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剑朝天小说吕安苏沐完整版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一剑朝天 小说:奇幻玄幻 作者:青涩的叶 角色:吕安苏沐 简介:十年磨一剑,霜刃未曾试
今日把示君,谁有不平事?

书评专区

北朝风云:“女施主?女施主?…”那贵妇却浑然不觉。只见她屈身侧卧,满是金饰的螓首侧倚在微曲的左臂上,露出姣美无双的容貌。裙服虽然宽大,却是遮掩不住玲珑曼妙的身姿。领口处露出一抹雪白可腻的肌肤,更是引人遐想无限。昙惠轻呼几声,见她确已沉睡不觉,便放胆施为 人在东京,专业男友:把自己租出去,还能收钱收一堆妹子,天下就有这么好的事儿,现实里的樱花国就有这么些事情。本书灵感可能来自某漫画,但男主可比漫画的好多了,漫画男主是个.傻.B.。本书妹子们挺讨喜的,不过百合女是败笔。——《后宫禁书目录》副录 暗夜游侠:前期无脑杀杀杀。中后期配角智商提高,主角智商降低,结果一个曾经成神的重生者被各种算计各种坑。女主卖身救主角,之后被囚禁.AVI(好吧,并没有AVI),现在女主失忆中。极有可能的女二被杀之后做成RBQ(没有思维的人肉傀儡)。 一剑朝天

《一剑朝天》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五章 香气四溢


吴策随即又说道:“而且都是近邻,不能伤了和气,这话说的好,那我讲个故事给你们听吧。”

吴策继续说道:“小子,以前外界流传说你是一个怕死的人,现在我觉得他们都说的不对,小小年纪杀人如麻,杀了五百号人不是光靠怕死可以做到的。

吕安一愣,不知道应该怎么接下去,但是自己确实是怕死。

吴策说道:“曾经我在你那个年纪的时候,也是个普通士兵,有一次我作为先锋,整整杀了几十号人,其中还包括了一个副统领,就是和江天一样职位的人,我得意的去找我的将军邀功,结果将军和我说了几句话,还把我骂了一顿,我到现在还记得那几句话,他说,杀了那么点人,就想过来邀功,什么时候你能杀个修真人,再过来找我邀功。”

吴策顿了一下,见吕安没听懂这话是什么意思,只有江天笑了笑。

吴策便继续说道:“当时我也不懂这话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要杀修真人?他们和我们又不相关,直到后来我去了很远的地方游历了一番,我就知道这话是什么意思了,俗话说仙人一怒,流血千里,这话原来是真的。当时我记得那是一个小国家,叫做越,一夜之间,半个国家没有了,我一个人躲在地窖里面,才勉强活了下来,从地下爬出来的时候,外面全部都是断壁残垣,真正的尸横遍野,但是我是真正的傻掉了,从来没有想过,人力竟然可以达到这种地步。”

“原因是什么?”吕安不禁开口问道。

吴策摇了摇头,说道:“原因?没有原因,据说是由几个修真人大战所引起的,这个小国家在这场灾难中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就像前两年的吴国一样。”

吕安听完又愣住了,传说中的修真人竟然会视生命如草芥?这和他脑海中的仙人形象完全相反。

这时候江天开口了:“王爷,难道连你也丝毫没有还手之力吗?”

吴策摇了摇头,说道:“如果有,那么这场战争就不会出现在这个时间段,起码五年之后,我大吴再有五年时间休养生息,整备兵力,我保证2年内把你们宁国荡平。”

江天笑了一下说道:“这么说,我们还应该谢谢那个人了?”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确实是的,这两年在这座塞北城上,花了太多人力物力,到头来还是这样,直接把吴国的国力延后了好几年,虽然这个人的实力一般,但是也是一个接近上三清境界的人物,我对上他的胜算不大,最主要的是,现在他是一个人,而我是一个国家。”吴策仰头说道。

