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懒婆娘,娇娇驭夫术全村第一)叶湘宁谢瑜山_叶湘宁谢瑜山整本免费阅读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穿成懒婆娘,娇娇驭夫术全村第一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公子野 角色:叶湘宁谢瑜山 简介:【阴鸷病娇小可怜+沙雕反套路大美女】满级绿茶叶湘宁宿醉醒后,一睁眼发现自己穿进了一本小说里,成了病娇反派的恶毒前妻,正在“图谋不轨
” 下场凄惨,为了活着,叶湘宁只能疯狂苟剧情,演白莲花,顺带饲养一下小反派小可怜,只要刷完剧情她就能回现代 可是一不小心戏过了,大家都以为她是个好人
原女主:“我用性命发誓,宁宁是被逼的
” 众村民:“好孩子,我们相信你,好事都是你干的,坏事都是别人逼你的
” . 叶湘宁不知怎么才能回去的时候,众人看见原先清冷的谢总将她压在墙角,眼尾赤红,“娇娇,不走好不好?” “不能,我们不是一个时空的人
” 锋利的匕首抵住大动脉浸出一条血线,男人嗓音嘶涩“如果走,那请带我一起走
” .....我本可以忍受黑暗,如果我不曾见过光明 可明明,倒在血泊里的我,却看到了街角穿着白裙子的你 从此,无穷无尽的黑夜里,升起了一轮明月

书评专区

十方帝尊:看来黯然**真的黯然**了。 公子风流:看了一章,情圣?是什么玩意?龙傲天?呸 神权:入宫减分 穿成懒婆娘,娇娇驭夫术全村第一

《穿成懒婆娘,娇娇驭夫术全村第一》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4章 十里八村有名的懒婆娘


攻略NPC,释放绿茶技能似乎已经是刻在叶湘宁DNA里的,顺手的事儿。

刚刚的赞美也不是乱说的。

熟知小说的结局,董花花确实聪明踏实又会过日子,是未来的农科院大佬。

本来,叶湘宁只是想活着。

但不甘平凡,她到哪里都想“活好,”

不仅是自己要活好,她还要带着原主一家人活好,好好的活着,改变原书中的悲惨命运,高高兴兴奔小康。

如此这般,下意识的。

在感觉董花花可能成为第二个金大腿的情况下,叶湘宁便放下了钩子,她要逆天改命。

.

解除危机后,叶湘宁发现家里是真的穷。

跟以前电视剧里演的冬天墙上挂满玉米干辣椒金灿灿红彤彤的一片丰收场景不同,叶家的院子光秃秃的,啥都没有。

见着叶湘宁翻箱倒柜的,叶母以为她又饿了,便开口,让她“忍忍,等公社插完秧了,让你爹爹跟哥去别的公社干活,换土豆牙子芋头回来。”

小叶家是这片最穷的大队,别的大队一个工分3毛钱,小叶家八分,平时还好,但遇到灾荒年,就只能寄托于“兄弟大队”支援了。

小叶家的人干完了自己队里的活,再去帮其它大队干活,作为交换,能得到一些粮食,“也不着急。”

叶母心态很好,“不用等到春小麦成熟,咱们冬小麦5月份就能收了啊,你再忍三个月,等到那时候,娘给你收了,变着花样给你做画卷面条馒头馍,你想吃什么娘给你做什么。”

咦,这个想法很不错。

但是,叶湘宁疑惑,“收成为什么会一年比一年少呢?上面派下来的育苗专家呢?”

“.....”

看着叶母羞怯为难的面容,叶湘宁忽然想到一个可能。

就是或许,有没有可能。

那个专家现在正被锁屋里挨饿呢?

.

跟“要致富,先修路”的标语一样。

对于小叶家来说,要致富的第一步就是“分田到户。”

“为什么不搞呢?”

中午,这已经是叶湘宁第三次跟老妈说了,“分田到户是个好方法啊,现在都是公家的地,干多干少拿的都一样,谁会认真对待?”

吃大锅饭的年代,大家干活没有积极性,叶湘宁让老妈想想,“都是同样的条件,同样的种子吧?那为什么别的地方可以增产创收,我们自家大队却连温饱都够不上?”

