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人公叫林芊芊傅予安小说免费资源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仵作俏佳人,少爷又醋翻了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蛋黄酥月 角色:林芊芊傅予安 简介:【1V1双洁,甜宠,悬疑,探案】 傅予安万万没想到,他居然有一天会一缸接一缸地吃死人的醋…… 宠妻无度,护妻狂魔,轻松恋爱,携手破案
场景一: 少爷娶了个一心想当仵作的小媳妇,奈何小媳妇年纪不大,大婚之夜交给小媳妇一本新婚启蒙书,不想小媳妇竟跟他一本正经的讨论起来姿势的优劣……吓的少爷连忙面壁睡觉
场景二: 某丫头被扑朔迷离地案件迷住心思,欲要找人案件重演,某少爷坚决不干体力活,见她对小厮上下其手,少爷醋坛打翻,老老实实扮演尸体…… 场景三: “相公,我要是生过娃娃就好了
” “娘子想通啦?”某少爷眼睛冒出绿光:“那我们今晚就生!” “来不及了
”小媳妇无比认真的看着他:“明天还是找娘问问,数名孕妇难产案得抓紧破了……”

书评专区

帝国吃相:小学文化的作者强行写历史文,简直惨不忍睹。一点历史常识都没有,出场人物一个比一个白痴。逻辑混乱,情节乱写。完全就是一坨屎。给1分是因为没有负分。 重生之搏浪大时代:舔狗是真的可怕,虽然知道作者是为了剧情人物的发展,但实在太生硬做作了。了解作者的知道这是为了开后宫铺垫感情,但不了解的是真受不了主角的言行不一,人设立不住啊。最后祝舔狗能够舔的大后宫团圆 无限先知:作者是不是除了扮猪吃虎就不知道怎么推演剧情了?从第一个世界开始就扮猪吃虎。100级的大号明明可以横推 ,硬是要假装成20级的小号还带着个拖油瓶来玩被弱鸡路人嘲讽再打脸的套路。 仵作俏佳人,少爷又醋翻了

《仵作俏佳人,少爷又醋翻了》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3章 洞房花烛惊吓夜


“啊?”

“呃……不会是中间吧?”

林芊芊心里十分忐忑,傅予安是病人,她总不能和一个病人争床榻吧?

若他喜欢睡中间,那自己岂不是要打地铺?

林芊芊一本正经挑里外的模样逗笑了傅予安,亏他刚才还觉得这丫头特别,怎么现在能问出这么蠢的话来?

于是往里挪了挪,伸手拍拍自己外侧:“你睡这儿。”

“好。”林芊芊欢欢喜喜应下。

真好,不用打地铺了呢!

她脱下鞋袜,爬上床榻,目光瞥到傅予安身上的薄被,伸手将它拉过来一些盖在自己身上,躺下,闭眼。

里侧男子一脸震惊。

就这么……睡了?

傅予安顿时觉得自己被无视了。

他伸出一根指头戳戳林芊芊:“喂,你知不知道今晚是洞房花烛夜?”

“知道啊。”林芊芊睁开眼,偏头看他,十分贴心道:“不过你不是身子抱恙吗?改天再洞吧,不着急,你先养好了身子。”

“???”

傅予安满面狐疑,他俩说的是一码事儿吗?

“你多大?”

“十五。”林芊芊如实回答,末了又添一句:“等过了年虚岁就十七了。”

“难怪啊。”

傅予安一副了然的模样,年纪这么小,只怕是还不懂吧。

“识字吗?”他继续问。

“识得。”

“嗯,那应该也看得懂画。”

他眼珠微转,从身后摸出来一样东西递给芊芊:“这个给你,就当是启蒙了。”

林芊芊一眼就认出来这是方才傅予安在榻边看的那本书。

见她接过,傅予安憋着笑,既好奇又小心地观察林芊芊的反应。

只瞧她越看眉头拧地越狠,时不时还发出一两声疑问,甚至还往后翻了好多页,最后蹦出一句:“这书画的不对,误人子弟。”

“啊?”

“你看。”林芊芊指着书中的一对男女:“比如这个,人在激动的时候本就容易加速血液的流动,这样便会引起血液逆流,太危险了。”

“再看这个。”她说着又往后翻了一页:“这个动作很容易产生肌理损伤的,只怕要躺许久才能养回来,还有他说两个时辰,时间太久了,一般人的精神达不到,若达到了许是药物所致,若用量不佳会导致丧命的。”

“还有啊、”

“诶行了行了行了。”

傅予安一把夺过那书合上丢到床尾。

这小丫头,这种事怎么还真一本正经地跟他讨论上了。

“怎么了?”林芊芊想了想自己方才说的话,也没错啊,爹爹的《仵作纪实录》写明了有这种致死原因啊。

傅予安满脸黑线地躺下,翻身面对墙壁,闷闷说了句:“你困了,睡觉。”

林芊芊瘪瘪嘴。

好吧,病人嘛,一时喜怒无常也是有的。

翌日清晨。

鸡鸣三遍时林芊芊便起了床,从衣柜里挑了套天水碧颜色的罗裙拿出来时,发现傅予安也睁开了眼。

“相公你醒了?”她走到菱花镜前坐下边梳头边道:“今日觉得身子如何?若是不舒服我便一个人去给爹娘请安,想来爹娘不会怪罪的。”

相公?

