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人公叫雷槿初邓闫小说在哪里看?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穿成偏执霸总下堂妻后我全网爆红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繁籽芽 角色:雷槿初邓闫 简介:一朝穿书,雷槿初成了偏执霸总的下堂妻,顶着女主名头却没女主命,受尽了欺负和PUA
雷槿初:尼玛,这怎么行? 绿茶闺蜜、心机女?撕! 渣男?滚! 趋炎附势的小人?踩! 很快她就成为了时尚圈和娱乐圈的顶流,唯一没达成的事,就是把男主攻略下
“报告总裁,夫人又和某男团成员出绯闻上热搜了!” 男人气得掀翻桌子—— “岂有此理!!把她给我关起来!” 雷槿初:?干什么?不是攻略失败了吗???

书评专区

从津门第一开始:开篇第一章很有意思,后续高开低走。为了那味而那味,人物行为背后动机和逻辑缺乏严整性,最后的结果就是迅速失去那味。 大唐风华路:干粮,遍地毒点,但是不带脑子看,可以当爽文 楼外楼:待看 穿成偏执霸总下堂妻后我全网爆红

《穿成偏执霸总下堂妻后我全网爆红》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5章 碰我的人就要付出代价


“狗二,打电话。”

过了一会。

“大哥,那女人偏要我们照了相才给我们剩下的钱。”

“想办法让她过来!”

邓宅内。

“夫人呢?”邓闫提前结束办公回到家里,没有看见雷槿初,疑惑的向周管家问道。

“夫人去娘家了,还没有回来,我去打个电话。”

几分钟后,周管家眉头紧锁的告诉邓闫,雷槿初的手机打不通,雷家的人说她一个小时前就回来了,而且雷槿初没有让司机去接她。

看着外面,天就要黑了,邓闫眼底闪过一丝担忧,“马上派人去把夫人接回来。”

又过了十几分钟,派去的人告诉邓闫,并没有看到雷槿初,但在离雷家不远的路边发现了雷槿初摔坏的手机。

邓闫知道,雷槿初出事了,他眉头紧皱,拿起手机打了一通电话,“马上找到雷槿初,不要让她受到半分伤害。”

邓闫握住了拳头,青筋暴起,心想:是谁?连我的人也敢碰。

只一会,对面就打来电话,“闫少,我们找到夫人了,她现在被关在莫城的青石废弃车厂里,需要我们的人全部出动吗?”

“对面有多少人?”

“应该5,6个。”

“那你带几个人去就行,我马上到。”

废弃车厂外。

“你们动手就行,让我过来干嘛?”冯虞虞一个人站在门外,一副高傲的望着眼前的几个混混。

厂内,只剩雷槿初一个人,她之前就注意到身后的桌子上有块铁皮,她用力的往后移动,终于拿到铁皮,趁着那些人还没回来,她赶紧割起绳子来,就快要割断时,突然一个小混混走了进来,雷槿初马上停止了手上的动作,藏起了铁皮。

“那个女人并不打算给钱,老大让我进来问问你接下来该怎么办?”小混混摸不着头脑,自家老大居然要问一个被绑架的人的意见。

雷槿初暗叹幸好没有被发现,她从那些人的话中,已经多多少少猜到是冯虞虞让他们绑的自己了,没想到冯虞虞会那么狠,想让她清白尽毁。

“你们带她来见我,我自然有办法让她把钱都给你们。”雷槿初知道冯虞虞一定不敢来见她,毕竟她还想嫁进邓家,不能让邓闫知道是她下的手,这样又能拖上一拖。

“见她干嘛,你们做你们该做的事,事成,我自然会把钱都给你们的。”

“怎么,你们不相信我?”冯虞虞望着眼前的几个混混无动于衷,眼中冒出了怒气。

“狗二,你再去里面看看。”

狗二走进去,里面空无一人,只有一堆被割坏的绳子散落在地上,而窗子已经被破开了,他慌忙跑出去。

“老大,那女人跑了。”

“什么,你们竟然让她跑了?”冯虞虞更加的怒不可遏了。

“你们怎么看的人?信不信我一分钱都不给你们。”

本来那个带头老大被雷槿初欺骗,就让他气愤不已,结果,眼前的女人居然也敢这样对他说话,他怎么说也是混混里的老大,所以他决定一不做二不休,把她也绑了。

“我让你们绑雷槿初,你们绑我干嘛?快放了我。”

“现在可由不得你了,之前的五千万我们不要了,我们现在要一个亿。”

“你们疯了吗?一个亿那么多,你们还没替我办成事呢。”

“啪!”

