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明朝下水道开始》免费阅读完整版在线资源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从明朝下水道开始 类型:军事历史 作者:装人 角色:曹骈装人 简介:后核时代,系统选定曹骈穿越回明初引领中华文明重回巅峰,且看曹骈如何改造欧洲强盗文明和中华文明大融合,形成地球大一统的大同时代!

书评专区

影帝的日常:就问一句,不怕徐静蕾给猪脚带绿帽子吗,老徐可是个风流才女啊,看看一群前任 卧底修真圈:惊艳的开头,平淡的后续。无论是否书荒,都值得一看的小说。 乱世宏图:格局大,坑也挖的够深,但有个毛用;俊男美女多,但都跟老肥关系不大,你让读者怎么带入,也是毛用没有,一点看下去的**都没有,作者前几本书也是这样,已死心。 从明朝下水道开始

《从明朝下水道开始》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四章 搞大钱


两版书当天印出一百册,书局直接前店后厂的模式开卖,秒光,当时的场面那是锣鼓喧天,鞭炮齐鸣啊,闻风而来的人群是踩破了脚后跟,打破了头,连旁边敲锣的都给挤飞了,鞭炮还没等放完呢,就一窝蜂的冲进书局,还好维持秩序的人多,看架势准备不给钱拿起就要跑,有的人还一起买了十册,慌忙之中也顾不得是五十两银票,还是一百两银票了扔下抓起书就走,惹的旁边人直骂娘。一百册几分钟就抢光了,没抢到的不愿意走,在那抗议,甚至抓起老板的衣领子作势欲打,直到老板说马上加印五百册才罢休,众人准备第二天一早继续来凑热闹,但还是不走,在这讨论起剧情来了,什么杨康连自己老爹是卖国贼而不自知,还装的人五人六,什么我还是喜欢华筝公主,虽然他是蒙古人,那个黄蓉太作了云云,直到牙差来撵人,众人这才勉强散去。曹骈在一边看的是心花怒放啊,心里这叫一个美,可以想见普通版那头的场面也一样火爆,甚至有几个人当众打了起来,让牙差给抓走了。当然,普通版也是加印的节奏,只是印的更多,直接印了九百册。

曹骈马上跟精装版书局老板说道,五百册卖完先停印,过几天再印,老板直挠头,直呼为嘛,曹骈顺势开启了说教模式:这叫饥饿营销,就等着那些商贾巨富上门吧,到时候市面上的书价会原地起飞,炒到一百两都有可能,惊得老板直扶墙,那表情就跟老婆让人拐跑了似的。然后曹骈又马不停蹄的去了窑厂,确定样品没问题后让人把样品运到客栈,又来到了胭脂坊,没一会把老板惊得嘴也能塞西瓜,老板娘嚎啕大哭,明明是赛东施的半老徐娘,盏茶之间皮肤就白皙了一些些,紧致了一些些,貌似还年轻了一些些,也漂亮了一些些。尽管如此,曹骈也没给她用咧嘴笑,即使漂亮了一些些,那大嘴一笑也忒吓人,还是算了吧。倒是给老板的老母亲用了一下咧嘴笑,那效果是杠杠的,本来老人身体不太好,有些驼背,腿脚也不利索,胃口也不好,整天喊累,用完之后症状都减轻了,胃口立马大开,想吃肉。这可把老板两口子惊着了,居然还有这么神奇的东西,还是一样的套路,利润一九分,成本百多两银子一小瓷盒,在老板再一次大惊之下被定价:崩溃哭一万两,咧嘴笑二十万两。然后又商量了一下先由老板每款制作出十份半成品,最后一步曹骈来完成,看着老板那疑惑的眼神,曹骈哈哈大笑,然后就拂袖而去,只见两个一寸深的脚印嵌在地**,老板一副仿佛劫后余生的眼神看着曹骈。曹骈当然没忘了边走边用带味的小木签刮刮小内双,至于什么时候发售再议。

