刻意。文笔说不上差,但缺乏灵气,读起来总有干巴巴的凝涩。 郭大炮的文娱生涯:看你们都在骂我就放心了,这作者确实在放毒,不经意就甩你一颗房子大的毒雷,我怀疑这作者长那么大没出过家门。 我的人生模拟器:创意不错,内容,一言难尽 重生:小米的幸福生活

《重生:小米的幸福生活》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3章 西施姐姐


院子里除了米家人,都走光了。小刚在走之前,被米元单独叫到角落里,低声耳语了几句,然后小刚就急匆匆跑了出去。

赛虎同志也光荣归位,重新戴上狗链——自由自在抖威风的感觉总是稍纵即逝。

米家人来到客厅,第一件事就是找各自的水杯,咕咚咕咚灌了好一会儿凉白开,总算不再口干舌燥了。

大姐米利搂着米元坐到沙发上,摸着米元额头上的包,轻轻吹了几口气儿,问道:“小米,还疼吗?要不要去医院检查一下?别真的脑震荡了。”

米元见大姐还把自己当小孩子,不情愿的把脑袋往旁边一歪:“大姐,都说了我没事儿。我一向皮糙肉厚的,不可能脑震荡。好歹我也是个练家子。”

“就你?” 米利边说边用手指点了米元额头一下, “就会拿个弹弓打鸟儿,也就这点本事了。”

二姐米贞也凑过来,和米利一人一边,把米元夹在中间,满脸迷惑的仔细端详着:“你真是小米?我怎么觉得你变了一个人?”

回头又对米家英夫妇说道:“爸,妈,你们说小米是不是像换了一个人?刚才那些话有理有节,是一个十八岁的孩子能说出来的吗?”

母亲石慧芳是地道的农村妇女,还特别迷信,刚才在院子里就怀疑小儿子被过路鬼神附体了。

此刻听二女儿一讲,吓得直哆嗦,担心儿子出事,迫不及待把米元拉起来:“跟我走,让你二舅给摸一摸。”

米元二舅石德兴是莲花村有名的半仙儿,而米元作为彻底的唯物主义者,对这种封建迷信活动一向嗤之以鼻。

见母亲动真格的,米元赶紧把她按坐在沙发上,无奈的说道:“妈,我不是您儿子还能是谁?别疑神疑鬼的,您儿子很正常。”

又白了二姐米贞一眼:“姐,来摸摸我的脸,看过电影《画皮》吗?我这张脸下边还有一张脸,撕开看看,来啊,吓不死你。”

二姐米贞被米元气笑了,毫不客气捏着米元面颊上下抖动,大姐米利也不甘落后,捏着米元另一侧面颊抖动起来。

两人并没有用力,米元还是故意叫嚷起来:“疼死我啦!妈,姐姐要谋杀亲弟啦!”

如此一闹,米家人精神上总算松弛了下来。米家英笑骂了一句:“好了,都别闹了,还是抓紧商量办法吧。”

大哥米亨性格和父亲米家英很是相似,忠厚仗义却有些认死理儿。刚才一直坐在沙发角落上低头沉思,没有参与米元姐弟的嬉闹。

这会儿听父亲发话,便主动说道:“爸,我想过了,要不,把给我的那套平房卖了吧。”

“胡说!那是给你结婚用的婚房,人家于惠是城里闺女,愿意嫁到农村来,不能慢待。”米家英瞪眼看着大儿子,心里虽然感动,却知道绝对不能这样做,否则儿子婚事肯定会吹。

米元笑眯眯看着米亨,心想大哥就是厚道。“大哥,你不用卖房,爸,你也不用借钱。吃完午饭,我出去一趟,等我回来家里就有钱了。”

作为重生者,米元没有任何担心——即使自己随身佩戴的玉坠不在,也有办法解决问题。

“你要出去干嘛?抢银行?”二姐米贞一向喜欢和米元斗嘴,听米元大包大揽,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不禁抢白道。

“二姐,我本想送你一件礼物的,现在我决定,不送你了,只送给咱妈和大姐。”