只能吃地瓜,连续吃了两顿地瓜后,给叶湘宁吃伤了。

叶母倒是个好脾气的,她没读过书,面对女儿的指责,就只有一句话,“你去问你爹去,你爹同意,咱大家伙就同意。”

叶湘宁的爹是大队书记,也就是传说中的村长。

叶敬忠,读过两年书,能写会算的,算是矮子地里拔高个,在这个文盲率奇高的时代,当上了村长兼大队书记。

叶家有五个孩子,原主排第四,上头有三个哥哥,下头有一个弟弟,她是唯一的女孩,也是叶敬忠的老来得女。

精贵的不行,全家人都把她捧着,脾气也很是乖戾,唯我独尊的,家里人都怕她。

所以现在,遇着了这事,叶母也没有训她,只让她,“跟你爹商量商量呗?兴许你说的,你爹会听呢。”

看这情况,家里,乃至整个大队能做主的就是原主她爹,叶敬忠了。

因为思想保守,小叶家大队,至今都无人敢实行“包产到户。”

中午,叶母做了几个馍馍,挖了点大酱,头上搭一块布就要出门送饭。

送五个人的饭。

叶湘宁上面三个哥哥,跟下面一个弟弟,包括爸爸六十多岁了,都在地里干活呢。

全家,也就叶湘宁这个宝贝蛋蛋不用下地了。

伺候完屋里大佬。

叶湘宁让他走,“昨天的事就当没发生过,后面的事情我来想办法。”

强扭的瓜不甜,争取过了就行,“你走吧。”

“.....”

视线落着女人一瘸一拐的走路姿势上,男人瞳眸微沉,若有所思。

.

下午家里没人了,叶湘宁开始翻箱倒柜,清点物资。

别说,还真给她翻出点东西。

春暖花开,万物复苏的季节老鼠跟蛇都出来了,家里除了房梁上那半袋地瓜,跟缸子里快见底的麦麸,叶湘宁还翻出了几个大蒜。

搁在地窖发了芽,也不知能不能吃了。

“你在干什么呀?”

上午跑掉的董花花,下午又跑了回 来。

兜里揣着两块红糖凉糕,站在外面转悠,观察着坏女人。

院外人来人往,有人经过了就笑她,“三天一小哭,五天一大闹,天天被湘宁欺负,你怎么又来了?”

“打不改的。”

旁边有认识的人说她,“不怪湘宁打你,你这么黏人,谁会喜欢你?”

董花花:“.....”

跺了跺小脚,一回头便见院里没叶湘宁人影了,急的也不跟人辩解了,转身就溜进了院子。

叶湘宁准备培育一点地瓜秧子——

原先烂掉发芽的地瓜先不要扔,叶湘宁把它们切好,包上湿布,先简单做个培养皿。

等她把外面菜园里的土松好了,地瓜秧培育应该也差不多了。

生活在80年代,又是这种缺粮少食的地方,衣食住行都得靠自己来。

身后一直有窸窸窣窣的声音,叶湘宁不开口,她也就不说话,安静的当一个小跟屁虫。

无人说话,到哪跟哪。

收拾完地窖,叶湘宁到外面转了一圈,发现隔壁家院子里有种辣椒跟丝瓜,还有一些不知名的小蔬菜——

跟自家光秃秃的菜园形成了鲜明对比。

莫?

自家菜园为什么不种菜呢?

叶湘宁很不理解,但带着跟屁虫出门溜达的时看到传说中的叶老爹,弯腰背着自家媳妇从泥地上经过就明白了。

原书里写过这一段——

叶老爹跟老婆感情极好,平日里家务活都不要媳妇干的。

家里都是男人,外加上原主在这种环境里生活也习惯了,母亲不做,她更加不做——

懒到了一起,院子里的菜也是随意种种,生死由天。

这就叫做什么锅配什么盖了。

别家媳妇都能干,刚生完孩子就下地干活。

自家媳妇却娇贵的不行,月子地里都是躺在床上,伸手要吃要喝的,能使唤男人绝不自己来。

如此这般,叶老爹却是乐在其中,愿意宠妻宠女儿。

用他的话说:“不干就不干呗,咱家四个男人,还能累着女人,让女人下地干活不成?”

如此这般,叶母跟着原主叶湘宁就成了十里八村有名的懒婆娘——

十指不沾阳春水,皮肤养得娇娇嫩嫩,能使唤男人的事情绝不自己来。

在这样环境下,看着家徒四壁的院子,溜达回来的叶湘宁长叹一口气。

在解决不了温饱需求的情况下,她无法追求精神世界了。

对美男的痴恋在这会也全变成了对烤鸭的渴望。

如果这时候能吃一块烤鸭卷饼,夹上黄瓜丝大酱就好了。

当然,也只能想想。

站在院子里,叶湘宁都能听到远处山峡的猿猴叫声。

突然好羡慕它们。

至少,它们有吃不完的桃子.....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