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暴君爹废后娘,我穿在逃荒路上》雪兮宗顼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暴君爹废后娘,我穿在逃荒路上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尘鸢墨墨 角色:雪兮宗顼 简介:【一家三口随机穿】 【种田空间+流放逃荒+轻松搞笑+伪宫斗】 误入黑洞结界,一朝穿越
幸福一家三口,随机魂穿
…… 暴君是我爹,废后是我娘, 我穿在逃荒路上“撩”夫君…… ——╭(╯ε╰)╮—— 【前期流放逃荒+中期开荒种田+后期认亲夺嫡】 友情提示:男主亦正亦邪,病娇腹黑,最不受待见皇子

书评专区

穿梭时空的侠客:又见神单位,“广场很大,长宽面积足有三十余丈”。 跳大神:我真是不行了,书挺好 但有些情节真的是小学生的表述和文笔啊。还能再特么幼稚 ,狗血一点吗,怀疑是不是隔一天换一个人写。 咒术法师:这主角让人看了烦 暴君爹废后娘,我穿在逃荒路上

《暴君爹废后娘,我穿在逃荒路上》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6章 妥妥的稳婆第三代


雨下一夜,到天亮又停了,停了雨,他们就要启程赶路。

为了照顾二小姐,峯一安排另外两个官差去到最近的农家借用他们的独轮车,有了独轮车代步,陆瑛的身体也能得到更好的休息。

这种独轮车需要有人推着行走,但是秋娘要抱着孩子,所以苦力活就落在了进婆和雪兮两人身上。

只要能解除她的脚镣,别说推着二小姐赶路,就是扛着二小姐,她也乐意。

当然了,原身的小胳膊小腿,肯定比二小姐还脆弱,雪兮不敢太霸蛮,免得吃力不讨好。

“大家找地方歇歇脚,喝点水了再赶路。”

自从峯一做了“老大”,其他四个官差也收敛了嚣张,所以她们这群女囚也暂时“安全”,没有谁敢占便宜侮辱她们了。

可是她们依然面临着物资匮乏的难题。

翻越山脉,离京越远,所谓的繁荣昌盛,歌舞升平也像过眼云烟。

其实一路上,雪兮也看到了很多逃难逃荒的平民百姓,这才是大宗国目前最真实的情况。

奸臣当道,为了控制暴君,他们一定不会把天灾人祸上报朝廷。

进婆说,蛮夷百族从来就没有停止战争,他们所属的环境太差了,一心觊觎宗国的肥沃,最近几年,就是京城附近的小村落也因为旱灾而颗粒无收,何况他们……

“林大生,你和二虎去找点水。”

“哦。”两个黝黑的官差,拿着他们的水囊离开了队伍。

其余两个官差手握大刀在一旁巡逻。

停顿下来的女囚,大多紧挨着坐在路边的树底下,由于昨晚上下过大雨,她们不敢直接坐在草地上,都是蹲着休息。

进婆把二小姐的独轮车推到大树下,然后二小姐准备给孩子喂奶,秋娘用衣服挡住所有人。

“累吗?”

“还行。”

雪兮给进婆擦汗,“等会儿还是我来吧,我可以的。”

“你还小,没什么力气。”

“哎呀,早上你把干粮留给我吃了,你一整天不吃东西,力气再多也会耗尽,下午你休息,养精蓄锐才能应付明天。”

进婆笑得很欣慰,“雪兮,我发现你现在懂事多了,以前呢,你胆子小,又总是哭哭啼啼,唉,是我不好,为了多赚一点,托关系搭上陆家,结果……”

“你都说了,想多赚一点,出发点是好的,就是运气差了点。”

“我做接生这么久,从来没有做过亏心的事,没想到,老天爷非要往死里逼我。”

三姑六婆家喻户晓,是寻常百姓家不可缺少的行当。

那时候,“三姑六婆”不单单是贬义词,她们代表着女性职业。

进婆主要是接生,她就是六婆中的稳婆,其实她也是药婆,偶尔会看看妇科,就是专门给女人看病。

要知道,给人看病的都是大夫,而城里出名的大夫基本上都是男人,如果家中女子生了病,特别是女性比较隐晦的病痛,这时候,药婆和稳婆就起到作用了。

即便她们的作用比较大,在医药行当里,仍然是地位低下,甚至被人嫌弃唾骂。

由于“六婆”的收入微薄,就会有不少六婆开始走旁门左道,像药婆,她们会勾结妓院兜售堕胎药,还有药婆专门提供毒药,害人害己,自然被人记恨唾弃。

至于稳婆,更有心术不正的,稍微动动手脚,不但害产妇,还会害了孩子。

因此,一旦有官家夫人找上她们,想要哪个小妾死于非命,简直易如反掌。

进婆的手艺是祖传的,她的娘亲也是稳婆,在她手里的产妇,很有安全感,所以她的母亲有很好的口碑,深受村民爱戴。

耳濡目染的进婆,也有她的原则,她说她没有亏心,是因为她从来不会漠视任何小生命。

“进婆,你别灰心,离开京城也许是新的开始,再说了,京城里人心险恶,我们防不胜防。”

