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南北陌暮南词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暮南词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芙阿阳 角色:暮南北陌 简介:说书人只身立于茶楼,三尺醒木拍案,满堂听客叫绝,他口若悬河,滔滔不绝地讲述着那些大荒往事,然而,无人知晓这些故事皆出自一家名叫御酒阁的酒楼,坐落于东南,只在傍晚笙灯待客,门前的灯牌只有一句话: “来者皆为缘,故事作酒钱”

书评专区

哈利波特与旧日支配者:我懂了不想谈恋爱只想击剑 爬爬爬 穿越之太乙仙隐:先加进来,H 民调局异闻录:蛮不错的文文,无女主,基情满满,感觉是单元剧形势,每个故事之间又有密切的关联~~~ 暮南词

《暮南词》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6章 相见


叶绾款步随两人进入御酒阁,楚凌霄此时已然候在屋内,他仍是昨夜那袭深黑色锦衣,却出乎意料的没有戴那支黑色面罩,男子负手而立。

有情人重逢时分,却只能驻足停滞,遥遥相望。

“楚公子”叶绾径直走到楚凌霄面前,将那声“凌霄哥”悄然咽了回去,略显生疏的唤他。

叶绾姿态端庄,一举一动都不失大家闺秀的风仪,楚凌霄礼貌性地应了一句,“公主”。

寻常絮语,仅因故人。

叶绾捧着暖炉的指尖微微发颤,虽然他曾经也唤自己公主,但当下心境不同,一瞬间像是尝尽了百般种滋味。

“坐下聊吧”暮南见两人之间的气氛有些尴尬,开口提议。

“多谢暮姑娘”叶绾走到暮南的身侧坐下,楚凌霄则与北陌并排而坐。

屋外空寂萧瑟,屋内安然静气,因无人开口,楚凌霄稍有不耐,“人既是见到了,我们之间的承诺是否能够兑现?”

说罢,一把银色长剑陡然横在桌上,叶绾细瞧了片刻,只觉得眼熟。

剑身玄铁作薄,透着泠冽寒光,剑柄镌刻白色猛虎之案,尽显威严凌厉,剑刃还未出鞘,暮南却感觉到此剑锋利无比,刃如冬霜。

“暮姑娘,我可否与楚公子单独一叙?”叶绾侧眸看向暮南,她只觉两人独处时,有些话才得以出口。

暮南见状,与北陌相视一眼,默契般的起身,而后走上二楼。

待两道闭门声传来,叶绾才试探性地开口,声音轻柔,透着淡淡的忧伤,“楚公子,你当真对我没有一丝一毫的印象吗?”

“我不太理解公主的意思”楚凌霄对上叶绾的视线,眼底满是疑惑。

闻言,叶绾心中了然,默然片刻,再次抬眸已是波澜不起,“楚公子,在你看来,你我只是萍水相逢,可是...你却占据了我心中很重要的位置。”

楚凌霄饶有兴趣地看向叶绾,像是头一次听见这么有趣的事情,“公主的意思是,你认识我,但我不曾见过你。”

叶绾微微颔首...

“公主只怕是认错了人,在下不过是长得与公主的故人很像罢了。”言语淡然,楚凌霄实在是无奈于叶绾的执着,心底泛起阵阵烦闷。

“不会认错的!即使容貌已变,可下意识的反应是不会骗人的!况且,我认得你的贴身宝剑”叶绾着急忙慌的否认。

她确信眼前人必然是楚凌霄,不过是缺少了一个能击溃他心底防线的证据而已。

“公主,您失仪了”楚凌霄毕恭毕敬的提醒,言语不夹杂一丝感情。

这声“公主”逐渐与往昔那道旧影重合,俊逸的锦衣男子守在自己的身旁,那时的她天真烂漫,总以为楚凌霄能永远陪着她。

然而事与愿违,甚至还牵扯出了更复杂的真相...

“楚凌霄,你以为你能骗过我吗?”叶绾的眼神透亮清澈,心底却满含苦涩。世上怎会发生如此蹊跷之事,楚凌霄为何独独忘掉她一人?

“公主殿下,您失态了”神色依旧冰冷,话语仍是无情。叶绾从前最喜他唤自己公主,楚凌霄嗓音温润,他的呼唤总能带给自己无尽的安全感,然而时至今日,她却格外厌恶这个称呼,因为一声声“公主殿下”都似一层层凉薄的屏障伫立在两人中间,从而使他们天各一方。

外面的风声凄凛诡森,仿若无数隐匿在深夜里的孤灵在”呜~呜“作响,好似在为屋内这场精彩的闹剧呐喊叫好。

“楚凌霄,你就这般无情吗?”熠熠的漆眸浸满泪珠,叶绾已然心灰意冷。

“公主殿下若是说完,就先行回宫吧,倘若被有心人察觉,有损皇室颜面。在下还有其他事要同暮姑娘与北陌公子商谈,只好就此别过了。”楚凌霄俯首作揖,一言一辞都在为叶绾着想。

可惜听在当事人耳中,却是别种意味。

“暮姑娘”叶绾背过身,悄悄用手绢抹去了眼泪,随后朝着楼上喊道。

暮南闻声,与北陌不约而同地开了门,前者神色清冷;后者浅笑吟吟,两人先后走下了楼。

“两位的话说完了?”北陌挑了挑眉,率先问出口,话音爽朗。

“嗯”叶绾见楚凌霄并未作声,她便应了一句。

“楚凌霄,我是不会放弃的”叶绾目不斜视地从锦衣男子身旁走过,带起的风扬起衣摆,轻柔柔的话语也顺之袭入楚凌霄的耳畔。

叶绾无望而归,走出酒楼,周遭万籁俱寂,连凛冽的寒风都早早散场,雪花尽数凋零,珠梯上堆积的雪粒不知何时已融为冰水。叶绾坐上马车,逐渐走远,在雪地上留下一串马蹄踏过的痕迹。深蓝色的斗篷将她整个身子裹得严严实实,高贵雅致的云鬓也隐在绒帽中。

在暗色的深夜里,楚凌霄在御酒阁前立了许久,黑衣的肩头早已积了一小层细雪,却仍旧英姿挺立。叶绾将车帘掀开,纤纤细指倏然探出,雪停了,风停了,乌云散开,皎月高照。她回望身后那道漆小的孤影,萧索廖然。

“回去吧”暮南看向楚凌霄,温声劝他。对方并未应话,目光依旧紧随那辆早已远去的马车,随后小声呢喃了一句,“公主,何必呢?”

楚凌霄与叶绾必然是情投意合,不过叶绾对楚凌霄动情至深,这让对方始料不及。杀手一旦动情,必定满盘皆输,所以当楚凌霄察觉到自己对叶绾的感情已近乎成为爱时,他选择了离开。”

他先前给岚国皇帝下药被影卫发现,本该被施以重刑,刚好被叶绾救下,那时毒效已然发作,皇帝受他牵连,浑身疼痛,身上却不曾出现任何伤口,皇宫中的太医都疑惑不解,直到后来,岚国皇帝从宫外请了一位会蛊术的神婆,他这才得知自己中了蛊毒,从而怀疑到了楚凌霄的头上,但他又杀不得,只能咬牙将他留在身边当影卫,一举一动都在他眼皮子底下。

而叶绾开口要人,属实让岚国皇帝大为震惊。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