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叹息之墙)叶淮雪衣神侯_《叹息之墙》整本阅读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叹息之墙 类型:都市小说 作者:雪衣神侯 角色:叶淮雪衣神侯 简介:叹息之墙巍峨耸立,神可过,人不可过
可何为神? 为什么同为一个鼻子两个眼睛的人类,却要分为四等
一等神民、二等上民可以居住在墙内享用最好的资源,而三、四等下民却连自由进出叹息之墙的资格都没有? 四等下民叶淮想问想争,甚至想将这个不公的世界颠倒过来
但眼下他最先要解决的是温饱问题以及如何从莫名卷入的凶杀案中脱身……

书评专区

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种田升级流,争霸建制,帝国升维,时刻不忘后宫 星际盗墓:一口气看到底的爽文,玄幻和科幻的完美结合。 电影世界冒险王:超级烂尾..力量系统混乱..而且主角行为超级扯淡..有无数黑科技不用 靠赌博和向女人借钱来维持..借的钱 没有还过一次..最少给三个女人借了10E 一次没还.. 叹息之墙

《叹息之墙》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6章 接案


祝君安事务所。

“西区区长孙惑在**机关大厦遇害的事情你们听说了吗?”一个女子慵懒地躺在沙发上刷着手机,一对白皙的脚晾在沙发扶手上荡漾,全然不顾及这里还有其他人。

“听说了,馨姐。这个案子是我们祝君安事务所接了吗?”一个身形魁梧巨大的男子接茬道。

他个头接近两米,像是一个小巨人。那双眼睛硕大跟圆珠似的,但两眼的距离很宽,看起来不太聪明的样子。但好在两道浓眉轻轻覆盖着,补救了这一点。让他的样貌显得憨厚但刚毅。

“这个案子又岂是我们想接就能接的,虽然是墙外的事情,但是那些区长都是墙内大人物的关系户,盘根错节的。我们能不能得到一手资料、破获案子后有没有奖励还得看老板的本事。”在壮汉的身旁,一个也生着浓眉的男子正拿着笔在纸上飞快地写着什么,在他的桌子上还放着厚厚的一叠写满的草稿。

拿着笔的男子样貌与壮汉相似,像是一对兄弟。不过他的身材却与常人无异。

尽管身材并不吸引人注目,但人们一样会对他过目不忘。因为在他的浓眉之下还有着一对深沉、睿智、极具神采的眼睛,哪怕此刻他只是平静地望着手中的纸笔,但仍爆发出能够直射人心的锐利目光。

“西区区长孙惑遇害,游戏主播竟是嫌犯。”

“震惊!某主播竟然直播入狱!”

被叫做馨姐的女子正是齐馨,她看着手机上一条条夸张的标题道:“这些相关报道净是些标题党,不仅内容全是文字,就连关键部分都含糊不清。”

那个奋笔疾书的男人突然停了下来道:“我看是有关视频和内容已经被风控下架了,让我来查查看吧。”

说完,他便起身来到一张电脑桌面前,他虽然喜欢手写稿件,但使用电脑也极为娴熟,手指如同弹钢琴一般在键盘上“啪嗒”地飞舞着。

数分钟后,他双手松开键盘说道:“找到了。”

齐馨凑了过来,一个加密视频正被破解出来。视频中一个瘦小的青年被便衣**压在地面上。

“阿新等下!给我看看这个主播的样子。”齐馨喝道。

电脑桌前的男子立刻拉回视频进度,并且降低播放速度,放大主播的面貌。

齐馨蹙起绣眉道:“这个家伙……这个家伙就是我上次说的身上有异能的装修工,我还给他发了名片,让他来面试。没想到他居然会是刺杀西区区长的嫌犯。”

阿新道:“那这就不奇怪了,墙外四大区虽然是资源匮乏、发展滞后,但是也有着不少土地面积跟人口资源,墙里的大人物都想要插一手。所以孙惑作为一枚重要的棋子,其身边也应该有着足够的防护来防止刺客袭杀。而视频里这家伙身体单薄,如果没有异能的确难做到。”

“可是我感受到他的异能威胁程度很低,甚至比你还要低。”齐馨毫不客气地说道。

叫做阿新的男子脸上没有因为齐馨的话而产生一丝表情变化,而是平静地说道:“异能威胁程度不过是战斗力上的划分。我的异能虽然不具备杀伤力,但对于我们事务所来说,却是最好用的异能了。在合适的环境,哪怕是连蚂蚁都伤害不了的异能也有可能颠覆这个世界。”

男子像是在自吹自擂,但齐馨听后却极为认真地点了点头。

“砰!”

祝君安事务所的红门被猛地推开,像是有仇家上门来踢馆。

齐馨等人抬头望去,一人正在背着光站在门口,此刻踹开门的脚还没有收回来。

这人往前走了几步,走到厅内。露出了他高阔饱满的天庭,敏锐深邃的双眼,他样貌虽然不英俊,但却明亮开朗。他的身材中庸,甚至还有些微微的丰满,但举手投足间,又有一股野兽般的灵敏矫健。

最关键的是他有些圆滑的脸庞上挂着极其阳光开朗的笑容,让人感觉他似乎永远都带着一股奔放的活力与飞扬的热情。

他笑着朗声道:“小的们,有大案子来了!”

齐馨等人互相对视一眼,随后齐馨道:“如果你说的大案子不是西区区长孙惑遇害案的话,我可以考虑原谅你刚刚踢门的行为。”

“呃……”那人回过身去,用手擦去了红门上的脚印。随后他问道:“这个案子你们都知道了?”

阿新道:“老板,这个案子的嫌犯都已经捉拿归案了,而且昨天落网前还来过我们祝君安事务所。”

“这里还有视频呢。”跟阿新样貌的相似那人补充道。

老板三步并作两步地冲了过来,看完视频后他立刻捶胸顿足、假装哭喊道:“五百万悬红呢,你们就这样让他在我们眼皮子底下溜走了,老天爷都赏饭到嘴里了,你们还能吐出来,呜呜呜……”

但他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又立刻弹起身来道:“不对啊,万流阁那帮老家伙可是说天一府有异动,据说挂了数年的刺杀西区区长孙惑任务在上个月才被人领了去的。”

“何况这个主播,风吹一吹就倒的样子也能杀人,还杀的还是西区区长?”

“老祝,你就死了这条心吧,根据我刚刚黑到的信息来看,警方那边似乎掌握了强有力的证据了。更何况这种大案子就是破不了,大概率也会在短时间找到一个替罪羊来平息影响,这个倒霉的家伙刚好撞枪口上了。”阿新补刀道。

“不行!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说完,老板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透明自封袋,袋子里装着一小撮人类头发。

老板一步步地走向阿新,脸上原本阳光的笑容变得邪恶。

阿新虽然面色还是很淡定,但却生理性地咽了咽口水。齐馨则露出幸灾乐祸的神色……

大半个钟后,阿新脸色惨白地坐在椅子上喘着大气。

老板兴奋地拍了拍阿新的肩膀说道:“辛苦了,我就知道事情没那么简单。”

齐馨则用修长的食指、拇指捏着下巴道:“我就说那个小子怎么不来面试,原来是被卷入这起案件之中去了。不过这背后的势力盘根错节,如果我们不帮助他洗脱罪名,怕是他就要被这个黑锅了。”

老板“嘿嘿”地笑了一声,随后朗声道:“收拾出发,这个案子我们接了!那小子要是可造之才就顺便把给他招进来,我们事务所正好缺一个打下手的。”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