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运郡主女主凤慧琳男主慕斯年小说免费阅读【已完结】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福运郡主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果真 角色:女主凤慧琳男主慕斯年 简介:【可升级空间十男女互宠十双洁,男撩女甜】穿成新婚夜独守空房被冷落被掐死的新娘子,凤慧琳气的够呛,本姑娘可不受这委屈!大不了我们干一场
  走之前,将渣男贱女揍一顿,房间内珠宝首饰古董字画全搬空,连桌椅板凳床都统统带走不给他留,乔装打扮刚溜出京城准备远走高飞,后面有人追来了
长公主府的慕郡王拿出玉佩,非要认她做妺妹
妹妹仙姿燕婷美名扬,妹妹茶饭手艺好,妹妹随便就解决了全国百姓吃饱饭的问题
连周边国家一有问题就跑来找她拿主意
看着各国帅哥齐聚一堂,美其名曰找妹妹商量个事,慕郡王不干了,你们这些坏人,分明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全都给我滚
凤慧琳;大哥,能不这么粘人不?将来嫂子会吃醋的
慕郡王;嫂子哪有妹妹香,乖别多想
长公主;我感觉情况有点不对劲
凤慧琳;哥哥太宠怎么办?搞得其他帅哥我都看不上了

书评专区

掌中萌龙:作者是个文青,小李飞刀卷最后搞出个小官小红(孙小红被上官惊虹强奸生了个上官小红后死了),被骂后半天就删了,呵呵,就是欠!谁推得书。 火影之修罗路:还以为一千九百多万字 史上第一密探:作为读者,明知道不是人家受众,还来这里打一分,我这算什么?剑圣? 福运郡主

《福运郡主》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3章 郡主发烧了


慕斯年感觉不对劲,断断续续地又听不太懂她说的什么,只零星听见几个字,“垃圾……跑………咸鱼………,”大手往她额头上一贴,好烫,原来这姑娘受了惊吓发烧了。

刚开始,慕斯年虽然眼睛直视着窗外,一副铁石心肠的模样,其实一直在不动声色地观察着凤慧琳。

本来他还感叹这姑娘与传说中的不一样,够胆大有主意,谁知刚放心不久就出情况了。

可现在看来,到底是娇养在深闺中的小姑娘,这一天一夜的混乱逃婚,对她来说还是心理压力过大了些。

可她这样无知无畏地跑出去,更是危险,外面世道乱着哩,山匪地痞坏人哪都不缺。

可怜巴巴如猫咪蜷缩成一团生病的凤慧琳,让冷血男儿慕斯年的责任心爆棚,起了恻隐之心。

“到前边城镇的药铺停一下,郡主发烧了。”

慕斯年撩开门帘吩咐了一声,又让属下送来了水囊,笨拙地扶着凤慧琳喂了两口。

到了荔湾镇时,马车直接停在一家医馆前,有侍卫去药铺内请了大夫出来,直接在马车上号了脉。

病情来势凶凶,因为惊吓,风寒和体虚并发,大夫给她开了三剂药先喝着,不行到前面大城镇再请医术高明的大夫看诊。

此地离京城约五六十里,慕斯年的郡王制马车也被人赶了来,看来,他们早就准备落实凤慧琳的身份,高调强势地向全京城宣示她的归属权。

凤慧琳醒来时,发现自已在一间陌生简陋的房间里,慕斯年坐在房间里的桌子旁专注地看书,她眼珠子滴溜溜地转,东张西望地看着,又开始琢磨着能不能悄悄溜走,但理智告诉她,可能性不大。

慕斯年心有感应地转过头,凤慧琳赶紧闭上眼睛装睡,但练武之人可不是那么好糊弄的,她的气息明明紊乱了不少。

慕斯年不动声色的走过来摸了摸她的额头,还有些温烧,气色苍白赢弱还是不太好,和那个站在马车前强势要求驾马离开的黑小子比,宛若俩人。

凤慧琳听着慕斯年的脚步声走到门边,对楼下吩咐,让婆子上来来服侍。

不一会儿,一个四十多岁的白胖婆子端着洗漱用品上来,后边还跟着一个端着药碗,放下就走的店小二。

凤慧琳闻见这么浓郁的中药味就忍不住皱眉胃疼,她已多少年没喝过这苦汁水了,不好的印象真是闻见记忆就泛上心头,胃里也开始跟着抽搐。

凤慧琳瞄见慕斯年就站在门外的楼道上,她要强的不愿示弱以免被小看,在婆子服侍洗漱后,就咬着牙一声不吭地就着糖块,一口气喝完了苦汁水。

不久药效开始发作,浑身酸痛地凤慧琳感觉到身上粘乎乎地,衣服下塞着装男人的一圈布团也被扔在床尾,如今一个小姑娘穿着一身暴发户似的男装,头上系着个灰布条,既尴尬又别扭。

