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思言花一洁免费在线阅读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都市超级弃少 类型:都市小说 作者:卡拉 角色:思言花一洁 简介:本书三十万字以后更名为“斩神三式” 这是一个紫气的世界,紫气滋养肉体,12级为峰
男主重生到了原本只会追逐校花荒诞度日的弃少思言的身上,一朝觉醒天下惊
他收获了大力女肉盾的友情,阳谋阴谋并用一举夺回了自家产业
他寄身巨头门派屋檐之下,窥破玄机收获真情
他勇冠三军,率队重挫敌军扭转国运
他敬神不不畏神,怒斩邪神恢复人间安宁……

书评专区

大清隐龙:不多说,套电钻就完事了 重生之清爽人生:猪脚从代购入手,打造互联网帝国 大宋终结者:长公主应该是皇帝的姐妹。公主是皇帝的女儿。 都市超级弃少

《都市超级弃少》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4章 大郎起来喝药了


又过几天后,思言的伤好的差不多了。

虽然伤好了但他总觉得似乎哪里不对劲。

每天早晨一睁开眼,映入眼帘的都是一个漂亮女仆端着药水候在他床前,而且每天给他喂药的女仆都不带重复的,真真是一个艳过一个。

一声声娇滴滴的“言少,起来喝药了。”让言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这场景有些眼熟啊?”思言自言自语地说着,他的手故意地在今天给他喂药的那女仆的臀部蹭了一下。

“言少,你好坏!”那女仆嬉笑着躲到了一旁。

这些庸脂俗粉现在的思言是看不上的,但为了麻痹他舅舅他只能继续充当着影帝。

喝完药之后,思言看着那漂亮女仆端着药碗款款离去的身影,脑海里浮现出了一个名字和一句话。

那名字叫“潘金莲”。

那句话叫“大郎起来吃药了”。

“我可能中招了!”思言想哭了。

他运转了一下紫气,果然感觉到浑身燥热难耐,口中隐隐有苦涩的味道在发酵。

躯体内似乎有一座休眠的火山在苏醒中,随时都可能爆发。

他运转嘘空三式第一式“冲关出”,用紫气裹挟着刚才喝进去的那些药液,拼命地把他们排出了体外。

药液喷涌而出的一瞬间,思言长出了一口气,两腿上传来的滚烫感让他又一次脸红了。

“哎!又尿裤子了……”

他刚才太慌乱了,忘了移步洗手间了。

“想弄死我?没那么容易!”思言呸了一嘴。

换好衣物后,他把那身尿**的衣服装在了一个密封袋子里,他打算拿去化验一下那些尿液的成份。

刚走到楼下,就有一群女仆围了过来。

“言少,你要去哪里啊?典爷吩咐了,养伤期间你不能出门。”带头的女仆艳子笑眯眯地说道。

“本少许久不回梧桐城了,要出去插上几面彩旗。”

“可是,典爷说了……”

“典爷也说了,男人不老彩旗不倒!”思言狡辩道。

艳子没办法,只能对其他女仆使了个眼色,一群人簇拥着思言朝车库那边走。

思言开着一辆加长轿车,带着一众花枝招展的女仆出门了,拐过几条街道后,他把车子停在了一个叫做藏娇庄园的欢场门口。

这里的门童和安保哪能不认识思言这个大名鼎鼎的花花大少,小跑着抢着过来开门了。

“拿去花!”思言说完抛出几张花花绿绿的钞票。

那几个安保和门童挤在一起抢着地上的钞票,场面有点失控。

“这场面!我喜欢!哈哈!”思言大笑着进了庄园大堂,他那做派充满了纨绔的味道。

思言要了两个包间,一个包间给那些女仆,一个包间给他自己。

思言自己的包间里除了他之外还有庄园的头牌红人暗香。

关好门之后,他示意暗香坐到他的大腿上。

暗香哪里敢怠慢,小跑着过来了,边走还边把领口向下扯了扯。

搂着一众美女,享受着美酒的甘醇和香水的**气息,思言真想就此沉沦下去。

但他终归还是清醒了。

“做个交易吧!”思言在暗香的大腿上掐了一把后说道。

“言少真会说笑,我们这不正是在做交易吗?嘻嘻!”暗香掩着嘴笑道。

“我说的不是这种交易。”思言仰头闷了一口酒。

“那是什么交易?”

