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咪修仙,尊上请轻拿轻放全文章节免费阅读苏瑾楚慕白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猫咪修仙,尊上请轻拿轻放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深海一只鱼 角色:苏瑾楚慕白 简介:苏瑾高烧昏迷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变成了一只猫魅!听起来高大上,但其实就是一只小白猫啊!白猫就算了,怎么还做了宠物?喂!本喵身娇体软,轻拿轻放懂不懂?

书评专区

寡人无疾:脑洞新奇。女主职业牛叉——史上最富技术含量导游,一边游一边还拐跑了古代帝王。故事设定仙草,但男、女主魅力值不够,个人粮草。 江山战图:老高的历史文还可以,延续老风格尚可,养肥了再杀。 惊门:徐公子就是文青病太重,虐主虐的不要不要的,什么送女主,什么女配惨死,女主被强X都是他办的事,自从看了他的第一本书之后,直接拉黑了。不知道作者现实中是否遭遇了不测,写的书简直就是坑爹啊 猫咪修仙,尊上请轻拿轻放

《猫咪修仙,尊上请轻拿轻放》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5章 又杀疯了


一个时辰后,三个徒弟先后从入定中醒来,看到白猫窝在师父的心口处,睡着,都好奇得不行。

大师姐小心翼翼地上前:“师父,咪咪回来了?”

苏瑾眯缝着眼,正瞌睡着,听见女修说话兴奋抬头:“烤肉!快给我烤肉!”

谁知她兴奋地叽叽呱呱了半天,对方竟毫无反应。只是满眼星光地看着她:“咪咪,你喜欢我对不对?哎呀!你好可爱!我可以摸摸你吗?”

“什么玩意儿?怎么回事?”苏瑾后知后觉发现,自己脖子上被套了一圈儿。

怒瞪了一眼楚慕白,抬爪子就要去扯。楚慕白一手按住它的头,嘴上说着:“乖,这是给你的回礼。”

苏瑾脑中响起的,却是另一段话:“你的身份,不宜有太多人知道。这个圈儿除了隐匿气息之外,还能储物,存放烤肉永不变质。我相信你一爪子就能毁了它,但我不建议你这么做。”

苏瑾的身体一僵,抬眼再度审视苏慕白:“你可真是厉害了啊!那我是不是还要谢谢你啊?”

“我们是朋友。”苏慕白揉了揉她的脑袋。转而对徒弟道:“瑶儿,小猫给你带了谢礼,你看看。”说着指了指地上的手绢包:“你们三个都过来。”

三个徒弟乖乖过来站好,女修拿起手绢包,还没打开就惊讶道:“咦?师父你看,这莫不是蜀锦?”

楚慕白看了一眼:"这是蜀山的云娘锦。"

“云,云娘锦,那,那岂不是……宝器?”女修惊了。

一听到宝器二字,另外两个也惊了,盯着师姐手里的东西看。

“这只是一个胚子,算不得宝器,拿回去放在练器阁的炉子里炼制一番才行。”楚慕白道:“都过来!”

“小猫,这是楚云瑶,练气八层,木火土三灵根。”楚慕白指了指女修。

女修配合地抬放在胸口,略微弯腰:“咪咪你好,我是楚云瑶,是大师姐。”

苏瑾拿爪子挠了挠耳朵:“咪咪?听起来怪怪的。”

楚慕白又指了指另一个:“这是楚云源练气五层,水木火土四灵根。”

四灵根?那不是废灵根吗?竟也能达到练气五层?而且,这二师弟看着也还年轻。

苏瑾的念头一起,楚慕白便道:“阿源十八岁了,是三人中最年长的。”

被点名的楚云源接口道:“小猫咪,人不可貌相哦,修仙之人,皮相都是虚妄。”

哎哟喂,你才十八啊弟弟,怎么开口一股子老干部味儿?叫我这只活了几千岁的老猫情何以堪?

“这是老三楚云奇,练气十级大圆满。他是水木双灵根,也是云源的亲弟弟,八岁了。”楚慕白介绍道。

“小猫咪你好呀!我是阿奇!你好乖啊!我可以抱抱你吗?”小家伙看着苏瑾一脸谗样。

苏瑾直接摇头,不给他任何机会。随即对楚慕白说:“你告诉他们,跟我去林子里转转。”

楚慕白捏了捏她的耳朵:“瑶儿,你带阿奇跟着小猫走,它带你们转转。”

楚云瑶小心翼翼地把云娘锦收好:“稍等,师父,这支簪子有古怪,似乎封禁了什么东西?”