这一点江天倒是点头赞同,这种无谓坚持,确实让两个国家都深受其害。

“所以对于我们这种普通人来说,最大的威胁就是他们那帮人了,如果没有那片他们想要的矿,我们就不会打这一场仗了。”吴策慢慢说的嗓门都大了起来了。

“现在故事讲的差不多了,江将军有什么想说的吗?”吴策对着江天说道。

“没有了,王爷所说,也是我想说的,这就是我们本次前来的目地。”江天摇了摇头说道。

“那么现在我们进入正题吧。”吴策说完,手一挥,黑甲将士马上有序退出了营帐。

这时候吕安用试探性的眼神望了一下江天,示意自己是不是也应该出去。

江天看了一眼吕安,点了点头,毕竟是事关两个国家的绝密之事,还是少一点人知道为好。

吕安马上转头也出去了,马上舒了一口气,心里想的,这种事情自己还是知道的越少越好,这个事情也是越快结束越好,出了营帐之后,自己就待在了营帐门口,不敢走远,生怕这大营里面有个人想要报仇,把自己给宰了,那就得不偿失了。

…………

塞北城外,宁军整齐的排列在城外,但是迟迟没有动静,战马都开始不停的嘶鸣。

终于有人按捺不住了,一个百夫长,策马来到了胡勇身边问道:“将军,我们何时行动?都已经集结了快一柱香了。”

胡勇皱着眉头,想了一下说道:“已经一炷香吗?”

那人听到这话直接啊了一声,不明白胡勇回答的是什么意思。

“难道我们不向吴军发起进攻吗?”那人继续问道。

“进攻?为什么进攻?”胡勇疑惑的反问道。

胡勇看了一眼那人的表情,一下子反应过来是什么情况了。直接说道:“传令下去,全军戒备,再过一炷香,你再来通知我。”

“是。”那人直接下去传令了。

这个时候胡勇还在咬着手指甲思考着。“已经一炷香了?他们两个也是真墨迹。”

吕安安静的站在营帐一旁,尽量离那帮将士远一点,也不敢有多余的动作,怕被周围那几个怒目直视自己的人误会,误以为自己想要干点啥,从自己出来到现在已经好一会了,里面两个人谈的也不知道怎么样,是谈拢了?还是没谈拢?江将军手无缚鸡之力,不会已经被杀了吧?吕安越想越害怕,背上冷汗直冒。我为什么要答应过来干这种事情?

营帐内。

吴策开口问道:“你们请的人,什么时候到?”

“王爷想他什么时候到,他就什么时候到。”江天回道。

听到这句话,吴策用手摸着下巴思索了一下,用一种异样的眼神看着江天,反问道:“你这么有自信?”

江天点头道:“既然宁王下决心不想让你们的那个国师得到这个矿,那这方面的事情其实早就已经安排下去了,否则怎会在这个时间点上,剑阁的人突然过来,其实就是对外放了个幌子,而且这个消息看起来很有效果呀,你们的国师在这个时间点上突然不见了,无非就是去搬救兵了呗,到了现在,这里已经不是他一个人可以吃下来的了。”

吴策点了点头,说道:“那人一天在王宫里面,就像一把刀一样悬在我们的脖子上,现在突然离去,搬救兵的可能性很大,放弃,按照他的性格不可能,不过,既然你们能请剑阁的人过来,那他呢?请什么人过来才有胜算,才能分到一杯羹?”

“还有,你们现在到底想干嘛?把事情闹大?那对你们来说是一点好处都没有了,指不定还要搭上我们吴国。”

江天摇了摇头,说道:“第一点,此次过来,肯定是以结盟为目地,眼下的形式,属于匹夫无罪,却怀璧有罪呀,那么就有两种解决方式,第一个,那就是把这个壁往地上一扔,然后躲在一边,希望别人抢的时候别把我们误伤了。第二个,没办法的情况下,那只能把这个壁给砸了,既然我们不好过,那么大家都别想好过。”

江天刚一说完,吴策就愣住了,大声说道:“玉石俱焚?那岂不是拉着我们一起去死?”

