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依依奈奈可兮《疯批娘亲不好惹》小说在哪里看?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疯批娘亲不好惹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奈奈可兮 角色:张依依奈奈可兮 简介:【养崽+系统】她,妥妥的疯批美人,亦邪亦正、捉摸不定
面对反派崽子们的疯狂反扑,她笑脸藏刀,甜的时候能让人血糖,凶的时候半点不留情,专爱杀人诛心,狠中自带变态
大儿:我就没见过比她更狠的人
二女:看似娇柔实则真凶残
三儿:阴晴不定,指不定有什么大毛病
四儿:城府深,手段高明,明显惹不起

书评专区

武尽苍茫:这个作者估计已经习惯性太监了 时空棋局:看楼下几个评论,我总算看清楚了某个G人的凑性,我以前就觉得他屁股有点歪,有些贬中崇美的意思,那人还曾经拿南京大屠杀给满清洗地,果然,在这本书的书评区里彻底暴露了他的屁股。至于此书,一星不谢 寸芒:粮草 疯批娘亲不好惹

《疯批娘亲不好惹》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4章 别慌,小场面


“张依依,大白天的你还睡什么睡,赶紧起来给我们做饭。”

不见其人,只闻其声,张依依也知道这是她的几个好儿子回来了。

呵,小兔崽子~

老娘的名字也是你能叫的?

她没主动找上去,你自个儿倒是撞上来了。

果然是皮子痒了,欠揍了。

不听话的娃儿,打一顿就好了。

实在不行,再打一顿。

张依依从床上爬起来,扫视屋里一眼,看见角落里有个鸡毛掸子,二话不说,直接操起鸡毛掸子气势汹汹地走出屋子。

果然一出来,就看见门口站着三个男娃。

从原主的记忆里,大儿子叫叶梓熙,今年九岁,性格较为沉稳,做事从容自若,城府极深。

二女儿叶筱落,七岁,性格开朗,却是实打实的笑面虎,心机girl。

三儿子叶梓潼,也是七岁,性格火爆,是那种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莽娃。

小儿子叶梓杰,六岁,性格阴郁,善于伪装,智商爆表。

四个孩子,唯有三儿子好对付,其余几个都不是善茬。

看到张依依,叶梓潼凶巴巴吼过来,“张依依,你杵在那儿干嘛,小爷说的话,到底听到了没有,赶紧去做吃的。”

张依依朝着声音看过去,小男孩长得倒是挺结实,如果再长大一点,妥妥的体育小王子。

这小兔崽子皮痒得很,她得好好给他挠一挠。

张依依看也不看旁边站着的两个男娃,直接拿着鸡毛掸子走向叶梓潼。

叶梓潼看着那女人居然朝他走过来,关键手里还拿着鸡毛掸子,可他也不怂,昂起高高的头颅,双手插着口袋,眼睛瞪得老大,嘴里大声嚷着,“张依依,你是耳聋吗,小爷让你赶紧去做饭。你拎着鸡毛掸子干嘛,是不是想搞事情?”

此时,张依依已经距离他只有两米远距离了。

张依依满脸冷漠,眼里只有叶梓潼。

从老大老幺身边走过,张依依眼神没有一丝变化。

叶梓熙察觉到异常,还想站着看戏,可却被四弟拉进房间。

进了房间,叶梓杰幽幽地看着大哥,“没看到叶筱落都不在啊?那女人现在浑身上下透着一股邪气,你若是凑热闹,小心惹祸上身,三哥皮糙肉厚,让他先试探一下。”

叶梓熙点点头,两人就趴在门栏边偷偷打量着。

屋外,张依依已经走到叶梓潼面前,她直勾勾盯着叶梓潼,就是不说话。

叶梓潼被看得炸毛,跳起来想给张依依一巴掌。

平时打过去,张依依都顺着接下,可今天呢。

张依依另外一只手抓住三儿的手,狠狠一捏。

只听见啊哦一声。

叶梓潼疼得胡乱地骂骂咧咧起来。

嘴里说的话,要多难听就多难听。

张依依皱着眉头,原以为这些兔崽子只是冷漠无情,可现在看来,还没教养,没素质。

张依依猛的一放手,叶梓潼差点摔倒在地。

说时迟那时快,张依依快速伸出手,一把拽住三儿的衣服,用力一扯,整个人捞到自己的怀里来。

哼,敢摔小爷,等一下弄死你。

看着你及时出手相救的份上,这次就不打你了。

叶梓潼内心戏在转变。

刚想给张依依一个笑脸,可转眼自己就被抱起来了,还是摁在大腿上。

他想挣扎起来,但那双手像铁钳一样,死死摁着他。

张依依哪是害怕小兔崽子摔倒,她是不想浪费时间。

人捞起来以后,直接撕开他的遮羞布,就屁股那块布被整块撕掉。

叶梓潼慌得大叫起来,“张依依,你个淫贼,你卑鄙龌龊,无耻之徒,混蛋,放开小爷,啊啊啊……放开我,男女授受不亲啊……”

张依依冷冷一笑,呵,还敢给她说男女授受不亲,怎么之前泼原主冷水的时候,把她外套脱掉,扔她出去的时候怎么没想过男女授受不亲?