说完递出了簪子,楚慕白接过来,在手里晃了晃,簪头上一颗翠绿的珠子里隐隐藏了一丝红气。

楚慕白看了一眼簪子又看了一眼苏瑾,见某猫垂着眼睛不看他,心里有数:“小猫,解铃还需系铃人,把这珠子摘了,碾碎它。毕竟是别人用过的东西,沾了因果,对瑶儿不好。”

苏瑾有点怂,这些都是死人的东西,而且这些人都是她杀的,可她是无心的啊!楚老末该不会知道了吧?

叼住发簪没怎么用力,簪头上指节大小的绿珠子就被她咬碎了。

楚慕白点头:“这玩意儿本是用来防身的,上头有一道剑意和一道守护结界。如今守护结界已经破碎了,只剩一道剑意,勉强还算可用,等回去,为师给你修。”

苏瑾有些面红,自己收藏了半天,不是生胚就是残次品,亏自己还把它们当成宝贝,着实丢人,哦不,丢猫!

不过她又有些不服气,那,那两颗丹药呢?总不能也是残次品吧?

“丹是好丹,一颗是天一宗天地玄黄中的地级补气丹。另一颗,是药王谷的顶级补血药,九转还魂丹,倒是十分难得了。”楚慕白赞了一句。

苏瑾高兴了,果然还是有好东西的!不过她马上又想到,有好东西又怎么样,她都不认识啊!等楚慕白走了,她还不是一样守着金山银山啃果子?

她摇了摇头:不想这些了,打猎吃肉要紧!

想到这里,她跳下地,直接向密林里窜去。

楚慕白随即道:“你们跟上,别跟丢了。”

只留下修为最差的阿源乖乖坐下来继续修炼。楚慕白看了一眼,拿出那枚九转还魂丹给了他:“把它吸收了,你的陈年旧伤就能痊愈,否则就算以后得了洗灵草,你的身体也未必受得住。”

“师父,这丹药这么珍贵,拿来给您补身子更好,徒儿再努努力,能等。”楚云源连连摆手。

“拿去!这丹药对为师无用!”楚慕白仿佛扔糖豆一样把赤金色的丹药扔给他。

“可,可这是小猫给师姐的……”楚云源还在犹豫。

“圆圆?”楚慕白不再劝,而是叫了一声楚云源还是个凡人时的小名。

楚云源一个机灵,一把把桂圆大小的药丸推进口中。

另一边,苏瑾带着云瑶和云奇两人在林子里快速穿梭,时不时还要关心后面两人有没有跟上。

而后面两人震惊于她的速度和敏锐度,心里只有一个念头:“不愧是猫啊!”

路上遇到的都是一二阶的低阶妖兽和普通动物,都被他们一一掠过了。不多时,原本在地上跑的苏瑾一溜烟蹿上了一棵高树,后面的两人马上警惕起来。

大约半分钟后,空气中果然传来不正常的血腥味。两人的神识极限外放,终于探查到是什么东西来了。

那是一大两小三只鬼眼油猪,外表长得跟动物油猪一样,区别在于,它们天生不长眼睛,全靠嗅觉和精神力寻找猎物,躲避灾祸。还有就是,它们是食肉动物,偶尔也吃人。

苏瑾作为猫的嗅觉何其灵敏,她一早就闻到了血腥味,却直等到三个家伙走近了才上树,即便是这样,后面两人也等了半分钟才发现不对。

不过好在就算是大的那只鬼眼油猪才四级,小的两只才一级多点儿。在苏瑾眼里都是一爪子的事儿。不过她躲在树上,并不打算出手。

妖兽修行没有筑基,能结丹的,就有望成为妖修,妖修的最终目标就是化形成功,脱胎成人继续修行。

而有机会结丹的,绝大多数都是六七级甚至以上的。眼前这四级的绝对没可能。

这三只猪,对云瑶和云奇来说是个考验,可也不至于有生命危险。所以苏瑾就懒懒地躺在树杈上看着。

令她欣慰的是,这两位身法都不错,跟三只油猪打得没有很狼狈血腥。云瑶的武器是一把短剑,打斗时周身隐隐有三色光芒闪烁。

云奇的武器是一把不知什么材质的扇子,每一次挥动扇子,油猪都连连后退,可她却没看见他有什么实质性的攻击。

两个人打三只猪打得花里胡哨,树上的苏瑾看得津津有味,若是换成她上,直接两三爪子上去,就开了瓢,没劲。没办法,谁让她的肉身挨了一下雷劫呢?不知道原来那个雷劫有多少下,要是全挨下了,这肉身该有多强悍。

