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师尊太难了》苏祁楚煜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师尊太难了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大胖橘 角色:苏祁楚煜 简介:魔族猖獗,面对早已面目全非的徒弟,言卿仙尊以身殉道,换了九州一片安宁
本以为已经魂飞魄散了,可没想到他竟然重生到了二百多年前,面对幼时的小徒弟,终是狠不下心,可没想到这一世孩子被他教歪了…… 苏祁:我没想这样啊

书评专区

死亡街机厅:作者不懂街机瞎JB写,就这样 十里坡剑神:抄袭狗原地爆炸螺旋升天不谢 第五名发家:看到第八章我就吐了,这样的责任你也刚背。你是弱智嘛 师尊太难了

《师尊太难了》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6章 魔尊楚煜


苏祁提着剑再次跳进潭水,一脸杀气,水下的家伙危险了。

楚煜眼睁睁看着师尊跳下潭水,自己却只能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动了动唇:“师尊……”

然后就没有动静了,晕死过去了。

秘境外,一众长老脸色都不太好看,这是情况外的事,偏偏此时苏祁要去杀了应龙。

“这条应龙,本尊略有耳闻,犯了天条本就是该处死的因为要镇压这柄剑,此剑名为寒光,杀戮太多,应龙在此地镇压煞气。同时寒光也镇压着应龙。”

“现在,寒光在那少年手中,应龙也就没有意义了,言卿杀了就杀了吧。”

苏祁来到刚才的地方,有些奇怪,那么大一个应龙去哪了?

握着剑的手不自觉紧了紧,这家伙难搞的很,他其实并没有那么有把握能把它杀死。

不过,话都说出口了,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收了剑,双手结印,将神识扩散到潭底的每一个角落,仔细的感受哪里有应龙的身影。

奇怪?怎么没有?难道又是空间之术?还是说压制不在了它就跑了?糟了!

急忙出了水面,盘膝而坐,手指不停的变换结印手法,将神识范围尽力扩散到周围十公里。

终于在一处角落发现了一路上到处杀生的应龙,所有挡着它路的东西都被它一尾巴扫开。

确定好位置后,他才放松下来,用湿漉漉的衣袖擦了擦额头的汗水,扶着旁边的树干缓慢站起来,站在原地缓了一会,弯腰抱起楚煜,还有他的剑帮他收起来了。

“师兄,应龙跑了,想必你们也已经知道了,他现在在西南角。”

把楚煜送出去后,飞快赶到应龙所在之处,方才郝仕已经派了几个长老进去秘境,现在几人一起压着应龙打,应龙被压了多年,战斗力也有所下降。

苏祁一剑刺进应龙的心脏,挖出他一千三百多年的内丹,和其他人一起,沿路把受伤的人带出去,还好没有死,不然人还没有入门就死了,不好与他们的父母家族交代。

收徒大会推迟了七日,重新进入长古秘境进行历练,这七日元启的长老和弟子会进行搜查确保没有特别危险的物种。

苏祁端着药给楚煜喂着药,夏实在旁边想接过,却被拒绝。

“你去练功吧,这里有本尊照顾。”

“是,仙尊。”

都两日了,楚煜一点醒来的迹象都没有,请来白子术看过,身体外伤都好的差不多了,为何没有醒来他也不知道。

轻叹了一声,喂一点擦一点,没忍住轻骂道:“真是不让人省心,受伤的是你,结果我这个当师尊的还得照顾你,本尊又不是小厮,等你醒了看我不罚你!”

“师尊……想怎么罚徒儿都行。”

苏祁听见他这沙哑的声音,放下碗,起身为他倒了杯温水,递给他。

楚煜:?委屈巴巴的看着苏祁,直把人看的别扭,才如愿以偿的喝到师尊喂的水。

在苏祁放杯子的时候,楚煜的眼睛一刻不离的看着苏祁,眼睛里满是思念,察觉到人要转身,急忙擦去眼角的泪水。

可是苏祁已经看到了,走过来食指轻轻点点他红彤彤的鼻尖:“怎么哭鼻子了?乖,来喝药吧,喝了药就不疼了,醒了就自己喝药。”

楚煜伸手接过药碗,一口饮尽,皱了皱眉,好苦,回想到苏祁对楚煜的好,鼻子一酸,眼眶就蕴满泪水,活脱脱小可怜一个。

“今日忘了准备蜜枣,以后不会了,还疼吗?”

“不疼了。”

楚煜擦干眼泪,红了脸,他怎么还真跟个小孩子一样爱哭鼻子。

他是魔尊楚煜,在那场大战死了后,发现自己还有意识,再次睁开眼睛就是这般场景,他的师尊在照顾他,他还有了一些陌生的记忆,看着苏祁对那个楚煜的关心,他就嫉妒的不行。

苏祁揉了揉他毛茸茸的脑袋,叮嘱他道:“乖乖躺着,为师去请白子术给你看看。”

“是,师尊。”

苏祁一走,楚煜看着自己只有七岁的身子,不禁想着前世的事,他明明已经死了为什么还能回到幼时?这个想不通,但他也没有过多纠结,不论怎样,结果就是他活了。

他想知道的都无从开口,这个苏祁不是前世的那个苏祁,他这个楚煜也不能是前世的楚煜,他会努力放下前世的一切,重新开始,好好保护师尊,这个小楚煜真是没用,竟然让师尊受伤了!

