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苏浅浅苏长漾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穿书之病娇反派攻略指南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拉埃河 角色:苏浅浅苏长漾 简介:真杀人不眨眼疯批反派x没心没肺治愈系女主 一朝穿越,苏浅浅竟然穿成了反派的恶毒姐姐? 黑化值已经达到百分之80的苏长漾,苏浅浅想用心感化他,却没想到那百分之80得黑化值多半是因为她? 攻略第一天,第一次看到攻略目标,他笑面春风,看上去挺和善的啊,不像大反派嘛
攻略第二天,被他一剑割喉
攻略第五天,他用着最天真无邪的笑容,哄骗着她服下至毒的毒药
苏浅浅忍无可忍,用一些“特殊”的手段,趁苏长漾没注意,将毒药也送入他口中
要死一起死! 攻略第n天,苏长漾为什么对她撒起了娇? 直到后来,苏长漾病态的囚禁她,强迫她,苏浅浅捂住胸口:“我是你阿姐!” 苏长漾慢条斯理解着她的衣裳 “我们不是亲生的
” “就算是,我也敢
” “成婚吧,阿姐

书评专区

剑中仙:《仙路春秋》作者在掌阅开的新书,开篇很有意思,从武林高手接触到仙侠斗法,逐渐展开一个新世界,笔法娴熟,可以期待一下 爆头巫师:阑尾没割 二道贩子的崛起:书中人物全无特点,只有主角一人在YY。。。 穿书之病娇反派攻略指南

《穿书之病娇反派攻略指南》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三章 心软吗


苏浅浅挤着人群钻了进去,抓住忙活的阿梓:“怎么了这是?是有什么大日子?”

看到阿梓端着的碟子上面的桂花糕,抓起一块就往嘴里塞。

阿梓忙活的头上都冒了细汗由于刚刚跑过来,说话都带着点喘:“明日是您和小少爷的生辰您忘了?”他将手中的那盘桂花糕塞到她手中,“你自己蹲个角落去吃哈,这边忙不过来了,老爷说这是第一次他在家给你们两个一起过生,得搞的隆重点。”

第一次一起过生?那小时候呢?

还不等苏浅浅问,阿梓就已经跑远了。

苏浅浅看着手中的桂花糕,抓起一块吃了一口,边吃边想。

虽然没想出个所以然,但是苏浅浅总觉得和自己脱不了关系。

思索了一番,她决定去找阿爹问个明白。

听下人说,苏大壮去了苏长漾那,苏浅浅只好又走去苏长漾的屋。

从宫里回来的时候太阳已经落山了,经过刚刚那么一折腾,月色已经朦胧了,苏浅浅哼着小曲,欢快的走着。

“阿漾,你这回装瘸,那下回呢,你总不能一辈子都坐轮椅吧。”

远处传来一声醇厚严肃的声音,“大不了我请老,以后不上朝了,咱也不能受这种委屈。”

听到熟悉的声音,苏浅浅顿下了脚步。

装瘸?

啊对了,苏浅浅这才想起来,原著中讲苏长漾锋芒毕露,而苏大壮在朝堂上也颇受好评深得民心,二人的兵权也是掌握的诸多,虽战绩显赫,但是还是无可避免的成为了宫中势力乃至皇上的威胁。

所谓狡兔死,走狗烹。

这次苏长漾回来,放出自己腿残日后修复好也无法带兵打仗的消息,还交出了自己的兵权,便极大消除了一些人的疑虑,乃至对宫中的威胁。

想必今日皇甫八淡前来寻苏长漾问话,也多半是为了这个。

苏浅浅之前看小说的时候,就不得不佩服这位小将军的智商,锋芒毕露也不是什么好事,如果不这么做的话,恐怕这京城,就再也没有了这南平侯府了。

只是苏大壮对待朝廷,忠心耿耿,浑然不知,甚至从来都不会怀疑,经过这回苏长漾的提醒,苏大壮才有所悟。

远处又传来一声轻笑,少年音响起,

“你这才年逾半百,如何请老?”

“阿爹放心,孩儿心里有数,我已放出消息,兵权也交出去了,想必宫中那些人,应不会再死盯着我们了。”

苏大壮一脸忧愁,“只是可惜了我们家阿漾这一颗做将军的好苗子了...”他握紧了拳头,咬牙切齿“终究还是我无用,太信任其他人,降低了防备,以至于他们把刀伸向我们!若不是你足够清醒,想必....”

