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掌灯人在哪里可以看?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阴阳掌灯人 类型:悬疑惊悚 作者:江上望 角色:陆炎杨燚 简介:【悬疑+灵异+搞笑】 《神州轶事录》有记载:华山杨氏,掌灯人后裔,善驱鬼,执掌阴阳,性孤僻
24岁的我,被父亲送到二叔的店里帮工
在这里,我见识到了世界的另一面,从此过上了与鬼同居,穿梭于阴阳两界的生活
每当夜深人静,你若是看到一个人打着灯笼在叫你的名字,别害怕,那是我……

书评专区

穿越八年才出道:算是娱乐文新坑里还能看的,其实写的也一般,有个词叫鹤立鸡群,这是鸭立鸡群? 我有BOSS模板:开头不行,没看下去的** 重生之建筑大师:水的恶心 阴阳掌灯人

《阴阳掌灯人》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4章 灵火


那团鲜红色的火焰就这么暴露在空气中静静地燃烧,火势在二叔的控制下肉眼可见地慢慢缩小。

二叔见状,抓起那团火焰扔进灯笼里,然后将灯笼高高举起。

小梅用窗帘遮蔽的房间终于被火光照亮了几分,不过我们看到原本整洁的房间突然变得极为脏乱,东西被翻的到处都是,墙上还沾满了不知名的秽物。

灯影幢幢间,我们借着墙壁上的影子,看到了叶紫怡留下的讯息——

那是两个身影,抱作一团在扭打。

那个长发的影子显然就是叶紫怡,另一个影子身型却极为模糊,但动作很矫健,熟知女人打架的要领,逮着叶紫怡的长发使劲薅。

叶紫怡很显然不是它的对手,很快就被那个身影打倒在地,从胸口塞进去一张纸钞。

没过多久,叶紫怡颤颤巍巍地从地上爬了起来,再次跟那影子打起来。

这种情况在灯笼火光的映射下持续了不下七次,每一次回来,叶紫怡的影子就会随之黯淡几分。

二叔打了个响指,灯笼里燃着的火苗顿时黯淡无光,就连墙上的影子戏也随之歇了场。

他摩挲着下巴,对陈木子说:“刚才我所施展的那法门名叫‘傀儡灯影戏’。只能映照出受害者在干什么,却不知道具体方位。我猜那人应该是把你老婆拖去了阴间,强塞了一笔买命钱。一旦收足了一万块买命钱,那人就能躲过这次死劫,而你老婆就得替他去死。”

陈木子一听,气得险些撅了过去,一个劲地哀嚎着要找那鬼怪拼命,跟患了失心疯似的,小梅不动声色地拦住他,安抚着他的情绪。

不过我看二叔的嘴角勾了勾,好像并不怎么担心。

我想起来电视和网络上那些诈骗犯好像也是这样,先把事态说得如何如何严重,然后再来一句“不过,也不是没有办法”。

果然,二叔下一句话直接就把我给整破防了。

二叔:“不过,也不是没有办法。”

我:“……”老骗子去死!

陈木子像是快要溺毙之人抓住了救生圈,当场就要表演一个寡妇哭坟,被小梅眼疾手快地拉住了。

“二爷啊!你神通广大,一定要救救我老婆!你要多少钱我都给,帮我弄死那个害我老婆的人……”

我心头涌出一股不好的预感。

“小炎子。”二叔叫我。

我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就知道这老帮菜没憋啥好屁,只得说道:“二叔,您说。”

二叔抬手一挥,原本已经快要熄灭的灯笼再次燃烧了起来,将叶紫怡那张惨白的脸都照得多了几分生气。

“想要破解替死术,需要把她的魂魄带回来,眼下并不知道她的魂魄被人带去了哪里,就需要去一趟阴间问问那些鬼差。”

“只要提着这盏灵火灯笼,就能在阴阳两界通行。你去一趟阴间,到阎罗殿问问这女人的魂魄身在何处。”

我眨巴着眼睛,再三确认:“你不会是想让我去救人吧?”

