铭江江弥免费在线阅读时轨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时轨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釉染方塘 角色:铭江江弥 简介:每个需要拯救的人
每个渴望幸福的人
我,铭江:只愿世间万物无拘无束
我,江弥:只愿世间万物心怀大爱
我,元初:只愿世间万物和平共处
只缘花开时

书评专区

仙途野路:主角说得上善恶分明,不过有些地方安排的太刻意。u003Cbr u002Fu003E比如冒充那个草原修士,明明主角都下定决心杀人冒充了,非要安排一个炼狱血尸的情节,让主角杀的毫无负担,杀 ... 最强教皇:忘记看没看过了,主要是404了。。等有空搜搜盗版看看。。@xinnji : 最主要是完本,重要的事情说三遍,完本,完本,说几遍来了 超级怀表:这本书除了开头部分略小白了一点之外,其余副本都不错,我最钟爱始祖家族副本,主角作为一个冷静的、神秘的巫师,装逼的姿势很优美,如果没有太监,是可以上粮草级别的。再说一次,作者太坑了。 时轨

《时轨》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5章 轰鸣


“大哥,你真要参加天空守卫团选拔吗?”

X8天生壮硕,有力拔山兮气盖世之态。他生来就没吃过一顿饱饭,肌肉之横,形态之优美却罕有人可及。

毫不意外的,他加入了佣兵团讨伐异兽。

X8更是一个与生俱来的强者,其四肢细长,骨骼坚硬。

高达两米,理应笨重才合理,但速度竟甚于以速度见长的同伴,反应之疾可在异兽背身偷袭的瞬间闪躲。

“有谁与我一战,若不敢战,诸位性命止于此也同我无关了。”

X8,他们的噩梦,竟出现在这里。难以抑制的恐惧涌入云吞脑海。

记忆中X8一拳一个同伴,哪怕几十人一起上也不能撼动他分毫。

内心已恐惧到接近崩溃,想站出应战脑袋里传来的却是亡故的战友趴在地上,声嘶力竭地喊叫着快跑。

他走不出那一步,任凭他如何努力。

“我来!”

云吞硬着头皮站出,此刻他不站出,何人会再次站出。

云吞步履坚定,每一步都重重的踩下。

贪婪的感受着一步又一步辐射至全身的震动,那是活着的证明,也是向恐惧开炮的证明!

哪知!云吞身后掠过一道人影,抢先一步站在X8面前。

绝不是懦弱!云吞见有人应战,瘫软而倒,心怀愧疚的看向迎战之人。

“我,阿兰,代表自由会迎战!”

整个洞穴再次炸开了锅。

“我还以为自由会跟着你那死掉的男人一起消亡了,没想到又卷土重来了!”

“你们烦不烦啊,上界因为那次造反,削减了多少东西你们不知道吗?”

“对啊,关我们什么事,我们又没有造反,凭什么受罚的是我们。造成我们刀尖舔血的不就是你们这群自诩追求自由的的榆木脑袋吗?”

“自由,自由?自由!你们要那么自由干嘛啊!吃饱不就行了?有的穿不就行了?就因为你们,我们过得水深火热!都怪你们!”

“都怪你们!”

千人齐声怒吼,连回响都震得人耳朵生疼。

西城人摩拳擦掌,大战一触即发。

“停!”

骤然瞬逝,洞穴鸦雀无声。

X8眼含杀意,目光所至皆不堪其压迫感,侧目斜视。

“我说了,我代表西城决斗,若有意见,赢了我再聒噪。”

铁拳霍奇自觉与X8的战斗还未结束,倏忽间直拳直指X8面门。

怎料X8怀中没了小孩,实力呈天地之别。X8在电光火石的一刹那抓住霍奇腰部,单臂举起。

霍奇不甘被轻松擒住,拼命挥舞拳头,可惜无济于事。

“还有人吗?”

众人知己不敌,纷纷压声后退。

对一个人最大的伤害,非致残,非夺命。

X8没有将霍奇丢向远处,也没有将其狠狠砸下。

他将霍奇高高平举,像拯救平民的巨人一样,缓缓俯身把霍奇放下,仿若童话中公主着地的场面。

霍奇平躺着,眼神空洞,连起身的**都不再从曾激进的脑子里放出。

“来吧。”

阿兰也不含糊,X8话音刚收,便冲到X8脚下,照着下膝膝间狠狠一记鞭腿,冲击之大,致X8失去平衡。

开战十秒不到就跪在地上。

X8是机械之躯,阿兰如此狠厉的一腿同样给自己造成了伤害。

“奇怪,这人真是怪物?骨头硬得跟铁一样。”

X8半起身还未完全起身时,阿兰又朝背部合腿飞蹬。

滑稽一幕出现,阿兰竟未蹬动分毫,X8似不受任何阻挠的起身。

“以他的速度,按理我在空中失衡的瞬间他一定能抓到我,难道他有意放走我们?”

