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看全篇小说无CP:团宠反派是挂逼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无CP:团宠反派是挂逼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长林丰 角色:云长渊长林丰 简介:男频玄幻‖无女主‖团宠爽文‖有系统帮忙打酱油
云长渊一觉睡醒,发现自己居然穿越成了一个团宠小世子,可惜这团宠不好当,因为他发现他是个反派炮灰
父王收养的义子,他那位名义上的大哥,居然是天命之子……

书评专区

祸害大清:穿越到老乌龟吴三桂下面的一个小官,做了吴的女婿,各种阴魔诡计,离间大清藩王与朝廷关系,陷害大清的中良,腹黑搞笑 霹雳之丹青闻人:文笔,剧情,逻辑,都是水准上,且不干不虐。但没看过霹雳戏,各种配角登场看着很累。奇遇太多。看过霹雳的仙草无疑,对我只能是粮草~! 气吞寰宇:4星半。低武世界,蒸汽时代,力量体系惯用神道套路。说故事水平高,语言干练,前文铺垫很长,看时得有耐心。初步判断,好文,值得一读 134 无CP:团宠反派是挂逼

《无CP:团宠反派是挂逼》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3章 柳来新


坦白说,云天辰这时前去云长渊庭院的情绪,是有一些忐忑不安的。

他背后压根没什么避世高手的师傅,他之前也和云长渊一样,是个废弃物。

他人七岁逐渐修练,十四岁检测元力属性。

他八岁那一年搬去的庭院,四年很迟捡到的钻戒。

四年前,他十五岁。

因此十四岁那一年,他也是个废弃物,尽管还可以轻度的引聚一些原气,但确实少得可伶。

十四岁时他参与元力属性检测,测试碑上闪动的是红色光辉,红色意味着了一品元力属性,一品,是最废弃物的品级了。

那一个检测,完全打压了他的信心。

一度使他没法振作起来。

就在他最低落不景气的情况下,他在荒芜庭院的陈旧石牌下,捡到了那枚深红色的钻戒,一枚可以储放性命的空间戒指。

并且钻戒里还储存了很多的财产及其内功心法古籍。

乃至还禁封着一道孱弱的残魂,那残魂最开始是要想夺舍他,最后没取得成功,反倒还造就了他。

他不但得到了那道残魂最珍贵的修练记忆力,还促长了自个的灵魂力量。

这四年来,凭着空间戒指里的内功心法古籍,又有残魂的修练历经做基,他的功力一路飙升,从元徒一重提升到了元徒九重。

要了解,他人自七岁修练,十九岁二十岁时,最多也就元徒三四重罢了。

最使他意外惊喜兴奋的,是他目前的元力属性,竟然实现了七品!

他的这一造就,不用说别的,最少他是满足的,是感激的。

外边众人传闻的,说他被避世高手收为了更好地闭店爱徒,实际上全是他故意散出来的谣言。

终究他从一个废弃物变为一个奇才,定有很多人不相信或不服气,并没有坚强有力的背靠,那显然不好,因此他故意捏造了一个虚有的师父,令人惧怕他,敬畏之心他。

而事实上,这一方式可行。

如今全部西云王朝,乃至全部西元洲,都流行着他的名字,赞扬着他的天资。

也是有些人把他捧为了更好地西元洲五公子之一。

过去提到云天辰,众人眼中只知他是西云王朝云王爷府的废弃物义子。

今事今日,他的身分影响力已非昔比。

可即使如此,如今看来云长渊,不知道为什么,他内心还会有一些说不出的忐忑不安。

那就是他对父王云景烨的内疚。

父王对他有大恩大德和养育恩,现如今父王异国他乡,父王的手心至宠出了事,他却漠不关心。

云天辰此时,心里有一些闷堵,他感觉他有愧父王了。

无论他与云长渊再家庭不和,云长渊自始至终是父王唯一的至亲骨肉,他受恩于父王,却置身事外……是他不对。

也好,在父王回家前,他就替父王照料一下云长渊。

这一刻,云天辰好像下决心了信心一般。

行走的脚步都快了许多。

他知道云长渊反感他,也许进来后又会被一顿暴打,但他的心境放得很轻缓。

有些事,可以忍。

有一些痛,可以撑。

但有些情谊,迫不得已记,不得不报。

……

云天辰进到王爷府之后,道路上便有很多婢女丫环陆续奔波通风报信。

就在云天辰刚迈入云长渊庭院的情况下,背后就传出了一道尖酸刻薄的轻欢笑声:

“哟呵,我当是谁呢,原来是废…啊不,云大少爷回家了啊,怎样?小世子都好啦才愿意来瞧瞧,早干什么来到?”