可惜,她穿来的时候,一切都结束了,她不知道当初发生了什么。

正想着,眼前的战斗已经接近尾声,两只小猪已经死透,大猪身上也已经千疮百孔,躺在地上嚎叫。

音波攻击震得四周围的树猛烈地晃动,苏瑾却挂在树上丝毫不受影响。

刚开始的时候她也奇怪,为什么底下两人都停止攻击采取守势,等着这一波攻击过去,可她却半点感觉不到危险,仿佛这嚎叫声就是一般尖叫罢了。

难道她无意中开了什么金手指?其实她没注意到,是她的项圈帮她阻挡了音波攻击。这个项圈镶嵌了三颗宝石,两边两颗米粒大小的红色宝石,中间一颗略大一圈儿的黄色宝石。

方才就是那黄色宝石微微闪动毫光,释放了一个无形的屏障,替她挡了伤害。

不过苏瑾此刻已经来不及研究这些了,三只油猪一死,底下两人松了一口气,可苏瑾却紧张得浑身的毛都炸开了!

她早就应该想到的,这三只猪一路觅食一路血腥,血腥气会引来其他窥伺者。现在,捡尸的来了!

就在底下两个人挖开大猪的脑壳,检查有没有妖丹的时候,树上的苏瑾清楚地看到,林子里仿佛凭空冒出来茫茫多的呲狗。

这种狗好像另一个世界大草原上的野狗,单只没什么杀伤力,但一群一起上,雄狮也要退避三舍。

呲狗也是如此,它们大多数都是一级的,一群中有一到两只两级或者三级的狗王,最高不超过三级,一群五百到一千不等。

彼时云瑶和云奇的灵力已经消耗大半,面对上千只呲狗,两人吓傻了,这怎么杀得完?一旦没杀完,护身咒失效,自己就会被撕成碎片!

来不及想太多,两人撒腿就跑,云瑶边跑边喊:“咪咪,你别下来!呲狗群来了!”

然而呲狗跑得飞快,就算是满状态的两人都不一定能和呲狗比速度,这会儿怎么跑?眼看密密麻麻的狗在背后涌上来,两人有点绝望了。

就在这时候,一抹白色流光落在狗群里,引来了一阵骚动。下一秒无数头颅飞起,血溅起两米多高。

前头跑的两人惊了:“咪咪!咪咪你快跑!这里一千多只狗,你杀不过来的!会被它们撕碎的!”云瑶急得跳脚,苏瑾没空搭理他们,左右横跳,挥爪子,用腿蹬,杀疯了!几秒钟的功夫,血流成河。没办法,力量对比太悬殊了。

云瑶和云奇却怕它力有不逮,反身冲过去用所剩不多的灵力不断丢技能,希望能把小猫从狗群里捞出来。

好在云奇比较冷静,只过了两分钟就看出这是一场单方面的虐杀了,故而减缓了丢技能的速度。云瑶却是真急:“咪咪,你等着,我这就来救你!”

“师姐!你等下!难道你没看出来,这群狗,根本不是小猫的对手吗?它们的实力相差得有点远啊!”阿奇瞅准机会把师姐往身边拉了一把。

“那又怎样?咪咪只有一只猫,那是一群狗啊!”云瑶满脸的担心。

“可是你看,已经快杀完了。”云奇朝前面努了努嘴。

呲狗的尸体已经堆成山,狗血将一大片的泥土浸润成了泥沼,两人不断念清洁咒才能抵挡空气中的血腥味攻击鼻腔。

眼前的小猫还在杀,不知疲倦。狗王的眼中明显露出了怯意,然而它想跑,猫爪子一把拎住了它的后脖颈,无视它呜呜的哀求声,一巴掌把它的脑壳拍裂了,脑浆流了一地。

狗王一死,剩下的呲狗作鸟兽散,苏瑾懒得去追,这种东西特别能生,生一胎就跟树上结葡萄似的,一结就是一大串,一生就是五六只,一年生个五六胎,根本杀不完。

等呲狗群散尽,云瑶云奇两人如梦初醒,再看尸体堆上的小猫,白猫还是白猫,血流成河都没能在它身上沾染一星半点。

只是它神态有些痛苦,浑身毛发炸开,项圈上黄色宝石的光芒大放,浓郁的黄色慢慢变成灿烂的金色,把小猫整个包裹起来,耀眼的光隔绝了两人的视线,两人禁不住捂住眼睛:“这,这是怎么了?”

苏瑾只觉得浑身滚烫,好像上辈子高烧42度时口干舌燥又无力的感觉。脑子昏昏沉沉的,是用力过猛,太累了吗?

就在这时,一股凉意由下而上涌入识海,仿佛戴上了一个冰做的头盔,说不出的清凉舒爽。

甩了甩头,她看清了眼前的景象,云瑶正一脸担忧地望着她:“咪咪,咪咪你没事吧?再坚持一下,小师弟已经去请师父了。师父来了你就没事了。”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