“闭嘴,要么给我们钱,要么等着我这些兄弟好好招待你一下,给你留个全尸。”

冯虞虞害怕的哭了起来,颤抖着呜咽道,“我给你们钱,不要动我。”

“算你识相。”

“老大,那个雷槿初怎么办?”

“派两个兄弟去把她抓回来,她跑不远,”那个带头老大一脸怒气道:“居然连我也敢骗,我看她活腻了。”

在他们后面的一处暗处,雷槿初蜷缩着身体躲在几块很大的废铁后面,她身体止不住的颤抖,但她不敢动,她对这里的路不熟,所以她不敢跑出去,她故意打开窗子,让那些人误以为她跑了,等邓闫找到她,她就可以出去了。

她躲在暗处,把他们的话都听进去了,她知道要是再被他们抓到,肯定逃不了了。

“啊!”一个刚刚出去寻找雷槿初的人不知道被谁狠狠的从门口踢了进来。

“老大,有人来了。”那个人往前爬着,还有些害怕的望了望后面。

随后,从门外走进来一个红衣服的女人,身后还有几个身穿黑衣服的人,他们提着另一个人,那个人被打的鼻青脸肿的,说话已经含糊不清了。

“你们是谁?”

下一秒,一个浑身寒气凌厉的男人走了进来,那个红衣女人和几个身穿黑衣服的人都站到了他的身后。

“闫哥哥,快救我!”冯虞虞泪眼汪汪的望着带头的男人,语气委屈。

带头老大望着对面的人来者不善,喝道:“都给我上!”,剩下的人有些害怕的不敢动,带头老大用脚踢了他们一脚,他们喊着就冲上去了,可没几下,就都被制服了。

那个老大顿时吓得从裤兜抽出刀赶忙抵住了冯虞虞的脖子,威胁邓闫,让他不要上前。

邓闫皱了皱眉,漠视的望着眼前的两人,语气有些不耐烦的说道:“我夫人呢?”

“你夫人是谁?”

“雷槿初!”

“邓闫。”一声虚弱的女声从最里面的几块铁片中传来。

邓闫跑过去,看见了因体力不支躺在地上的雷槿初,他脱下外套盖住了雷槿初,双手轻柔的抱起雷槿初,向他的手下走去。

雷槿初望了邓闫一眼,有些虚弱的昏过去了。

“闫少,这两个人要怎么办?”那个身穿红衣长相娇艳的女子问道。

“男的打一顿丢监狱里去,女的直接以绑架罪送监狱。”

冯虞虞不敢相信自己所听见的,这个自己喜欢了这么多年,并且曾经都要谈婚论嫁的人,居然要送自己入监狱,就为了那个才结婚没几个月的女人。

冯虞虞近似疯了一般,狂吼着:“闫哥哥,是雷槿初让他们绑架的我,该入监狱的是她,不是我。”

邓闫脸色很冷的望向冯虞虞,对她说的每一句话都置她于深渊,“冯虞虞,我看在你父亲的面子上,一直对你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你碰了我的人,你就必须付出代价。”说完,抱着雷槿初就离开了。

那个带头的老大发现冯虞虞没什么用,拔起腿就想跑,还没跑几步就被那个美艳的女子抓了回来,一顿暴打。

夜里,雷槿初睁开有些沉重的眼皮,发现邓闫正坐在旁边为她上药,她想要把手抽回来,被邓闫按住了。

“别动,我会轻一点的。”随后,邓闫擦药的力度又轻了几分,修长的手指在雷槿初的伤口上轻轻摩擦。

雷槿初想起,小时候被打出伤了,回到家,奶奶也是这样帮她擦药的,奶奶问她,是怎么受伤的,她就说是自己摔伤的,可自己身上的伤越来越多,奶奶担心她,就天天杵着拐杖出门接她放学,一路护着她,生怕她再摔了。

“很疼吗?你怎么哭了?”雷槿初反应过来,发现自己的双眼已经不知不觉中积满了泪水。

“不疼,谢谢你。”雷槿初努力眨了眨眼睛,散去泪水。

邓闫想起,他抱着雷槿初时,怀里的人止不住的颤抖,那样的情况下,她其实很害怕吧,但她还是强忍害怕等自己去救她,这个从小被娇养的女孩怎么自从落水后,有些不同了。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