开局试探后,两人打得你来我往,阿兰总是能巧妙躲开X8的攻击,而X8对阿兰的伤害几乎免疫。

双方越打越极限,X8每次攻击都差点碰到阿兰,明明只差分毫,却总是打不中。

众人看这两人打斗,本该高亢的画面显得乏味无聊。

“X8,你若不想打,这般假打,那就让我来,我是真看不下去了!”

黑袍也从人群中跳出,磨刀霍霍,几欲参战。

此人行事磊落,战斗手段却阴险。袍中藏有双叉短剑,半掌手镖。

黑袍算是X8在这地底城为数不多的朋友,他不希望本性善良的X8为难。

若自己插足参战赢了,无妨。

输了也能让X8不必陷于舆论。

他看出了,所有人都看出了,X8拙劣的放水是为了让对方赢下自己。

X8突然退下,黑袍以为是让他上,飞身冲出,迎着阿兰抽出双叉短剑刺去。

阿兰反应不及,正要刺中时,庆世提起钉棒锁住双叉短剑,甩手一并卷出。

黑袍不服,连忙抽出腰间半掌手镖想继续搏斗。

“你们不用再打了,我与女子打,已经是对方承让,换对方任何一人,我都可能打不过。再说,我根本碰不到她,而她轻易便能碰到我,我输得心服口服。”

“可你输了要自裁啊!为了一个素未谋面的孩子值得吗?你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你死了就全都没了,我求求你,想想自己!”

不顾上千人的注视,黑袍悍然跪下,恳求X8改变心意。

X8不紧不慢的走到黑袍跟前,扶起黑袍。

X8眼含泪水,他打心底对这位曾在地心街拯救重伤的他的恩人感到愧疚。

“大丈夫生于天地间,纵百万人苟利私生,仍要心怀济世扶弱之心。我意坚决,好友不必劝我。你们走吧,我输了。”

死敌永不改变,可X8现今之举,云吞也不免动容。

数十年未见,曾杀人不眨眼的天空城鹰犬竟成了侠义天下的大贤。

“我们走!”

云吞一行人迅速逃离,本底气十足的计划救援,如今狼狈逃离。

计划始终赶不上变化,仅是到了洞口便寸步难行,若是没有X8,恐怕他们早已命丧当场。

任何合理的安排都抵不上人数上的绝对优势。

西城众人想追出去,他们恨透了自由会,绝不会就此善罢甘休。

可洞口立着一尊不败之躯,他们也无法前进。

“叛徒!”

不知是谁起头,众人旋即齐声高喝。

“叛徒!叛徒!叛徒!叛徒!叛徒!”

英雄惜英雄,左手枪也颇为动容。他走向前将枪拿给X8。

“你自行了结吧。”

X8拿住枪,沉思良久。

他曾是谁,为何是机械之躯,地底城巡查队为什么要抓他,屈居于西城下界本是为了调查自己身世。

怎知时光飞逝,一晃浑浑噩噩好几年,眉目都没有。

X8曾撞见过一个人,西城人见到他都避而远之。

可X8站在他面前,他却哭得稀里哗啦,不能自已。

那人说他叫辛海,一定要去佣兵团找他,奈何地底城巡查队百般纠缠,不得不躲进西城下界。

“他也许知道我的身世,可惜我没机会等到那天了。”

X8将手枪缓缓抵住眉心,深吸一口气,闭上眼。

砰!

云吞一行人未走远。

听到不远处传来枪声,云吞猛然回头。

漆黑中看到惨死于X8手下的同伴们向他招手,各个面带笑意,嘴里嘟囔着开心的话。

再无法压抑心中的情绪,17423跪倒在地。

向西城方向重重磕三个响头后恋恋不舍的起身。

奔跑时不断擦拭遮掩住视线的泪水,庆世见状,也回忆起他们回来的那日。

庆世是下水道基地的守护者,一直在基地里。

未经历过云吞所经历的地狱,只隐约察觉到,换他的话。

也许早就成了疯子。

十二年前,自由会两百人成功偷渡到天空城,庆世一人目送大家离开,后独守两年。

两年来,自由会精心布局,期望以端掉天空城所有高层解放地底城。

千防万防,没想到组织里出了一个一直在天空城打探情报的叛徒——戏武生。

事情败露后,自由会遭到天空守卫团和地底城巡查队的联合追剿。

逃亡的死在逃亡的路上,被捕的死在刑罚的残酷。

最终,只剩下四人回到秘密基地。

万幸,戏武生在加入组织后不久就去往天空城,并不知道秘密基地。

“云吞老弟,身子这么虚?汗水流的满地都是,这不是方便别人找我们吗?回去特训!”

庆世猛地拍打云吞后背,剧烈的疼痛将云吞拉回现实。

“我刚一瞬间好像看到他们了。”

“别讲废话,继续跑!”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