回到客栈曹骈便开始了昏天黑地的抄书模式,抄完全本后已经是两天时间过去了,分好中、下册后,想来道衍也要来了,准备下接客吧。果然这天一早小二便禀报,“客官,有人找,”“有请,”小二推开门,果然是道衍禅师驾到。

“禅师,请坐,今次所为何来啊?“一脸贱笑的道,只见道衍半坐未坐之间一脑袋黑线,顿时扑了上去掐住了曹骈的脖子直摇晃,当然,这只是道衍的心理活动,落座道:“小曹道长,”“禅师还是叫我曹哥吧,我二零...呃,毕竟我比你虚长几岁,虽然看着年轻,嘿嘿。”又嘿嘿,还叫你哥,比我虚长几岁,我信你个大头鬼啊!道衍心想。“那...好吧,曹哥,老衲是为管道样品而来,不知...”没等道衍说完,曹骈便转身从床下拽出了一堆东西,道衍又是直翻白眼,这先天道怎么教出这么个玩意,这么没礼貌,算了,确实有点本事,有本事人都是这狗睢样,我也是啊,原谅他了。

道衍抬眼便看到或大小不一的陶管,或奇形怪状的陶管,管上还油亮亮的,甚是光滑,便凑近观看,貌似是陶制的,转首向曹骈看去,没等和尚发问,曹骈便讲解开来,又是唾沫星子横飞,禅师被喷的直躲,曹骈就栖身上前,这一躲一进之间就过去了盏茶时间,突然曹骈转身落座,拿起茶壶倒了杯茶水,咕咚咕咚的就灌了下去,喝完还”哈“了一大口,道衍也没客气,从曹骈手里狠狠地抢过了茶壶,也给自己倒了杯,喝罢道:”小曹...呃,曹哥真是奇思妙想,巧夺天工啊,那这管道在哪采购啊?“ ”这个吗,禅师不用担心,我都联系好了,哎,你都叫我哥了,我也不跟你客气了,人后我叫你贤弟吧,如何“?道衍心说,叫就叫吧,哥都叫了,还差你个称呼,不叫我孙子就行啊,呃...出家人又犯了嗔戒,静心咒走起。“曹哥随意。”

曹骈说道:“我在城南的窑厂已经订好了管件,管件会在一个月左右出货,就等贤弟与燕王商量出结果了。我算了一下,北平城主要街道全换成陶制管件的话,连工带料大概需要十万两白银,燕王可以命布政司核算一下。“道衍闷头沉思状:”数目确实有些大,朝廷的钱都是一个萝卜一个坑,没有闲钱,总不能让燕王自掏腰包吧。“ ”贤弟你看这样可好,钱燕王自己垫付些,然后再跟城里的商家摊派一些,从布政司那再商量着挤出一些余钱,我估计怎么也能凑个五六万两,至于剩下的,我可以出,当然是有条件的“说罢看向道衍,”愿闻其详“。

”这几天我走遍北平内外城,也打听了一些事,北平城西北角肃清门跟健德门之间有一大片见方空地,南边为积水潭,据说那是王爷的私地,如果没有用途的话,可以把那片利用起来开发成权贵的私宅高价出售,大概赚个一百两无甚问题,至于怎么开发,如何设计,怎么卖,定价几何,我会有一个详细的文书呈报给王爷,利润我只要一成,至于启动资金可以向钱庄抵押贷款,那片地即使纯卖地的话也就是五十万两左右,抵押后大概可以贷出三十多万两,开发期间所有材料和工钱都可以事先谈好赊账,做好账期,那三十多万两的启动资金就绰绰有余了,当然我可以保证这个项目只赚不赔。”

”还有另一种模式供王爷选择,就是王爷召开一个土地拍卖会,公开拍卖土地,我找几个人合作拍地,可以打包出售,可以分块出售,价高者得,純卖地大概能多赚十万两白银,这种无风险收益低,至于上面问政为什么王爷要卖地赚钱,哪里有需要这大笔银子开销的地方,这就是我上次跟贤弟说的粮食危机之事,那需要大笔银子的推广才能成行,做成了是利国利民的万世之功,也会为王爷在民间积累民心,所谓民心所向,一战功成。“

