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妖穿书,抱着美貌道长不撒手了)(白笑笑恒宁)_《狐妖穿书,抱着美貌道长不撒手了》整本免费阅读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狐妖穿书,抱着美貌道长不撒手了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饼饼不吃饼 角色:白笑笑恒宁 简介:【乐观沙雕女主vs美貌白切黑男主】 白笑笑穿书了,穿成一只狐妖
  坏消息是,这是一本虐恋情深的古早言情小说
  好消息是,她特别特别喜欢这本小说里的男二恒宁道长!还是恒宁的铁杆妈粉!   众所周知,这类虐恋文的男二大都是深情美强惨,恒宁也不例外
  她决心改变恒宁未来的悲惨命运
  只是没想到,第一次见面,她就被恒宁的美颜暴击,冲上去死死抱着人家不撒手……   很久以后,白笑笑后知后觉的发现,这个恒宁和她在书里看到的不太一样,他好像是个白切黑啊……

书评专区

崩坏的中忍考试:抛开穿越者 ,只描写原著人物,在火影世界里放火影脑洞非常棒,对于各个角色的描写很有原著的味道,算是满足我们的遗憾吧 符皇:这种烂书放十年前我也看不下去 重回少女时代:完结,生活系爽文,略苏,文章名和那个组合没关系。女主重生,重新体验了一回小饭桌、微机课、手拉手去上厕所等中学生活,看得很欢乐啊,除了男主略完美这一点略扣分,其他都是我的菜啊 狐妖穿书,抱着美貌道长不撒手了

《狐妖穿书,抱着美貌道长不撒手了》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3章 逃婚遇恒宁


原本白笑笑心中的顾虑是担心白家人发现她不是真的白家小姐。

这下倒好了,身份没有被怀疑,直接给她订上婚了。

这肯定是不行的,不管准没准备好,妖力恢复没有,这得抓紧机会逃走啊!

那边小翠还在大惊小怪,

“可是那李大人都是五十多岁的老头子了,年纪比我们老爷都大,这怎么行……”

白笑笑心说,这算什么,面上却什么都没说,只让两人该做什么做什么去不要乱说话,她想静静。

这天晚上,夜黑风高,正是杀人放火,呸,正是爬墙逃婚的好时候。

白笑笑换了身样式简单颜色朴素的衣裳,又拿了两套衣裳一些金银首饰打包背走。

最后看了眼睡得正沉的两个丫鬟,,默默和她们道别,然后轻手轻脚地翻出了院子。

白府家丁护卫不少,却也不是每一处地方都能关注到,这给了她可乘之机。

当然,她能逃出来的最大依仗,其实是身为狐妖那渐渐恢复过来的妖力。

这几天,小院里没少发生茶杯隔空移动,房门自动关闭,窗帘无风自动的事情,对,都是她在测试妖力的恢复情况。

虽然目前看来恢复的不太好,但弄出点动静把守卫引开再翻墙是绰绰有余了。

她顺利从白府逃出,随便选了个方向连夜逃跑,直到天亮才停下来稍作休息。

她在一个集市里的小摊处吃了早饭,想着在这里躲一阵也好,集市上这么多人,白府家丁总不能一个个来找吧。

白府要找她可比她要逃走简单多了,他们人多,能骑马驾车,速度很快,就像真的白家小姐那次一样,都逃到城外去了,还不是被堵在了江边。

她要吸取经验,利用她的优势和白府斗智斗勇,逃出生天。

集市热闹,她缩在角落里偷偷观察有没有白府的人找来。

结果白府的人没看到,陆续有两拨地痞来搭话调戏她。

白笑笑不胜其烦,这时候才想起小翠之前说的话,难道随着妖力一起恢复的还有女主那惊天的美貌?

几个地痞对她死缠烂打,她见事不好,果断跑向人群想甩掉他们,结果他们穷追不舍。

她逃他们追,情况紧急,还好她有一点点妖力加成,渐渐拉开了一点距离。

她边跑边回头看,眼见就要甩开那几个地痞,嘴角不由得勾起。

只是一回头,那笑便维持不住了。

因为她前面正有七八个穿着道袍的道士!