顿时,他脸就一绿,他的修为是练气七阶,着实是太低了,看来还需要努力提升自己的修为,才能保护师尊。

余光瞥到门口有人,立马眼含期待的看着那个方向,学着乖巧的向白子术问好。

“恢复的不错。”

“多谢白师伯。”

“客气。”

楚煜心下松了口气,看来他看不出来内里换了一个灵魂,他也不知道以前的楚煜去了哪里,不过他有他的记忆,应该是融合了。

送走白子术,苏祁就记起来要罚他的事,微沉着脸布置了一大堆抄写作业。

美曰其名,不会影响他的伤口,还能学习知识。

楚煜看着书桌上的一大堆书,眼皮跳了跳,一旁的书架上放着约摸十五份的《八卦气功法》。

写的歪歪扭扭的,叹了口气,学着那上面的字抄写了几页,才慢慢换成自己的字。

写的飞快,一个下午就抄写了一遍的二分之一,写完这些,可能需要一个月。

这些书,都是他这个阶段所需要的,写的浅显易懂,各类书都有,游记,史书,音律,术法,算数,还有些练体之法。

“师尊,你怎么……这般好。”

对谁都这么好。

傍晚,楚煜拿着几本书去找苏祁,说有许多地方都不懂,听着苏祁的讲解,试着把自己带入七岁小孩。

“师尊,这个地方真的有那种吃人的大鸟吗?”

“有,我以前去这个地方历练过,见到过。”

“那它长什么样子啊?”

“它的喙是红色,像鲜血一样红,羽毛是黑色的,脑袋上有一根白色的翎,很好辨认。这种鸟见了能杀就杀了,被它缠上可有的折腾。”

这不就是毒蛛重蛇鸟,因为对人危害很大就给它起了个这样的名字,来彰显它的毒。

他又问了几个问题,备上一壶蜂蜜水,用灵力温着,保证苏祁可以喝到温热的水。

“怎么今日换成蜂蜜水了?”

楚煜拿出手帕探身为他擦去嘴角的水渍,笑着说:“茶水也有,想着师尊夜里睡不好,就擅自换成了蜂蜜水,师尊是不喜欢吗?”

苏祁感觉现在有点怪怪的,终于他退开了,那种不自在的感觉才褪去,别扭的说道:“喜欢。”

楚煜手指猛的扣住帕子,心跳快了几分,师尊这个样子,实在是太像在说喜欢他了。

允他独自兴奋一会吧,就一会,看着苏祁他惊喜的说:“师尊喜欢,那我以后都为您备着这蜂蜜水。”

他想备着就备着吧,甜甜的还怪好喝的。

一连五日,苏祁是被每晚一杯的蜂蜜水整怕了,看着楚煜有些委屈的眼睛,委婉的拒绝他:“好喝是好喝,可是,为师想晚上睡个好觉。”

喝蜂蜜水和晚上睡觉有什么关系?

“总之,晚上不要再给为师倒水喝了,明日就要再次进入秘境历练选拔,你的伤好了吗?”

“好了。”

苏祁这几日去看过他练功,放心的摸摸他的头,突然想到了什么,严肃的叮嘱道:“你这次不许去一些偏的地方,那种地方是你能去的吗?去一趟昏了两日,让人忧心死了。”

楚煜眼睛亮亮的反手握住苏祁要收回的手,盯着他的眼睛问道:“师尊,很担心我吗?”

“你个小没良心的,为师照顾了你两日,竟然问我担不担心你?”受伤的收回手,后退两步,似是真的很受伤,“你若是觉得本尊不担心你,不关心你,你大可以去寻一个为你担心,关心你的师尊。”他是真的生气,他那么用心的教导楚煜,他竟然觉得他不关心他?

楚煜哪想到事情变成这样,他只是想听师尊亲口承认他担心自己,不过现在把师尊哄好才是最要紧的。

快步追上苏祁,挡在他前面,通红的眼眶让人心生不忍,苏祁也是如此但是他忍住了,这个小没良心的,不让他知道他也是有脾气的,还得怎么想他呢!

“做甚?”

“师尊,徒儿错了,徒儿错了。”楚煜小心翼翼的靠近苏祁,见他没有特别生气,咬着唇,扑进苏祁怀里,紧紧的抱着他的腰。

任凭苏祁怎么冷淡,他也不在乎了,闷声解释道:“我……我只是想听师尊说担心我,我错了,师尊别生我气好不好?师尊徒儿真的知错了,徒儿生生世世若是拜师,只有您一个师尊,别赶我走,师尊……”

认错倒是挺快,拍拍楚煜的肩膀,无奈的说:“好了,不生你气了好吧。”

“师尊,我想再抱抱您。”

楚煜双手环着苏祁的腰,脸紧贴着他的胸膛,听着他的心跳,想多抱一会,他其实很想把师尊抱在怀里,可是他现在还是一个七岁孩子的身体。

“小孩子。”

是啊,他现在是个小孩子,他好不喜欢小孩子的身份,修为低,最为关键的是,他嘴笨,惹师尊生气。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