“纯洁的交易,嘿嘿!”思言不怀好意地盯着暗香的身体精华处。

“但凭言少吩咐!反正人家现在都是言少你的人了呢!”暗香知道言少出手向来大方,只要伺候好了言少好处那是少不了的。

“你一会就在这里面**,一次叫三十秒,每次间隔五分钟!不到我回来谁敲门你都不准开!”思言说完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沓钱塞到了暗香的胸口里。

“谢谢言少!”暗香开心地数着钱。

数完钱之后暗香就开始**了,那声音比夜晚的母猫叫声还有穿透力。

思言笑了笑,走到窗户处,攀了出去。

几分钟后他出现在了藏娇庄园附近的一家小型私人药剂研究所里。

这种药剂研究所在梧桐城里可不少,主要是研究和售卖各类的药物的。

店员一见思言眼眶发黑的样子就猜到这是个纨绔大少,赶忙把思言引导到了保健品专柜那里。

“大少,我们这里应有尽有,尤其是本研究所新研发的金枪不倒丸和永恒铁骑这两种奇药,那效果简直了,也不怕你笑话,本人亲测有效,嘿嘿!”

思言鄙视地回望了一眼那店员,他说道:“本少是那种需要靠药物做外援的人吗?哼!”

那个店员碰了一鼻子灰,但也不敢发作,只能在心里说道:“眼眶都发黑了还嘴硬!”

“帮我看看这衣服上沾染的是什么药物成份!”思言说话间把那条他尿湿的裤子从袋子里拿了出来放在柜台上。

店员左手捏着鼻子,右手拎着那条裤子的一角翻了翻。

思言见状二话不说地甩出了几张大钞,那店员抓起大钞后也顾不得脏了,抱着那条裤子就要往里面走。

“等等,把这玉牌拿给你家掌柜的。”思言递过去一个玉牌,那是她母亲的信物。

店员有点疑惑地接过玉牌后走了。

“真是有钱能使鬼推磨啊!不过这种感觉真是爽!”思言在心里嘀咕着。

没多久店员就出来了,他是奉命出来邀请思言进去的。

里间的检验室很小,一个老头模样的人正坐在那里鼓捣着一些仪器。

“李牧华是你母亲?”老头问道。

思言点了头。

“本来不敢接你这个单的,但既然是故人之子,我就冒险和你说道一二。”老头说完递了一张小纸条给思言,上面写有那条裤子沾染的药剂成份。

“兄弟反目草?这是什么药物?”思言不解地问道。

“简单来说,就是能把正常人变成公公的一种药物。”

“这么毒?”思言震惊了。

“兄弟反目草是一种慢性药物,服用时间长了二弟会和大哥分离,嘿嘿!”那老头看向思言的眼神中都是怜悯。

“他喵的,这么毒!”

“这药剂是禁药,据我所知,宁州刘家是本国唯一有能力生产这东西的势力,你得罪他们了?”老头问道。

“没有啊!”

“那就奇怪了,你的老二……”

“它很好,我替它谢谢你!”思言憋着笑说道。

“那就好,切记不要把我们的谈话内容告诉第三人。”

“明白!”思言鞠躬致谢后转身就走。

“嘿!你的裤子!”老头挥舞着那条思言带来的裤子喊道。

“不,是你的裤子!”思言笑呵呵地玩了一个重生前的梗。

那个老头一头雾水地看着思言,他自然是不懂这个梗的。

潜回到庄园攀到他那个包间的窗户处时,他听到那个头牌女郎暗香还在有一声没一声地假装**着。

“别叫了!再叫下去我就出名了!”思言欲哭无泪地说道。

思言扒掉自己的外衣躺好后授意暗香去隔壁包间叫他那些女仆过来。

“言少,你还好吗?”一进门侍女艳子就偷笑着问道,她在隔壁包间可是听得清清楚楚的,在她眼里言少可是货真价实的三十秒先生。

“快扶我起来,本少还能再战……”思言装出一副筋疲力尽却又死要面子的样子。

那些女仆们一个个相视一笑,七手八脚间帮思言穿好了衣服。

所有人都看到了,思言这天是被女仆们架出包间的……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