“婆婆,你去帮我弄些洗澡水来我泡泡澡,身上好难受。”

幸亏她考虑周全,逃跑时也不忘前人经验之淡穷家富路,在空间里准备了几箱笼换洗衣服,只是男装就这一套,是早起出城前在成衣店匆匆买的。

婆子出去还没进来,慕斯年倒先来了,他皱着眉道;“一会儿热水来了,让婆子帮你擦擦就好,风寒没好前不准泡澡。

他硬梆梆管教她的样子,不由让气性没消的凤慧琳起了逆反之心,她壮着胆子任性转身,只留给他一个单薄的后背犟嘴道;“哼,不要你管,要不是你们生事折腾惊吓到我,以我身强力壮的体格,什么毛病都不会有,天南海北哪里不能让自已活得快乐自在?”

慕斯年突然停住脚步,有些气结地看了她一眼道;“不知好歹。”

说完扭身就走,到是她忽然起身想下床趁机走人时腿脚发软,一个趔趄身体往前扑去。

慕斯年心思复杂,手脚麻利地把她提了起来放回床上,警告她别乱跑,外面世道并不太平,又喊婆子上来守着她。

因为她的病情,所有人在小镇上住了一宿,第二天一早,凤慧琳坐上了郡王专属的马车,慕斯年就坐在她的对面。

其实慕斯年现在才发现,这姑娘长得挺漂亮,眼睛大而有灵气,鼻梁圆润挺直,樱红小嘴秀雅的下巴,挽着两个元宝鬓,头上一支首饰也无,却更显得人清雅甜美,这的确是个很水灵的妹子。

慕斯年六七岁的时候就跟着慕家的祖父、父亲上战场,那地方兵器相撞,人吼马嘶,三不五时就有一场鲜血从身体各个部位喷涌而出争斗,浓重的血腥味在空气里流动……一场战役下来,汗味、臭味、腥味……浸润全身,久久不散,他的身上,是鲜血和洗澡水交替的洗涤,那里是女人的禁区。

处于这种环境,嫌弃是多余无用的,保命才是最关紧。

作为长公主府的继承人,他时常利用替身,和弟弟慕柏年互换着身份去西北战场上打仗练兵,但他不能告诉别人,他这是第一次与女人近距离接触。

昨晚凤慧琳无意间抓住他的袍袖时,他差点把人摔了出去。

凤慧琳一直都处于不情不愿被人强迫中,只能撅着嘴反抗无能的坐在马车里,浑身上下都写满了不情愿不自在。

慕斯年看她耍着小性子却怂怂地不敢再提什么逃跑的事,心里觉得好笑,这姑娘性格鲜活有趣,看着挺解闷。

他如今像是个拐卖少女的坏人,不知道凤慧琳在心里是如何地骂他,孰不知,他这是在保护她。

三年前,也就是凤慧琳被带进平阳侯府的那段时间,长公主收到了无相大师的信,让她帮忙照看一下凤慧琳,这姑娘福泽深厚,又与皇家有缘,关乎国运,这玄之又玄的事,长公主本以为会应在景王身上,虽然她并不看好这位侄子,谁知,事情发生了突变,本来安静温顺的小姑娘突然大发脾气,听说把景王和他那小妖精表妹的床都砍成了两半,并连夜逃跑了。

这才有意思,这才是合理的剧情,凤慧琳的暴力举动,打消了长公主一直以来对无相大师预言的怀疑,开始正视这件事情会造成的后果。

守护皇家国运,是她义不容辞的责任,不过皇帝就不必知道太多了。

关于这事,慕斯年被派出来时,听长公主讲了一些,也多亏长公主行事果决,抢在平阳侯府和其他后来追兵之前带走了凤慧琳。

虽然平阳侯府势大,长公主手握先皇留给她的龙隐卫和三十万西北慕家军,让当今皇帝陛下一直以来都忌惮不已,她作为先皇得宠的嫡公主,并不怕得罪平阳侯府。

一路上,凤慧琳心里也是七上八下,忐忑不安。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