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资源!赵九韶陈北淮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江山为我客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一眼看尽长安花 角色:赵九韶陈北淮 简介:这是一个互相成就,互相成长的故事,如果说赵九韶是浸淫在权力场中的尊贵王爷,那么陈北淮就是被放逐的落魄太子
两个性格截然不同的人相互碰撞,互相招惹,互相试探
“江山与我皆风流,一眼人间皆过客

书评专区

最终一击:一击男我没看,但设定很熟悉。此书主角仿一击男设定,光头加暴击啊哈撒给,虽是无敌流但非不是无脑爽文,值得一看。给个粮草 我的青春恋爱物语没有问题:中二的主角有一群中二的粉丝,中二的粉丝写了一本萌二的小说,于是两批中二相遇了,这么高的评分就出现了。有时候很想知道,如果这种书不是小众,而是很多人看过来打发,能有5分? 重生欧美当大师:几百年前一个牧羊人来到中原强奸了几个妇女生下来几个后代几百年后这些孽子们叫嚣着牧羊人的财产我们也有继承权哈哈哈哈哈哈哈可惜啊成吉思汗的亲儿子却说你们也陪姓赵?原来你们内心深处的**情节传承至今啊 江山为我客

《江山为我客》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5章 自荐枕席?


盯着陈北淮喝了药之后,陶五一趁着醉意,回帐篷打算好好睡一场。

陈北淮又将白露叫了进来。

“你思索得如何?”陈北淮隔着屏风,解开衣服,试了试水。

“奴婢愿意。”她答得很快。

陈北淮浸入水中,想要放松下来,一路车马劳顿,此刻才算是真的着了地。水有些烫,热气蒸得陈北淮的脸都红了。

“我已告知你了,你要做的事情凶险万分,我并没有十足的把握,事成了还好,一旦败露,我保全不了你,或许连我自己都要折在这里。”

“求公子成全奴婢,求公子成全奴婢。”白露在屏风外头跪下了。

陈北淮披上衣服,带着一身湿气将白露扶了起来。

“你父亲是南晋的好儿郎,你也应当不输半分,你且安心。”

陈北淮看着晾在床头的帕子,疲倦地闭上了眼。

草原上的夜冷极了,陈北淮蜷在被子里,听着远处传过来的风,压抑着咳意,睡不着,睡下了也睡不深。

“白露,你安睡吧,不必管我。”

陈北淮裹紧披风,闯进这安静的夜里。

“你们还要拦我吗?”陈北淮咳了两声,摸出了那条帕子,那帕子还带着点湿,拿在手里凉凉的。

阿炳和照夜两眼望天,装没看见。陈北淮自己掀了帘子走了进去。

赵九韶正在沐浴,陈北淮原想隔着屏风跟他讲话,但想起下午他红透了的耳朵,便走了过去。

“九爷身形可好看?”赵九韶浸在浴桶里,隔着热气缭绕看他,看不真切,陈北淮瘦削的身形,裹在披风里,整个人因为冷,缩起来。

陈北淮又把披风裹紧了些,眯起眼看这那缥缈白气里的光裸身躯,眼前这人因为穿了墨色的衣衫,显得整个人身形修长,脱去衣衫,这个人在雾气里孔武有力,他才十八岁,胸膛并不多么宽厚,但这人的力气,绝对超出寻常之人万分。

水渐渐凉下去,但赵九韶的身子还是热的,甚至更热了,两人对视上了,陈北淮在那双眸子里看到了些不寻常的东西,便离了浴桶旁,坐到了榻上。

赵九韶披了外袍,双手抱臂,好笑地看着榻上的人。

“苏公子自荐枕席?”

“晾干了再过来。”

赵九韶笑了,“我说了,你要是再上京城里,舌头都不知道没了几条。”

“这里不是上京。”

“那又怎样?我将你舌头挑了,丢到那傲日格勒的帐篷里去,你说,陶五一几时能找到你?”赵九韶走近了他,捏紧他的下巴。

“你舍不得。”陈北淮挣扎着摆脱他的挟制,将披风解开,扯了条被子裹了起来。

待湿气散尽,赵九韶也走到榻边。

“九爷真的想不明白,你做出这种种事来,图九爷些什么?”

陈北淮装没听见,和衣而卧。

赵九韶看着背对着他的,锦被下的一团,顿觉头痛。

被人盯着,陈北淮后背发麻,于是翻过身来支起头看着盯着他发愣的人。

赵九韶站在榻边,看着穿着中衣的人,因翻身胸口处扯开了些,不见日头的地方白嫩得很,陈北淮头发散下来,洒在榻上,那人目中带星,盯着赵九韶不放。

“王爷不歇息吗?”

