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草林子初农门小娘子:娇养的弟弟成了权臣最新章节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农门小娘子:娇养的弟弟成了权臣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山猫王 角色:方草林子初 简介:方草穿越了!   穿到一个她不知道的陌生朝代!   方草开始养弟弟了!   养了一个比自己小五岁的小豆丁!   和别人多说两句话,小豆丁不高兴还要画圈圈诅咒那人!和别人笑一笑,小豆丁阴沉着脸磨刀霍霍!和别人游湖,小豆丁追过来委屈巴巴地看她:“你不要我了吗!”   最后啊,方草只能一步一步走进小豆丁的怀里,直到小豆丁金榜题名拥着她:“人生三大喜事,今日子初尽占!”   只是一个本来打算在古代大展拳脚一心只做女富商却最后成为权臣娇妻的故事!

书评专区

大冒险:——已完本——喜欢程鹏,就这样。 ps:猎人副本主角正面干翻幻影旅团简直大快人心。 新宋:当年,推倒重写,我就在起点站内短信劝他先写完。这斯不听劝,文青、神经,好好的仙草放久,染上黄曲霉毒素变成剧毒 超级蛋蛋:智障也可以写小说了 智障小说也可以上推荐了 智障也可以当责编了 这什么几把 农门小娘子:娇养的弟弟成了权臣

《农门小娘子:娇养的弟弟成了权臣》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3章 和王家对峙


“方草!”一个看上去文质彬彬的书生走上前来,“你太不像话了!三婶儿好歹是长辈,你怎可如此!”

“我呸!她算哪门子长辈!”方草不屑地看着来人,“王光宗,少在姑奶奶面前装腔作势,你算老几!她又算老几!滚远点,看见你一家子王八蛋就心烦!”

“你!”王光宗还来不及说话,就被赵玉茹打断了。

“草儿,不可无礼!”赵玉茹故意道,“王家小子也别说这些,有事儿咱就说事,没得一上来就骂人的!我们家秀才是不在了,但我林家人也不是你们能欺负的!”

林子初走上前,站在赵玉茹和方草前面,定定地看着王光宗,“不知光宗兄有何指教?”

王光宗看着这个比自己矮上不少的小孩,心里又是嫉妒又是恨,脸色一阵扭曲之后才笑着说:“只是想问问为何方草这般欺负我家弟弟罢了!”

王李氏这才回过神来,跟着就狠狠掐一下自己大腿,“大伙来评评理,看看我家有金的脸啊!被那小贱,被那方草打成这样了!我,我还不能说了吗!秀才娘子,你是大人物,我们不敢招惹你,我儿子就这样被白白欺负了吗!”

周围的人看着王有金的脸也觉得方草确实不像话,一个女子怎么如此欺负一个男子呢!都化身成正义使者纷纷鞭挞起方草来。

“对啊,方草这丫头也太狠了点!”

“就是,好歹王老婆子还养了她这么多年呢!这可真是白眼狼了!”

“可不就是!秀才娘子也太过分了,这样还包庇方丫头呢!”

周围的人议论纷纷的话方草毫不在意,她看了看赵玉茹,就怕赵玉茹会不高兴,正在这时,林子初悄然拉上方草的手给她支持。

方草低头看着那只小手,心里一暖,抬头看着面前的人群道:“我打了又如何!”

这句话一出李氏赶紧抓住不放,“这可是你承认的!”

方草轻笑一声,“我承认!王有金王有银都是我打的!那又如何!”说完她转头看看抓着自己手的小手,轻轻握了一下后放开。

方草一步一步走上前,“是我做的,你奈我如何?告官还是怎样?”

周围的人都愣住了,包括王家人在内。

“你不问我为什么打他们?你不想知道吗?还是你们今天只想是来闹一场?让大家指责秀才婶婶?指责子初?让林家后继无人?”方草一句句犀利的询问直指王家人。

“我从五岁到你家,名义上是帮助自己远房亲戚,实际上呢?我在你家做牛做马,全家从老到小的衣服我洗,这两小王八蛋我背着长大,这两大王八蛋我伺候着长大!我在你家就是个丫鬟,不,比丫鬟还不如!丫鬟还有月例呢!我呢!连件像样的衣服都没有!连口热饭都吃不上!”方草一字一句地说着。

“一个月前,王光宗月考不佳回来对我撒气,把我打得死去活来,王耀祖没买到新衣服也对我撒气,王有金王有银没抓到鱼还是对我撒气,我被你们打得出气比进气多的时候,你们做了啥!”方草哈哈一笑。

“你们把我扔在路边!”方草双眼瞪着王家人,“如果不是秀才婶婶路过救了我,我现在就是个孤魂野鬼!而你,王光宗!你们王家人全是杀人凶手!”

王家人被方草狠厉而又悲愤的眼神吓得纷纷后退一步,尤其是王光宗,他感觉方草的眼神似乎有刀,一刀又一刀地割在他的身上!

周围的人群也好像突然记起了那些往事,都闭上了自己的正义之嘴,只有一两个不知道嘟囔着什么。

赵玉茹上前一步抱着方草,“好了好了,过去了!草儿乖!”又转头对王家人道,“我们家和你们家没有任何情分也没有任何关系!”

她停了停,看着王光宗和王耀祖道:“当初我们家秀才好歹是你们的启蒙先生,如果你们还有一点点良知,就不应该再来打扰我们!”

王光宗往后一退,这个罪名,“婶婶,我们....”

“好了,你们回去吧!以后我们两家不要再来往!”赵玉茹根本不听,挥手就让他们走!

“你这个...”王老婆子看自己孙子的脸色不对就想冲上前说些什么。

“够了!”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在后头喊道,“还不嫌丢人!”

方草抬头一看,哦~村长来了!

“赵娘子别气,是我们王家没有管教好人!我这就带他们回去!”王村长笑着对赵玉茹作揖,赵玉茹闪身躲开。

“村长,还希望我们家和王家的恩怨到此结束!也请王家不要再找任何借口来欺负我们家方草!孩子可怜,只有一条命,经不起折腾了!”赵玉茹淡淡道。

方草也立刻配合地咳嗽了起来,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村长爷爷,还请您可怜我这条小命啊!”

王村长老脸一阵抽搐,心里暗恨眼前两人,更恨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王家众人,“呵呵,好说好说!”

转头就呵斥王家众人回去,又对周围的人群笑着说:“过不了多久光宗就要去省城参加院试考秀才,最近两天有些紧张,还请各位包涵包涵。”

围观的众人还能说什么呢,只能乐呵呵地点头散去。

赵玉茹站在门口看着王村长带着人群离开,冷哼几声。

边上一直没说话的林姓族老走过来看着林子初道:“看明白了吗!形势比人强!我们林家,再不出一个读书人,只会更受人欺负!”

林子初没有说话,只目色沉沉地看着远去的人群,族老拍拍他的肩膀,又看看赵玉茹边上的方草,眉头微皱,“别太娇惯孩子了!”这才拄着拐杖离开。

“玉茹,别多想!”留下的一些林氏族人纷纷道,“现在让他们得意几天!等我们子初考上秀才就好了!有啥要帮忙的你们尽管说!咱们林家,再差也有七成!”

“嗯,谢谢各位!”赵玉茹点点头,“我们没事,都回吧,麻烦大家了!”

林姓人都摇头离开以后,赵玉茹才扯着两个孩子回家。

“草儿,以后不要这么莽撞!”赵玉茹拉着方草的手道,“现在王家势足,我们要学会暂避锋芒!”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