云天辰闻言身型一顿,停住了步伐。

讲话的人名字叫做柳来新,2022年也是十九岁,元徒四重。

是云王爷府家臣柳开的儿子,也是以前除开云长渊外最喜欢欺压云天辰的一个,云长渊的首要狗腿子。

平常以云长渊得话为尊,云长渊使他往东面,他不敢往西面。

尽管蛮横无理又爱人云亦云,但不得不说,这一柳来新,对云长渊那就是肯定的忠诚。

柳来新刚刚这句话,立即扎痛了云天辰的心。

做为欺压云天辰这些年的人,他怎么会猜出不来云天辰忽然看来云长渊的缘故?

云天辰无非便是怕风言风语吞没他,怕云腹黑王爷回家了说他云天辰不恋情意?

坦白说,刚刚他就见到云天辰和一女人在街心茶馆观查这些街民。

之后他明天就是星期一了云天辰匆匆忙忙离开,最终竟然闻所未闻的从云王府大门而入。

身旁的奴婢还没来报,他就已经朝这里赶了。

过去他与小世子逮着这云天辰欺压,他还并不是怕这云天辰看来小世子是假,捉弄小世子是真?

“哼!”云天辰冷冷的斜了一眼柳来新,哼了一声后,甩袖转过身再次大步走往院子里走去。

尽管心里有一些糟心,但他还不会消耗时间跟柳来新斤斤计较。

可他不计较,不意味着柳来新不和他斤斤计较,这并不,柳来新带上背后一千家臣子女,迅速追逐上来,立即拦住了云天辰的去向。

“柳来新,快给我禁开!”云天辰冷声沉喝,他是真不愿闹,为什么便是要逼他动手能力。

“不许,小世子刚刚修复点,我怎么可能使你进来打搅他?”柳来新立即一步跨到了云天辰眼前,以肉体遮挡云天辰。

看见云天辰要怒不怒的模样,他就感觉舒服。

了解云天辰不敢动他,柳来新那就是压根并没有客套。

对峙了半天后,柳来新等人或是围攻着云天辰不许他进来。

伴随着对峙的语句出入口,状况也有一些变味儿了。

“你们帮我禁开!”

“不许!”

……

“我进来看小弟,有何不可!”

“别笑了云天辰,你还是真把自己当一回事了对吧?就你?你有什么样的资质做小世子的大哥?”

“对,柳少话的没有错!云天辰,别觉得你如今风声水起了,就可以认不清楚自身的地位了!”

“你进来干什么,你还是想再害小世子一次吗?”

“你如果有分寸,就快滚,小世子已有大家照料,不需要你去虚情假意!”

柳来新和其他一千家臣子女你一言我一语。

……

“你!你们……”云天辰气喘,听着这一句句恶言相向,使他刚刚坚定不移的心再度造成了摇摆不定。

最终云天辰无法忍受,下手成掌将柳来新拍飞,随后又将别人击伤在地。

“不要看就不看,认为我觉得看来他吗!说些什么我觉得再害他一次,真是岂有此理,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最后一句,云天辰几乎是恼怒的吼出声的。

话落,云天辰果断的扭头离开了。

真的是气煞他也!

柳来新她们,竟然说成他害的云长渊。

云长渊坠入莲花池,难道说是他推的不了?

真是嘲笑!

他即使再恨云长渊,也无法去害云长渊。

可柳来新她们的诬蔑之语,则是张口就来。

若这种话被传入最疼惜云长渊的这位皇祖父耳朵里,他死一万次都不足。

柳来新她们,是想置他于置之死地啊!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