陈北淮带着笑,伸出手去,他觉得冷,赵九韶并不,赵九韶身上是烫的,还发了汗,一滴晶莹剔透的,顺着赵九韶身前的沟壑滑下来,去到更深的地方。陈北淮的手追着它,惹得赵九韶更烫了。

外袍被随意丢到一旁,赵九韶捉了作乱的手,瞧见一旁的帕子,三两下将陈北淮的腕子缚了起来,按在上头。

赵九韶喘着粗气,他光着身子,与陈北淮隔着一层锦被,又隔了一层陈北淮的中衣,那滚烫的热意还是烫到了两人。

“嗯……”

箍得太紧,陈北淮呼吸不畅,又想咳。

“绑我做什么?”陈北淮笑了,朦胧着双眼盯着赵九韶,赵九韶看不懂他,也看不懂自己了。将那帕子解了捏在手里,感觉那帕子还有几分湿意,说不出哪里的烦闷,随意丢到一旁。

手上没了束缚,陈北淮却并不把手拿回来,还搭在上边。

赵九韶想逃开,他怕了,却又不舍得离开。

“王爷不就寝吗?”陈北淮撑起眼皮来,一脸倦怠,翻了身老老实实闭了眼睛,修长的手指就那样摆在那里,赵九韶见了那葱白的手指,又想起马背上那昏昏沉沉的时候,眼睛里布满了血丝。

“你这样盯着我,我怎好安睡?”陈北淮轻声哼道。

人仍呆在那里不动,陈北淮睁开眼,瞥了瞥赵九韶,半抬起身子将人一把拉下,躺着本来就好使力,站着的人又不设防,卧在榻上。陈北淮翻了身,将人压在身子底下,伸下手去继续刚刚的作为。

赵九韶又醉了,醉在夜里的风中,醉在额尔顿的草上,醉在眼前这人的手里。

两人都在喘着,不时还有闷哼。

“不绑我了?”陈北淮撑着一只手,看着身下眼底带着潮气的人,出言调笑。

赵九韶挣扎了,他真的想逃了。

“乖……”陈北淮不分神了,自然也不允许赵九韶分神。

哄孩子一样的话,赵九韶却听进去了,欢欢喜喜地听进去了。

陈北淮累极了,他忘了是如何睡下的,只记得倒在少年的胸膛里,醉在少年的喘息里。

帕子好像又脏了,脏得彻底,但没人在乎这个了。

赵九韶原是不觉得夜里冷的,但和他依偎着的人怕冷,他也跟着怕起冷来,将人圈在怀里,紧紧地,紧紧地。

阿炳和照夜在帐篷外头,不见有人出来,心下了然,心照不宣。

风更大了,可谁还在乎呢?怕冷的人此刻正蜷在别人怀里睡得安稳。

身上倦怠,心就能轻快些,陈北淮睡得深,似乎忘光了前尘,丢尽了往事。他醒过来的时候,赵九韶早就醒了,但还圈着他。

“王爷好睡?”陈北淮眯着眼醒神,含混地同赵九韶说话。

“你同我回上京去。”带着清晨的懒散气,赵九韶攥起陈北淮的手,啄了一口。

陈北淮笑了,抽出手去,翻过身背着他,但有种异样的感觉从指尖向心里传过去+。

“欢场里走过一遭,哪有人当真呢?”

赵九韶圈他圈得松了,陈北淮得了空隙,坐起身子四处找披风。

陈北淮把帕子拿走了,太阳还没爬高,风还没停,已经有人在布置大婚的席面了。

陶五一在帐篷里等他。

“我同你说过,不要去招惹他。”见他裹着披风走进来,陶五一站起来高声道。

陈北淮走到榻边,找衣服穿。

“无妨。”

“你母亲把你托付给我,是让我保你这条命,你不能安生点,忘掉一些事,好好活着吗?”陶五一走到陈北淮身边来,盯着他。

陈北淮不说话,自顾自地系着衣带。

“要么我现在就绑了你,我们也不必观礼了,启程回青州。”陶五一作势要去收拾东西。

“我有分寸。”穿戴好的陈北淮把那帕子丢在了榻上,想招呼白露端茶进来。

“风起本就不想让我带你出来,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怎么向风起交代!我怎么向你母亲交代?”陶五一拦住他,说什么都要去收拾东西。

“那姐姐嫁到这草原上来,初阳要嫁到北昭去,我怎么向我母亲交代?我忘了那些事情,那些事情就能跟没发生过一样吗?我母亲能活过来吗?我舅舅,我外祖,苏家几十口人命,他们呢?”陈北淮直视陶五一,喘息带着胸膛一上一下地动着。

“我不是临京城里那个小孩子了。”陈北淮末了说了一句,又咳了起来。

“你……”陶五一着急,但先去关照陈北淮,给他倒了杯茶。

陶五一态度放了下来,让陈北淮坐下,自己去安排早膳。

“可你做什么事情之前,能不能跟我商量商量。”陶五一出去前又折了回来,看着摆弄头发的陈北淮。

“苏公子,王爷差人来送早膳。”

“进来吧。”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