这算是刚出狼穴又入虎窝了。

她急急刹住脚步,趁着道士们还没发现忙换了另一个方向。

结果刚跑没两步,就听到身后传来“站住!”“有妖气!”“别跑!”这样的喊声。

她跑的更快了。

但道士们比地痞们厉害多了,她已经使上了吃奶的力气,身后的追兵却还是离她越来越近,眼见就能追上。

屋漏偏逢连夜雨,偏这时候,她一头撞上了一堵硬硬的肉墙,整个人都撞蒙了,好半天才回过神来。

回过神来的她下意识地往后退,却发现身前这人扶着她的腰她动不了。

哪里又来的浪荡子……

抬眼间,她看到了对方身上的道袍,一时无语了。

和着躲道士躲进道士怀里了呗?

怎么回事,穿书以来她这运气实在有够烂的!

她低头愤恨地想着。

“姑娘,你没事吧?”

这时候一阵温柔的声音从头顶传来打断了她的懊恼。

恍然间,她觉得好像感受到了春日微风拂面,月夜星子当空,所有的坏情绪都随之消散,只留下一片清净澄澈。

这声音简直太是她的菜了!

她恍恍惚惚地抬头,结果看到了一张比这声音更绝的脸。

什么闭月羞花、沉鱼落雁都不能形容,她怀疑她遇到了性转版的女主,在原书里,只有女主拥有举世无双的美貌。

而此时,这脸的主人正定定地看着她,

“姑娘?姑娘?”

白笑笑被美颜暴击过后的脑海里一直不停地回荡着“我就是大shai迷,阿姨年轻时候就是大shai迷……”

不知过了多久,如炸雷般近在耳边的“捉住它!”“它往哪里去了?”“妖呢?”的声音才将她彻底唤醒。

惊慌重新袭上心来,四下无处可躲,她不知怎么想的,竟一头扎进了这人怀中,紧紧搂着人家的腰不撒手了,像只遇到危险时把脑袋扎进土里自欺欺人希望借此躲过危险的笨鸵鸟。

但这自我安慰有些用处,因为扎进人家怀里之后她根本想不起道士们的追捕了,脸上瞬间热得能煎鸡蛋,大脑直接过载宕机,满脑子都是,

怎么办怎么办?他会不会把我当成变态啊?等下我该编个什么借口和他解释?

借口当然不是那么好想的,白笑笑绞尽脑汁也没想出一个合适的借口来,不仅如此,她还察觉到一件极其可怕的事情。

周围安静下来了。

道士们的追捕喊叫以及摊贩们的吆喝声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离她远去,而现在她所能听到的,就只有如擂鼓般剧烈的心跳声。

这一刻,她内心有种想把那群跑过了的道士喊回来的冲动。

人可以死,但不能社死!

但她当然没有这么做,她没有勇气自己掀开盖子,这实在是句句无敌尴尬!

煎熬中,她听到头顶传来一声轻笑,接着就是那悦耳温润的声音,

“姑娘不必害怕,妖邪已经被赶走了。”

白笑笑讪讪地松开了抓着对方腰身的手,后退一步与他拉开些许距离,低头去看自己的脚尖,她知道她的脸一定红的和猴屁股一样。

她脚尖轻轻碾着地面地面,心里有两个小人再打架。

黑色的小人异常暴躁,疯狂咆哮,“快跑!他没认出你是妖!快跑!这么尴尬不跑还等什么!”

白色的小人一脸荡漾,含情脉脉,“他真好看,声音真好听,他人真好,你不是一直想要甜甜的恋爱吗?上啊,不能错过!”

终于,白色小人占了上风,她扭扭捏捏声音低到几乎听不见,

“你、你的名字?”

“小道恒宁,唐突姑娘了。”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