傅予安一时还没反应过来是在叫自己,不过请安这事儿他确实不想去,便说了句让芊芊替他向爹娘请罪的话又准备躺下再睡一会儿。

忽然,余光触及床尾那本半开半合的书,傅予安顿时清醒过来。

不行,他还是得去。

昨晚那种话在他面前说说也就罢了,万一等见了爹娘这丫头告状自己给她看这种东西怎么办?

他得看着点儿。

“相公,不睡了吗?”林芊芊插好最后一根发簪。

“不睡了,给我拿套衣服过来吧,我和你一起去请安。”

“好。”

林芊芊替他拿了套月牙白的长衫换上,二人才去了前厅。

傅家夫妇已然在等着他们了。

傅予安走到二老面前摇摇晃晃地跪下:“儿子给爹娘请安。”

林芊芊看着他这模样若有所思,心道,今早起来还不见他气色这般不好,怎么这会儿又严重了些?

一旁的丫鬟见她半天没动静,忍不住小声提醒了一句,林芊芊这才回了神,提着罗裙跪下:“儿媳给公公婆婆请安。”

她叩了头,又从丫鬟手中接过茶水递给傅仲承:“爹爹请用茶。”

傅仲承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接过茶水,轻抿一口。

“娘亲请用茶。”

自昨日起傅母脸色便一直不好,她对这个儿媳妇本就不甚满意,若不是傅仲承偏要定下这门亲事,她是无论如何都不会让一个仵作的女儿嫁进傅府。

不说其他,她的安儿身子一向孱弱,这丫头若是带来晦气害了她安儿又该如何?

想到此处,傅母又忍不住剜了一眼自家相公,如今进了她家门,说什么也晚了,只得嘱咐道:“芊芊,既然成了我傅家儿媳妇,理应恪守本分;爹娘这边身体还算康健,倒不必你费心,你须得时刻以安儿为先,照顾好安儿身体,你可明白?”

林芊芊颔首:“儿媳明白。”

傅母见她还算知礼,脸色稍稍缓和了一些。

“好了。”傅仲承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温声道:“时候不早了,用膳吧。”

林芊芊扶着傅予安起身,随傅家夫妇来到饭桌前,十分乖巧地替众人盛粥。

“爹爹,昨天那个姑娘是什么人啊?”她将碗放回傅予安面前,有意无意地开了口。

傅仲承喝粥的动作一顿,放下调羹,笑意敛去,面色微凝:“还不知。”

“一个大活人就这么死了,没有家人来认尸吗?”

傅母轻咳一声,拿帕子掩了掩鼻,低声呵斥道:“哎呀,芊芊哪,今儿是你新婚头一天,一大早的死啊活啊多晦气,快别说了!”

“无妨。”傅仲承握住自家夫人的手,示意她不必在意:“芊芊,昨日没有吓着你吧?”

林芊芊摇头,见傅仲承不曾怪她,便继续道:“只是我昨天见那姑娘身上的鞭痕是新伤叠旧伤,亲生爹娘哪有如此狠心对待自己孩子的?”

就像她爹,每次都说要教训她,却从来狠不下心。

“诶,话不能这么说。”傅仲承并不认同:“虽说父母爱子乃人之天性,但这世上不乏没有人性的父母。”

“可那些鞭痕不同,旧的那几条下手极重,一看便是为了教训她,新的伤痕虽看起来吓人,但实则与擦伤无异,得是手上有功夫的人才能打出这样的鞭痕。”

她昨日想了许久,才确认了这事儿。

“你的意思是,这鞭痕不是一个人打的,下手轻的人看似打她,实则是在护她?”

林芊芊点头。

“这便奇怪了。”傅仲承思虑片刻,才道:“今日叫你爹爹去衙门验过方可知晓。”

“其实……”

林芊芊咬住下唇,欲言又止,傅仲承让她有话直说。

“爹爹,你说她会不会是窑馆里的姑娘?”

“噗——”

话音才落,傅予安一口热粥喷了出来,不可置信地瞧着自己身边这位新婚妻子。

这丫头,还真是什么话都敢说啊……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