一想到原主遭受的一切,张依依心里就像是憋了一团火。

原主为了这些东西付出了多少代价?

他们有心疼过吗?

一群自私自利的垃圾玩意。

想到这里,张依依一手死死摁住叶梓潼,一手拿起鸡毛掸子,狠狠抽打在他的屁屁上。

“啊~”

鸡毛掸子打起来那叫一个惊天地泣鬼神的疼。

叶梓潼疼得不忘放狠话,“张依依,你个臭女人,小爷要是起来了,绝对让你好看,你打我一下,小爷就还你一百下。”

张依依冷冷一笑,看来,是她下手太轻了。

**~

那鸡毛掸子打人的声音很大声,伴随着一阵阵的尖叫声,听得张依依是神清气爽,看着腿上的小兔崽子张牙舞爪的样子,别提有多赏心悦目。

屋子里的两人面面相觑,脸上同时露出了一抹同情。

家里的异常,只要是聪明人都能看出来。

每次三人出去,回来总会听见张依依的哭泣声。

叶筱落总会想方设法来整治张依依。

不是罚她做这样,就是让她做那样。

有时候,还故意捉蛇和虫子来吓张依依。

每一次,都是刁钻古怪的法子 。

次次回来他们都习惯了,哪天要是没听到张依依哭泣声才叫奇怪。

而今天,他们回来后,没听见哭泣声,也没看到叶筱落的身影。

这就是怪异之处。

也只有脑子不灵光的人,才会像祖宗一样对张依依呼来唤去的。

这被打,不是很正常吗?

只是不知道,这女人怎么又变性了。

两人继续观察着。

张依依打的手累了。

又把人提起来,换另一只手打。

可站起来的叶梓潼哪还敢停留在原地,捂着自己的小屁屁,一瘸一拐的往屋子里跑。

张依依拿着鸡毛掸子,不慌不忙跟在后面。

叶梓潼边跑边回头,看到张依依提着鸡毛掸子跟在他背后,气得是咬牙切齿。

牙齿磨得咯吱咯吱作响。

“臭女人,你还想怎样,打了我还不满意吗?”

张依依点点头。

“还没打够呢?跑什么?”

叶梓潼气得握紧拳头,想冲上去干一架吧,总觉得自己不是她的对手。

但若让他就此放手,站着给她打,又过不了心理那关。

何况,他又不是傻了吧唧的,当然是能跑多远就跑多远,干嘛还送上去给她揍。

张依依慢慢跟在后面,转着手里的鸡毛掸子,总觉得,她力气出奇的大。

刚才拎起叶梓潼,根本没费一点力气。

难不成,身体变异了?

张依依想不通,毕竟原主力气很弱,不然这么多年,为何她一直反抗可都是吃亏的那一方。

想不通,张依依决定实验一下。

嗯,面前这家伙就是最好的试验品。

如此想着,张依依看着叶梓潼眼睛发亮,快速地朝他跑去。

力气变大了,速度貌似也变快了。

才两秒的时间,她就冲到叶梓潼面前。

叶梓潼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睛,似乎,这女人咻的一下就跑过来了。

闪电都没她快吧?

张依依抓起叶梓潼的衣领,很轻松的就把他举到头顶。

叶梓潼冷不丁被举高,吓得大惊失色,整个身体在哆哆嗦嗦。

“臭,臭女人,有,有,把种,把,种小爷放下来。”

他声音颤抖,说出的话语无伦次的。

张依依没理睬,而是提溜着他转了一圈,随后向上一抛。

“啊啊啊啊~”

“救命,大哥,小弟,救我啊,这女人要谋杀亲儿子了。”

边上的两人对视一眼,都没搭理叶梓潼。

以那个女人奇怪的大力气,他们凑上去可能会更惨。

张依依受不了那鬼吼鬼叫,在他落下的时候直接接住了他。

叶梓潼已经害怕了。

手紧紧抱着张依依的脖子,小声求饶。

“娘,儿子错了,您大人有大量,饶了我这条狗命吧!”

张依依憋住笑意,忍不住还是动了手。

拍打了几下他的屁屁,看到那白白嫩嫩的屁屁开了花,张依依也停下了手。

单手拎起叶梓潼,把他提到屋里,随后走到床边,狠狠一甩。

“嗷呜~”

叶梓潼泪流满面地瞪着张依依。

他是敢怒不敢言,只好死死咬住嘴唇,装出了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

张依依面上不改,依旧是一副冷冷淡淡的表情。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