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天晴洛南川《穿越成傻小姐,幸亏有个王爷护着》小说阅读全文【已完结】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穿越成傻小姐,幸亏有个王爷护着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洛竹 角色:杨天晴洛南川 简介:穿越后的杨天晴,是南国培养的蛊人,大周朝安国公的傻庶女
为了不嫁人,不成为男人的附属品,想靠自己双手做个独立女性,于是逃出了国公府,一路上被身为义王的洛南川坑着又护着

书评专区

逆行武侠:只看了大结局的我就中毒身亡!推荐想看的朋友先看一下大结局,你会感谢我为你节省了珍贵的时间! 丧病大学:只能说,好看好看好看! 变身之轮回境界:变嫁。贡献个剧毒。 穿越成傻小姐,幸亏有个王爷护着

《穿越成傻小姐,幸亏有个王爷护着》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4章 暴露了


杨天晴看着洛南川绕过假山走了,赶紧叫醒四季。四季在她的呼唤声中悠悠转醒,拉着她的手便问:“小姐,您没得罪义王吧!”

“应该······没吧!反正他走了。”杨天晴自认为没得罪那人。

“最好没得罪,义王可是个睚眦必报的人。”

四季这样说,杨天晴又不太能确定是不是得罪了他了,想了一会儿,想不出个所以然,甩甩脑袋不想了。

“估计宴席要开始了,小姐我们快走吧!”四季扶着杨天晴离开。

杨天晴一想到有好吃的,便咧嘴笑了,把刚才的事也忘得一干二净了,外人看来真是十足的傻子。

洛南川可没忘,正打算第二日上朝参杨重德一本,好让他在家多待几日,看清楚自己的女儿是真傻还是假傻。

宴席男女分开,杨天晴自然和自家人在一桌。看杨赛玉那如沐春风的笑脸便知,她与江瑾相处应该是不错的。

杨天晴心里叹气,现在有多开心恐怕一会儿就有多难过。

不出杨天晴所料,回去的马车上,杨赛玉一张小脸都是垮下来的。江瑾与章芙蓉订了婚,两家长辈对这桩婚事都很满意。章芙蓉也名声在外,是京城有名的大家闺秀,知书达理又多才多艺,又是家中嫡长女,父亲是从二品的官职。

章氏嘴上向杨赛玉道着歉,心里却在为娘家侄女开心呢!杨赛玉也不好翻脸得罪主母,也只能强忍心里的酸楚反过来安慰她。

杨天晴心里倒放心了不少,若这婚事真给了杨赛玉怕也是空欢喜一场,那样章氏定在憋着什么坏水呢,到时候怕与整个国公府不利。

第二日上朝,杨崇德毫无意外地被洛南川参了一本,还有列出数条罪状。皇上一怒之下令其停止一切政务,不得出府门半步,随时配合调查。

杨崇德心里明白都是子虚乌有之事,他不怕查。但有一条纵幼子街头滋事他不太肯定,平时他忙于政务,疏于管教幼子,主母又极宠爱他,此事多半是真。

下了朝,杨崇德气冲冲走出皇宫,想要回家修理那逆子,他心想杨家人世代品行端正,不能让这小子坏了名声,打也要将其打回正道,不行打死算了,省的辱没门风。

“安国公留步。”

杨崇德听见有人叫他,便停下脚步,一看来人正是参他的洛南川,脸上有些不快,“义王有何指教?”

“不敢,安国公世代忠良,为人正直。本王自是知晓,本不想理会那些罪状。”洛南川依旧是温润如玉的嗓音,旁人听见定如沐春风,此刻杨崇德听得直皱眉。

“只是府上为何要让二小姐装痴傻?”他的意思很明显,女儿好好的偏要告诉世人她是傻子,这样的人,那些罪有可能是真的,须查查。

“殿下何时见过小女?小女已痴傻多年,殿下怕是认错人了。”

“本王不会认错的,安国公回去好好观察定能发现本王是对的。”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

杨崇德的眉头越皱越紧,带着疑惑上了自家马车。

回到家便让人把杨继叫去了书房,二话不说拿出戒尺便是一阵打,直打得杨继屁股开花,浑身带伤,趴在地上只有哼哼的力气,再问他街头滋事的事。完了告诉他往后一段时日他要亲自管教他这个不孝子,杨继只有认命的份。

章氏和徐氏也不敢劝,听着杨继的声音由哀嚎变为小声哼哼,两人在书房外急得团团转,特别是徐氏心疼得直流眼泪。

杨天晴听说了,心里直夸杨崇德做得好,杨继就是欠收拾,再不教育恐怕整个安国公府的未来都要毁在他手里。

“爹真是个正直的好人,也是一个好爹。”晚上吃饭时,杨天晴一边吃饭一边和四季聊天。

“是啊!老爷可是京城出了名的刚正不阿之人。”四季很赞同杨天晴的话。

主仆二人边吃边聊,都是在夸杨崇德。

“据说老爷年轻时,凭本事考了解元。”

“真的,这些我都不记得了,这么说爹可真厉害。”

窗外杨崇德心情很复杂,他不知道自己的女儿何时恢复了神智,因林贤娘的去世,他失去了今生最爱的人,他不想看见杨天晴,因为看见她便止不住的思念,止不住心痛。

此刻,他觉得对不住林贤娘更对不住自己这个可怜的女儿。

杨天晴吃过饭,便有人叫她去杨崇德的书房一趟,她带着疑惑来到杨崇德的书房。

杨崇德依旧是先盯着她看,盯得她又想转身跑了,就听见杨崇德叹了口气。

“何时恢复的神智?为何不告诉为父?”

杨天晴听见这句话,不知道该如何接话了,她有些害怕,心想坏了,暴露了。本想顶着傻子的形象生活一段时间,就逃跑过逍遥自在的生活呢,这下计划全落空了,自己太大意了。

杨崇德一直盯着她,像是固执地想要个答案。

她连忙跪在地上,“女儿就这两天刚恢复神智,不太认得人,还有些失忆,所以未告诉父亲。”

杨崇德从书桌后走出来,走到她面前,带着愧疚将人扶起来。“别怕,以后爹会保护你,不会让任何人再欺负你。”

杨天晴活了两世,第一次听这种话,感动得都快哭了,眼圈红红的,也有些激动,心想她杨天晴也有人罩着了。一句“你以后真的会罩着我?”脱口而出。

杨崇德一听这话,眉头紧皱,“这是哪里学来的?哪像个大家闺秀,以后不许这么说,记下了没?”

杨天晴低下头,小声回答:“记下了。”

杨崇德又一声叹息,看着她耷拉着的脑袋,有些于心不忍“明日给你找个礼仪嬷嬷,你要好好学学规矩。”

杨天晴只能乖乖答应,杨崇德这才满意地让她回房歇息。

四季焦急地等在书房外,看见她安然无恙的出来,暗暗松了一口气。

到了房间,四季看着杨天晴一脸生无可恋,便关心地问她怎么回事,她很苦恼地说:“四季,我暴露了,我爹知道我恢复神智了。”

四季没觉得是坏事反而觉得是好事,心想这样她家小姐便能正常嫁人了,国公府的小姐怎么着都会嫁到富贵人家。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