……

吃过午饭,在一家人疑惑的目光注视下,米元骑着自己的飞鸽自行车直奔市中心,目的地——回春堂。

回春堂大名鼎鼎,是鸢城最大也是最悠久的中医馆。这一代主人叫叶若水,取上善若水之意。

其人医术高超,自称是清代名医叶天士后人。性格也如其名,果真若水,交游广泛。种种手段,自然圆融,人人称道。

叶若水结发妻子已故去,膝下只有一子,前几年被派回南方老家开设回春堂分店,美其名曰衣锦还乡。

目前在鸢城的回春堂总店,就只有孙女叶芳华和孙子叶荣华陪伴,另外还有十几个医馆的大夫和药工。

米元之所以赶赴回春堂,一是因为回春堂少东家叶荣华是他在鸢城一中的同班同学;二是因为叶若水老爷子是个收藏家,一向喜好收藏古玩玉器。作为回春堂老当家,自然有足够财力支撑这种喜好。

回春堂是一栋规模不小的四合院建筑,位于鸢城交通要道——东风大街的中心地带,位置非常好,是客流最大,居民区最多的地段。

米元来到回春堂门前,看到馆内病人不多,毕竟国庆连着三天假期,外出游玩的人比较多。

这栋中型四合院建筑,南房五间,改造为医馆,用于看病和抓药。上方悬挂回春堂牌匾的是待客厅,待客厅右侧是诊室,左侧是三间房打通的大药房。医馆后面自然是外院和内宅。

米元这是第一次登门。虽然和叶荣华是关系很好的同学,但是叶家一向规矩严格,不许后辈随意带人回自家大宅。齐鲁大地总有些莫名其妙的讲究。

“请问,叶荣华在吗?”米元抬脚踏入回春堂,很有礼貌地问医馆接待人员。

接待人员是个面色和善的小伙子,正准备回答,就听一个清脆悦耳的女声问道:“你是哪位?找我弟弟有何贵干?”

“赛西施!”米元差点脱口而出。

只见从药房走过来一位妙龄女子,身材高挑,身形婀娜,鹅蛋脸型,眉目如画,肌肤白皙,吹弹可破。说话时眼睛温柔注视着米元,好一双善睐明眸。

楚楚动人的美女鸢城也不少,米元前世发财之后,身边更是常有莺莺燕燕环绕,堪称阅女无数,但这种美貌和气质兼而有之的女子少之又少,再加上一丝不经意间流露的俏皮,更是可遇而不可求。

好一位窈窕淑女!米元感觉这位姑娘像极了连续剧“神医喜来乐”里的赛西施。这类型的女子对米元有着巨大的杀伤力。

米元眼睛被牢牢吸引,一时竟有些失态——重生第一天,竟然见到了如此惊艳的女子!老天待我不薄啊!

此刻,米元脑海里不住回响布衣乐队那首著名的歌:我爱你,亲爱的姑娘,见到你心就慌张……

叶芳华见眼前这家伙盯着自己,不觉有些羞恼。知道又是一个被自己美貌所惊艳的。

只是别的男人见到她,一般都是看过一眼之后,就不好意思再看。不是羞涩的低头,就是左顾右瞧,掩饰自己的局促。

哪像这家伙,就算个头儿挺高,长得也挺帅,也不能盯着姑娘家看个没够吧?

登徒子!小流氓!叶芳华心里暗骂。

“哦,不好意思,姐姐,你真是太美啦!令人震惊的美!最美丽的诗句也无法形容的美!我想,西施也不过如此吧?”米元回过神来,由衷赞美。

“油嘴滑舌!”叶芳华白了米元一眼,接着没忍住“噗嗤”一笑,米元顿时觉得整个医馆都变得美好起来——明亮宜人、气味芬芳。

白居易诗云“回眸一笑百媚生”,诚不我欺也。

米元前世虽然秉持独身主义,但是家里有两个姐姐,从小就知道如何与女孩子打交道,如何讨女孩子欢心。此刻,米元觉得还应该再加一把火——

“姐姐,我说的是真心话。你的美丽,无法形容。你让我想起了古希腊女诗人萨福的诗句——

我甚至不敢再多看一眼,

生怕失去言语的能力;