“雪兮,我本来想把你送到私塾学堂,不想你接触接生的行当,可是……”

“接生就接生,也不是不行,到底是一门手艺,饿不死人。”

“你喜欢就好,我不想逼迫你。”

两人聊着天,官差正好打水回来,他们找来一些大片的树叶,然后按顺序分发给所有女囚。

陆家的奴仆把树叶卷起来,二虎就拿着水囊给她们倒水喝,轮到秦妈妈她们,有人把藏着的又干又硬的馍馍放在水里搅拌。

就着水吞了馍馍,勉强填饱肚子。

“其实我们可以自给自足,进山找吃的。”

“嘘,他们会认为我们要逃跑。”

雪兮点了点头,也准备把干瘪的馍馍就水吃了。

“二小姐,为什么会这样?”

“我,我也不知道。”

树下有了骚动,大家纷纷把目光投向陆瑛和秋娘。

峯一也走过去一探究竟,进婆起身,张望陆瑛抱着的孩子。

“进婆,进婆。”

“二小姐。”

“孩子,你看看孩子……”

进婆跑过去,陆瑛把怀中孩子递给她,只听进婆着急地念叨,“刚出生的孩儿,面色发黄,目睛黄染,手脚也是,不妙,恐有肝胆之症,我以前也见到过此番景象,我曾经听我母亲说,这是瘅症,可危及性命啊。”

“不,不会的,他才出生不到两日,怎会……”

“面色发黄?”

难以下咽的馍馍卡在雪兮的喉咙处,她转身,着急忙慌地吱了吱声,“咳咳,我看看,咳咳,给我看看孩子。”

“你喝点水,会噎死的。”进婆抱着孩子,也在关心身后的雪兮。

雪兮踉跄扑过去,她拉开孩子身上的破衣服,仔仔细细地检查一番。

“黄疸,这应该就是婴儿黄疸。”

“黄疸?”

“哦,就是瘅症。”

“你也知道?”

“我,我偷看你的医书,所以知道。”

进婆是半吊子药婆,可是她家里放着祖传的医书,在雪兮的记忆里,原身的确有偷看医书,看样子,原身对学医也十分感兴趣。

“如何治?你可看到过?”

“其实很简单,别把孩子包得这么严实,最近几天让他多多晒太阳,哪怕是阴天,也有紫外线。”

“紫外线?”进婆不明所以,一头雾水。

“就是,就是那个……”雪兮指了指头顶上的太阳。

陆瑛有点不敢相信,疑惑地问,“雪兮,孩子真的没事吗?”

“很多小婴儿都会这样,一般情况下,最好的治疗就是晒太阳,然后要母乳喂养,当然了,目前喂养孩子只能靠二小姐你了,所以你要多吃一点有营养的东西,否则孩子也一定没法增强免疫力。”

“免疫力?”

“如果身体里的免疫力和抵抗力很强大,就好比我们的身体被一个保护膜保护着,那些个病邪之物就会挡在保护膜的外面,身体呢,就不会轻易生病了。”

雪兮很耐心地解释,“哪怕有邪风进入保护膜,免疫力也会打败它们,这就是我们身体的自愈能力。”

陆瑛舒了一口气,“虽然我听不太懂,可是感觉雪兮很有把握,既然你会医治,那就劳烦你这几天多费心了。”

“二小姐,这是我和进婆应该做的。”

“是啊,二小姐,把小公子交给我们,请你务必放心。”

这时,峯一也上前说道,“前面很快有驿站,到时候跟驿站的人交换一些干粮补给,大家再辛苦一下,忍一忍就好了。”

听到有补给,所有人又像是活了过来,她们交头接耳,相互鼓励,都希望可以分到一点填饱肚子的干粮。

然而林大生他们听到峯一这么说,心里的不满更加强烈,二虎和林大生使了使眼神,他们别有用心,想到利用驿站说不定可以联系京城衙门里的人。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