苏长漾:“只是不做将军而已,孩儿也不想做将军。”

苏大壮自然知道他愿意上场打仗的原因,三年前,西疆传闻,说有传说中殉龙丹的消息,但是殉龙丹是何等尊贵的东西,据说有起死回生之效,各方势力都想争夺,但是只能暗夺,不可明抢。

苏长漾为了有更好的理由去往西疆,二话不说的就上奏请兵前往西疆平叛,这一去,就是三年,但是最终还是没有找到那颗殉龙丹。

苏大壮:“爹自然知道你的心思,只是这毕竟不是俗物,爹这边在朝堂上也会给你打听,我们尽力就好,你已找了三年,万万不可太过劳累,这次回来,好好休息几天吧”

苏长漾抬头看了眼月亮,像是看到了这黑暗的世界里唯一的光,眼底暗沉,让人看不出情绪:“阿爹,我已经没有时间了。”

苏大壮看着他这幅样子,只有心疼,他还想劝些什么,最终还是叹了口气,

“那你今日好生休息,殉龙丹的事情我这边也多查查古籍,今日就好生休息,明日生辰,睡个好觉。”苏大壮又叮嘱了几句,然后拂拂袖离开了。

随着一阵脚步声,四周又重新回归寂静。

苏浅浅此时靠在离他们不远的假山旁,几乎趴在了上面,耳朵紧紧贴着假山壁,生怕错过点什么。

“怎么没声了?”苏浅浅小声嘀咕,她一点点探头看去,发现原本一坐一站的两人都不见了。

只留下一个空空的轮椅。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感觉背后有点发凉...

“在找我?”

耳边突然传来一股热风,像是紧贴她的耳畔,声音冷不丁的响起,让原本就做贼心虚的苏浅浅吓了一大跳,

“我去!”

她吓得转头,猝不及防的,嘴唇感觉擦过了一丝冰凉的肌肤,转瞬即逝,不到一秒的时间,却是让两个人都愣住了。

苏长漾看着她,平常暗沉不见底的眼眸,此时正露出一丝疑惑,刚刚脸上闪过一丝温热,还来不及反应,他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

这边苏浅浅的却是要炸了。

“你你你你.....”

她语无伦次的捂住嘴巴,看着弯腰站在自己面前的苏长漾,然后又指着他的腿,好多问题还没问出口,苏长漾却是先有了动作。

他立起身,居高临下的垂着眼睛看着他。

苏浅浅这才发现,苏长漾竟足足比她高了一个头。

她看见苏长漾紧抿的嘴唇开口:“你为何脸红?”

苏浅浅:......

她真服了,为什么每次他要说出口的话都在她意料之外?

她还以为他要说为何偷听呢...

苏浅浅正了正神色,看着苏长漾一本正经的模样,掩饰的咳嗽了两声:“天热...”

苏长漾看了眼四周还未消融的冰雪,又看了眼她脸上的红晕,挑了挑眉,像是发现什么有趣的事,嘲弄开口,“阿姐竟也会害羞?”

苏浅浅的脸更红了,她立马反驳:“才没有!”

苏长漾依旧笑着,只是笑容里掺杂了不少“刚刚,偷听到多少?”

该来的,还是躲不掉啊...

苏浅浅早有准备,她若无其事挠挠头,眼神看向别处,心虚的说:“我没有偷听啊,只是你们没发现我罢了...”

苏长漾挑了挑眉,没说话,从腰间拿出一把小匕首,那匕首在月光的照映下,显得愈发锋利,还带着丝丝光亮。

“阿姐既然不说实话,那就只好割了你这只耳朵,让你长长记性了。”

苏长漾伸手抚摸着她的耳朵,脸上带着嗜血的笑意。

苏浅浅一惊,噗通一下跪倒在地,抱住苏长漾的大腿,:“大侠饶命!我什么也没听见,我就听见你装瘸,然后就不知道了..”

若是说自己听到了殉龙丹的事,苏浅浅可能觉得自己的耳朵会被他削下来。

她神色并茂的演绎着,还挤了几滴眼泪出来:“呜呜呜,我保证谁也不说,你就当我听到的话和我的耳朵一起死了吧...”

苏长漾楞在原地,几秒过后,掰开她抓住自己的手,缓缓蹲下。

看着哭的梨花带雨的苏浅浅,心里闪过一丝从未有过的愉悦。他嘴角勾起一抹笑容,将刀尖抵住她的下巴,迫使她抬起头。

“可是,我只相信,只有死人才会保守秘密。”

苏浅浅正用手揉着眼睛,试图揉出几滴眼泪,突然感觉到下颚的冰凉,微微睁开一支眼,再看清了自己脖子旁边的东西是什么了之后,她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你欺负人!就知道杀我!”

这回苏浅浅是真哭了,苏长漾杀人不眨眼,虽然她死不了,但这要是真刺下去得多疼啊,她已经能想象到自己血溅当场的场面了。

她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推开苏长漾那只抵在自己下巴的手,向他扑去,死死的抱住他的脖子:“我不管,我死了你也别想好过,不是有洁癖吗,你要是杀了我,我就用我的血溅你一身!”