这时只见道衍浑身直打摆子,眼中精光四射,崇拜之情溢于言表,热泪貌似要夺眶而出。随即起身命人把管道送去王府道:“大兄乃当世之才,弟不如之。但兄明明言之为民请命,却为何处处行商贾诡道之事,不免让人看轻,还有我来时听说城里有个傻子,走路如孩童般蹦来蹦去,不会就是大兄吧。“说罢便大笑离去。这可把曹骈弄懵了,小老弟我处处帮你,你竟小看于我,想罢便抬手去拿嘴上的小木签,遂身形定之...

道衍匆忙回到王府面见了燕王,只见道衍眼中的燕王圆脸大耳,一双剑眉之下镶着两颗睿智且阴沉的大眼,鼻梁高耸,嘴大唇薄,胡须浓密,说话中气十足,虽然年纪轻轻,俨然一副上位者的姿态。道衍一进得书房,便被燕王客气的请到落座说道:“王爷,管道我已命人带进府中,”说罢便对门外说道:“来人,把管道抬进来。”只见两个壮汉人手拎着几个物件进的房中放在地上。

“王爷这便是那管道样品,这个叫三通,这个叫直接,这个叫弯头,这是曹骈画的阴沟改造和公共茅房的施工草图,请王爷过目。”二人说了盏茶时间,道衍:”王爷,此事需吩咐布政司牵头,估算出价格,至于石板交由工部去办,只是这所需银两着实有些难办,曹骈倒是有个办法,“”说来听听。“”他说王爷自己垫付一部分,户部出一些,城里商贾摊派一些,余下的部分他出。“然后又说了下曹骈的附带条件,只见朱棣坐在榻前边用手轻点熏香边说道:“此人突然冒出,打的又是为国为民的口号,还有一丝拥我起兵的口吻,又能想出如此奇思妙招,本王心里不好下决断,不妨请来府里一序,禅师可有建议?“

“说来也奇怪,老衲已经邀请过他进府与王爷面谈,可他却说其仙师早有交代,忧天下行之,切勿接触皇室成员,免得沾染腥风血雨。况且我观此人面相居然是极为罕见的“隐龙之相”,此面相据吾师言,我泱泱华夏只出过一人,那便是姜太公。“朱棣听到此处浑身巨震,手中之物也掉落桌上。道衍继续道:“王爷你我二人初见之时我便看出王爷乃是真龙之相,太子为早夭之相,况我精通儒释道三家经典,实想一展抱负,便辅佐了王爷,这曹骈一出现老衲心中更定。况且此人长相谈吐都让人生不出恶感,倒是言语间总是轻佻浮夸,以老衲几十年参禅的定力也被他戏耍了几番,弄得只有默念静心咒才能平复心情,吾师也曾说先天道不理世俗礼法,随心所欲,上修至简大道,下修庞杂世俗小道,故此人可信。“

朱棣听罢,震惊激动之余:“看来此人是为渡世而来,甚好甚好,本王得禅师已是缴天之幸,若再得此等化外之人相助大事可成矣。”朱棣又沉吟半晌道:“禅师观此人可会武功?”“说来也怪,初次相见之时便观此人双手温润如玉,身周貌似有种光晕隐藏其间,时有时无,有种引以为武功臻至化境般的幻觉感,再观之又是个十足的普通人,再有近几天听说城里出了个傻子,整天的蹦跳般穿梭于城内外,还时不时的卡跟头,听形貌就是此人,据府里侍卫长所说,有种道家轻身功夫,纵云梯,初期修炼之法与其相像,但又不完全一样,哎,现在想起此人还一脑袋懵,还让我叫他哥,叫我贤弟,“说罢一脸无奈。朱棣听到此处哈哈大笑:”能让禅师如此受窘,此人果然有意思,真想一见真容啊,哎,可惜了。““王爷不妨暗中观察此人啊...”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