二叔点头:“孺子可教也!”

淦!我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大学生怎么跟鬼怪打?用一身正气吗?

二叔解释道:“我曾经破了处子身,不能以活人之躯前往阴间。眼下在场的只有你一个还是处男,所以只能由你动身去一趟阴间了。”

我将信将疑地看着二叔,怀疑他在说谎。

可二叔脸不红心不跳,开始给我讲起了大道理,说什么“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绑架我,好像我不答应,将来叶紫怡的死亡就要由我全权负责。

“行,我去!”我听得头疼,一口答应下来。

万一我真的出了什么事……我发誓就算是做鬼,也不会放过这个老帮菜的。

按照二叔的指示,整个房间只留下我一个人。他让我握紧手中的灯笼,看着墙壁,一旦发现叶紫怡的影子站在墙壁上,就要赶紧跟上去碰一碰她的手。

这样灵火灯笼就能凭借这一抹死气,把我带去阴间。

等了好一会儿,我困得都快要打瞌睡了,手里的灯笼突然跳了跳。洁白的墙面上忽然爬上了一抹黑影,正是叶紫怡的魂。

就在另一个黑影也即将爬上墙壁的时候,我伸手触碰到了叶紫怡的影子。

紧接着,灯笼里的鲜红色的火光冲天而起,像是火焰漩涡一般将我包围吞噬。

这种情况并未持续很久,随着感知的恢复,我发现自己似乎离开了陈木子的家,被传送到一块坚硬的地面上。

周围是浓郁的黑雾,我下意识地提起灯笼照明。然后,差点被吓得原地去世。

离我一丈远的地方,站着两个凶狠的鬼怪。尖獠牙、猪拱鼻,双目浑浊乌黑,肩上扛着两把大砍刀,最突出的面部特征,就是一个长着牛头,另一个长着马脸。

神话传说里地府的引路人,牛头和马面。

我先把二叔在心里咒了一百遍,然后僵硬地看着这两个家伙。

终于,牛头开口问话了:“来者可是生人?”

大概是活人的意思吧?我点点头,试探性地问道:“牛头大哥……我是来找人的,你们有没有抓过一个叫‘叶紫怡’的女人啊?”

马面见状,厉声呵斥道:“此地乃阴曹,岂是你一个生人随意往来的地方?若不速速退去,我等这就拿你去阎罗殿前问话!”

这两尊鬼怪不断朝我靠近,我不由得往后退了半步,手中的灯笼却猛地蹿出数米高的火焰。

那火焰在空中燎燎化为了一行洋洋洒洒的字——

见灯如见吾。

原本正在朝我逼近的牛头马面顿时停下了脚步,此刻却惊慌失措地半跪在地上,丑陋的鬼脸上冷汗涔涔。

“我等,不敢违逆掌灯人!”

火焰在空中一卷,顿时化为了两个字。

“甚好。”

火焰化完字形之后,再次涌入了灯笼之中。牛头马面忙起身,赔笑道:“这位郎君怎么称呼?”

我突然有种狐假虎威的自信感,原来我二叔还挺牛逼的,就连阴间的家伙也不得不给他几分薄面。

于是我忙不迭地扯了扯二叔的虎皮,道:“杨燚是我二叔,正是他派我来找人的。”

牛头马面见状,态度又恭敬了不少,称呼我时还用上了少爷这样的敬语。

我把叶紫怡被人用替死术陷害的事情和盘托出,牛头听完,与马面合计道:“阳间竟还有人通晓此等邪术?”

我不解地问:“这种邪术很少见吗?”

马面解释说:“少爷有所不知,替死术乃是《长生方》第一篇,而《长生方》上所记载的禁术早于一千年前就被封入深渊。我等自任职鬼差以来,便从未见过有人修习这类邪术。”

说着,牛头马面起身驱散了浓雾,道:“还请少爷跟我等一道,前去向阎罗王调取生死簿查明情况。”

我的心脏已经被二叔锻炼得很强大了,此时听到阎罗王的名讳,也只是淡淡地回了一句“前方带路。”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