舌头不再灵巧,

周身淌着冷汗。”

“哈哈哈……”叶芳华正值21岁大好年华,青春洋溢,对新鲜事物本能的充满好奇。之前哪里听过这样直接露骨的赞美?此刻看到眼前这位小帅哥对自己一副迷弟的模样,不由得娇笑不止,花枝乱颤。

药房里的工人、诊室里的大夫和病人闻听此言也哄堂大笑,觉得这小子真是不要脸,再往前十年八年,肯定把这小子当流氓抓起来。

不过,话说以前,从未见过叶大小姐笑得这么开心。

此时米元已经完全恢复了正常,面带诚恳对叶芳华说道:“我是叶荣华的同班同学,我叫米元。你是叶荣华的姐姐吧?早就听说他有个漂亮姐姐,我年轻无知,见过漂亮的,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失礼之处请原谅。”

“米元?”叶芳华又是“噗嗤”一笑,“你这名字真好,谁不喜欢米元啊?你家里一定很多米元吧?”

其实米元兄弟姐妹四人是按照“亨利贞元”的顺序来起名的。亨利贞元出自《周易》,乾卦有云,元亨利贞,表示自然界的循环往复。

宋代理学家程颐解释为:元者万物之始,亨者万物之长,利者万物之遂,贞者万物之成。都有很好的寓意。

以前米元的名字常被人误解,以为他父母贪财,才给他起了这样一个名字,但他从来没有解释过。

有句话说得好,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

但今天,他却打算好好给叶大美女解释一番,好说明自己的名字不是因那庸俗的通行全世界的“米元”而起,而是大有寓意,代表着万物之始,是非常有文化内涵的。

还没来得及解释,只见叶荣华接到通报,从内宅走了过来。

叶荣华是一个中等身高,看起来挺精神的小伙子。姐姐如此美丽,弟弟自然也差不到哪里去。

见到米元,叶荣华先是一愣,继而高兴地叫道:“小米,是你!你家里的事怎么样了?”

“华子,好久不见。”米元上前热烈地拥抱叶荣华。前世的好同学,今天又重逢了。有句话叫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如今的米元感受良深。

“起开!起开!”叶荣华佯装厌恶的推开米元,“男男授受不亲,你不知道啊?”

“哈哈……”叶芳华见两个大男孩儿抱在一起,觉得很新鲜,不由得又笑了起来。看来这姑娘笑点有点低。

“哎?什么叫好久不见?国庆放假前,在学校没见过?”叶荣华推开米元保持距离之后,这才发觉米元话里的语病,“还有,你头上的包怎么回事?和流氓打架了?”

米元醒悟到差点露馅儿,赶紧找补:“你十万个为什么啊!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嘛。哥们儿想你了,你还不愿意?至于这包,我说是想你想得自动肿起来的,你信吗?”

“去去去!别肉麻啦!你今天很奇怪啊,怎么像变了一个人?”叶荣华说完,扭头看向叶芳华,“姐,别让我同学站着了,往客厅招呼吧。现在咱家你主事,你发话。”

叶芳华美则美矣,气质也确实超凡脱俗,学医也颇有天分,就是功课不好,连续高考两年,没有考上大学,于是干脆留在回春堂,跟着爷爷叶若水专心学医。

最近这一年,叶老爷子把很多事务都交给叶芳华处理,自己乐得清闲,每日里除了亲自诊疗十位病人,空余时间就喝茶养花,练练书法,搞搞收藏,日子过得悠闲自在。

叶芳华,现在俨然是回春堂的少当家。

“好吧,爷爷的规矩也该改改了,以后咱俩的朋友也要多多登门,这样家里才热闹嘛。”叶芳华虽然是女性,性格却很爽快,“请吧,嘴巴抹了蜜的米元同学,呵呵。”

叶荣华看了米元和姐姐一眼,有些狐疑,姐姐怎么对这小子另眼相待?以前可是对男同志不假辞色的。

嘴巴抹了蜜的米元同学?这家伙调戏姐姐了?叶荣华性格老成,表面上未动声色,心里却满是迷惑,像《武林外传》里的邢捕头一样,很是费解。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