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阅读《鬼武祭》林槐弃笔无泪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鬼武祭 类型:都市小说 作者:弃笔无泪 角色:林槐弃笔无泪 简介:黑暗,是这里永恒的色调
死寂,是这里永远的旋律
人类消亡的背后,是百鬼夜行
可百鬼夜行的背后,却是人心
“我以鬼血祭鬼神!”

书评专区

数理之书:刺猬猫最长,据说作者登不进后台了 寝与取与路人女主:白3 数字王国:听说作者是在矽统写绿帽文的老司机,难怪主角碰的女人基本上都是别人玩腻的次品。 鬼武祭

《鬼武祭》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6章 朋友


当再次见到林槐的时候,聂颖险些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

怀抱女孩儿的林槐浑身沐浴着鬼血,身体伤痕累累,拥有鬼印的右眼更是再次流血。

这种伤势,与和蝙蝠鬼生死大战之后简直如出一辙。

忽然,林槐朝她冲来,秦叔立刻横跨一步,一只手按在他肩膀上,把杀气腾腾的他拦下来道:

“请止步。”

“你……”

话未出口,聂颖就被林槐沙哑的声音打断:

“救救她!”

这是女人和他相遇一来,第一次见到他流露出如此强烈的情感,那种深深的绝望。

看着他只是张嘴说话口中就不停溢出血液,聂颖不由得心中一痛道:

“秦叔!”

“小姐。”

闻言,本想作壁上观了却一桩麻烦的秦叔犹豫了一下,但很快他就感觉到聂颖越发锐利的目光,还有一股不知从何处隐隐涌现的杀机。

秦叔不得不从身上取出一枚精致的蓝色药丸,递给此时仿佛受伤野兽一般的男人。

残存的理智令林槐看了一眼聂颖,见她点头,连忙接过药丸喂给了怀中的妹妹。

一路过来,为求用最短时间来到这里,林槐横冲直撞地斩杀了不少鬼,可是即使自己已经身受重伤,躺在他怀里的林可儿却依旧毫发未损。

林可儿服下药,因痛苦而紧皱的眉头稍微缓解,只是还处于昏迷之中。

见状,林槐松了口气向女人投去感激的目光:

“谢谢。”

聂颖表情复杂道:

“你现在可以把她交给我了,虽然暂时是压制住了,但她的病还是要早点治疗比较好。”

事到临头,林槐还是犹豫了。

兄妹俩一起相依为命了这么多年,从未如此清晰的要分别过,而且也许这一别……就是永远也说不定。

不过最终,他还是把林可儿递到聂颖的怀里。

“等一等。”

林槐低头轻轻在她耳畔低声道:“可儿,以后要好好听这个姐姐的话。”

“请你务必遵守约定,治好我妹妹的病。”

这是请求,也是忠告。

林槐最后深深看了眼这个相识才一天的女人,转身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等等,妹妹?”

没有注意他其它的话,聂颖愕然道。

然后一股不知为何的欣喜,突然从她心头涌现,看着那个步伐踉跄快要消失在黑暗里的背影,聂颖忍不住低语道:

“忘了问他,我们现在算是朋友了吧?”

虽是疑问句,可她的声音中却充满了期盼与肯定。

远处,五感被鬼印极大强化的林槐身体一顿。

“朋友?”

嘴角微微翘起,然后再不停留彻底消失在黑暗里。

“小姐,还是由属下来抱着她吧。”

“不用。”

收回目光,聂颖再看怀里的女孩儿眼里多了一抹怜惜,道:

“秦叔,我们回去。”

安全区,谈到这个名词,绝大多数沦陷区难民心中的印象,都是一堵望不到尽头的高墙。

深厚墙体横亘在世界上,把整个世界划分为天堂和地狱。

在人们的意识里,高墙从来没有入口,光滑墙体也基本杜绝了任何一个偷渡者成功的可能。

然而外人所不知道的是,高墙之所以没有入口,是因为它每面墙体都可以作为入口而存在。

两个人走到高墙前,背着女孩的聂颖有些疲惫。

她的伤势还没有好,虽然十四岁的林可儿并不重,但行走这么远的距离也还是有些打破她的极限了。

秦叔很自觉,从西装里拿出一枚六角形装置贴近墙体,紧接着墙体上亮起一片微光,然后装置慢慢陷入墙体。

“咔咔——”

墙体上突然出现一条黑暗通道,接着,聂颖抱着林可儿走了进去,秦叔紧随其后。

通道尽头,一群墙内人已经早早等在那里,为首的是一个衣冠华贵的公子哥,英俊的脸上一对狭长凤眸令人印象深刻。

“哟~这不是聂大小姐吗?怎么样,我给的情报不错吧。”

佯装打量走过来的聂颖,富贵公子哥语气轻佻道:

“不过看大小姐的样子,似乎不太顺利啊。”

“方天宇。”

聂颖顿了一下,忽然展颜露出一个灿烂笑容:

“你的情报很好,感激不尽。”

“啧~”

阴沉的看着女人远去,方天宇一脸不爽道:

“竟然活下来了,难道真让这个婊子成功了?那老子岂不是弄巧成拙,偷鸡不成蚀把米。”

“没有成功。”

这个时候秦叔忽然去而复返,看着公子哥冷漠道:“小姐吉人自有天相,被人救了。”

“切~”

方天宇露出不屑,转身带着一群人准备离开,却被秦叔伸手拦了下来。

微微挑眉,方天宇抬头看着这个老男人,露出一口森然白牙挑衅道:“怎么,想给你家小姐报仇?”

“不,您误会了。”

秦叔微微躬身,伸手从身上拿出一个雷达形状的仪器递过去道:

“如果您能把那个人处理掉,聂家对于这次的事情就全当没有发生过。”

沉默了一下,方天宇接过仪器忍不住讥诮道:“有意思,明明是救命恩人,聂家却反过来要要别人的命,你们聂家还真是让人看不懂啊。”

秦叔对此选择充耳不闻,东西送到,他的任务已经完成了。

“说真的,我对那个素未蒙面的家伙有些好奇了。”

没有再管离开的秦叔,方天宇把玩着手里的仪器饶有兴趣道:“虽然有被利用的嫌疑,但是那个人既然敢坏老子好事,那就去死好了。”

公子哥眼神陡然一冷,把仪器随手扔给身后的一名手下,冷声道:“任务完不成,你们也不用回来了。”

“是。”

三名墙内人很自觉的出列,躬身应诺以后,沿着聂颖留下的通道前往沦陷区。

“我记得老爹说过今天晚上老姐就要回来了,不行,我要好好准备准备。”

公子哥自言自语地呢喃着,带着身后剩下的人朝安全区内离开。

他们前方是一片喧嚣的霓虹,身后是缓缓消失的甬道。

那甬道里侵蚀的黑暗,正一点点吞噬掉沦陷区久违的光明。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