由于苏浅浅突然扑过来,苏长漾毫无防备的被她撞到了坐在了地上,一手撑地,拿刀的那只手下意识的扶住了她的腰身。

女孩温热的气息喷洒在他脖颈处,温热的泪水蹭在了他脖子上,手中盈盈一握的腰肢在这个寒冷的冬天突出的极其温暖。

苏长漾身体一僵,从未有人与他如此近距离的接触,苏长漾只是觉得,有种奇妙的感觉在心尖浮起,算不上舒服,甚至有点窒息。

“松开。”

苏长漾尝试将她拉开,苏浅浅更加死死的抱住他的脖子:“我不!”

苏长漾知道那窒息从何而来了,再这样下去都要被她勒死了。

“不杀你,松开。”

苏浅浅哽咽着说:“也不能割我耳朵!”

苏长漾沉默三秒:“...行。”

苏浅浅这才慢慢松开他,她跪坐在地上,擦了擦眼睛上的泪水。

由于刚哭完,她的眼睛也是通红的,眼睛大而圆润,瞳孔呈浅棕色,是一个标准的小鹿眼,此时让人看上去非常的可怜兮兮。

嘴角还是耷拉着,脸上都是泪水,黏糊糊的,她觉得脸上很脏,抓起苏长漾的衣服,就是一顿猛擦。

苏长漾:......

看着衣服上一把鼻涕一把泪,苏长漾眯了眯眼,咬牙切齿的说:“趁我现在没反悔,我劝你赶紧跑。”

苏浅浅瞳孔放大,连忙连滚带爬的爬起来:“阿弟再见!”

那抹红色的身影往前跑着,齐胸襦裙在风中飘扬,临走前还朝他招了招手。

苏长漾看着她远去背影,心里在想着什么,缓缓站起身。

一旁,转角处的阿呈看见苏浅浅走远了这才过来,向他行了个辑手礼:“少爷,想必小姐已经听到了殉龙丹之事,为何不趁这次机会将她...”阿呈做了个抹脖的姿势。

苏长漾想起刚刚苏浅浅刚刚痛哭流涕的样子,心情甚好,轻笑一声:“留着,有趣。”

阿呈看着苏长漾笑的诡异的笑容,壮着胆子问:“少爷,您不是一直都想除掉小姐吗,为何心软?”

“心软?”苏长漾冷笑一声,摩挲着自己的手臂,眼睛里的平静荡然无存,取代而之的,是嗜血的杀意。

阿呈看见他的眼睛像一只毒蛇瞳孔微缩,眼里释放出了杀意,狠狠的打了一个冷颤。

跟了苏长漾这么多年,他自然了解苏长漾的这幅表情是什么意思,每次露出这种表情,都是激起了他骨子里的杀戮。

往往这个时候,他总会大开杀戒,尸横遍野。

“既然三年前给她个轻松的死法她不要,那么我这个作为阿弟的,自然要更加上心一点,送她上路了。”

阿呈咽了个口水,原来不是放过苏浅浅,而是憋了个大招对付她,他想起苏长漾的手段,他小心翼翼的开口:“您...打算怎么对付她?”

“蓖麻丸。”

!!!

阿呈诧异的瞪大了眼睛,没想到苏长漾正在谋划提取这种毒素。

世上最毒的毒药,就是蓖麻草丸,服用一颗,毒素则会慢慢侵入人的五脏六腑,让人清晰的感受到自己器官的溃烂,同时又有麻痹大脑神经的效果,让中毒之人在身体衰败之前无法死亡

且没有解药,中毒之人只能眼睁睁的感受自己的器官一个个在身体里炸开,最终疼痛难忍窒息而死。

这个毒残忍而又霸道,只需要一年就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侵入血液。

只是毒素在蓖麻草籽内,萃取十分艰难,需要二到三年的时间,蓖麻草只有西疆才有,难怪少爷在得知苏浅浅没死的消息时异常的兴奋,想必在那个时候就开始准备了。

当初时间紧迫,需要即刻赶往西疆,他给苏浅浅下的毒是最简单的鸩毒。

苏长漾接着开口“不仅如此,我还要让她尝尝,她口中的教训。”他浑身被戾气包裹,他摩挲着手臂,语气带着嗜血的兴奋。

阿呈握住佩剑的手紧了紧,想起小时候苏浅浅做过的事,眼底闪过一丝寒光,“对,就算她真的转性了,但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她小时候对您做过的种种事,都不可原谅!”

苏长漾站立在夜色下,身上玄色的衣袍与周围融为一体,让人看不清。

苏长漾顿了顿,若有所思,

“转性?”,他又是一声讥笑,“那便看看,她能装到何时。”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