“王爷此话不对,不是拉着你们,而是别人赶着你们和我们一起去死,你觉得现在你们还能摘的出来吗?”江天反问道。

随即继续说道:“我们这两个国家加起来在他们眼中不过是个弹丸之地,说弹丸之地都在抬举我们,什么时候消失对于他们来说,重要吗?实话和王爷你说吧,这片矿远比你想的还要大的多的多,现在我们这是鸟不拉屎,连个修真人都不愿意待,未来几年内,事情尘埃落定后,这里绝对要成为修真人的天堂。那么问题来了,我们这帮外人应该怎么活呢?尤其是我们国家的两个王,你觉得他们能活吗?他们是要一个听话的城主,还是一个雄韬武略的君主呢?”

吴策此刻呆坐着,他竟然无法反驳丝毫。

江天微微躬身,对着吴策说道:“为了这千万百姓,为了我们自己,这一次,我们必须要拼一下了,否则我们绝对活不下来的。”

“起来吧,那你们打算怎么做呢?”吴策继续问道。

江天站起身来,说道:“首先,我们这段时间会打算迁都。”

“迁都?看来宁王还真的是大魄力,打算轰轰烈烈的干一次呀。”吴策惊道。

江天点了点头继续说道:“然后我们就要看剑阁的态度了。”

“既然剑阁都快来了,有他们护着你们,你们到底还在担心什么?”吴策问道。

江天表情有点吃惊的看着吴策,随即说道:“你们吴国的探子应该都换一批了,消息这么滞后?”

吴策问道:“这个怎么说?”

江天继续说道:“现在的王城就像一个臭烘烘的粪坑一样,把不知道哪里的苍蝇全部都吸引过来了,一个个都恨不得霸占这个粪坑。”

吴策听到江天说的,不由的笑了起来,笑道:“这个比喻真的是深得吾心呀,现在有几只?”

“起码有十几只了吧,全部老实的守在那里,不知道在盘算什么,不过王宫倒是一天去好几趟,和自己家一样,宁王也是每天都被他们威胁了好几次。”江天无奈的说道。

“没想到已经有这么多了?这个消息怎么突然传的这么快了?”吴策疑惑道。

“不出意外,可能是你们那位国师的功劳吧,所以到时候这几方必有一战,现在看着风平浪静,无外乎都是去请外援了而已,王爷,你觉得到时候剑阁还能护的了我们多少呢?他只会护着这个矿,我们?死活与他们何干,到时候随即波及一下,我们就尸骨无存了。”江天此话一出,吴策瞬间明白了。

吴策安静的坐在那里一动不动,思考着。

江天出奇的没有继续开口,而是安静的等着吴策,因为他觉得自己该说的都已经说了。

吴策此时心里一直在思考,江天把这件事情的最坏一面,完整披露在他的面前,让吴策的脑子有点糊涂,但是他觉得这漆黑的的未来里有一丝的亮光在里面,而且是属于吴国的亮光。

吴策起身,冷静的看着江天说道:“结盟,为了生存,吴国可以做任何的事情,任何。”

江天听到这话,终于露出了轻松的表情。

从怀中拿出了宁王的亲笔信,递给了吴策。

吴策看了一下之后,说道:“告诉宁王,一切按他说的,吴国到时候会配合的。”

江天恭敬的给吴策鞠了一躬。

吴策见此,马上把江天扶了起来,说道:“将军多礼了,宁国有你这样的将军,是宁国之福。”

“王爷,那我们先行告退了,胡将军还在城外等着呢,怕他等急了,弄出一些不必要的麻烦,就不太好了。”江天恭敬的说道。

吴策点了点头。

江天缓缓退出了营帐。

此时,吕安都快被那一帮人逼疯了,感觉那些人盯着自己啥都做的出来,就差拿着刀抵着自己了。

看到江天走了出来,顿时松了一口气,顺手擦了一下自己头上的冷汗,开口问道:“江将军,结束了?我们可以回去了吗?”

江天对着吕安微微一笑,点了点头。

吕安心里狂喜,就差跳起来欢呼几声了。

两人两马,在吴军的注视之下,缓缓的走出了吴军大营。

路上,两人谁都没有说话,任由马缓缓的走着,吕安还在不停的擦着冷汗,看到江天一直在那里发呆,不由感觉奇怪,本来按照自己以往的性格,知道的越少越好,但是这一次,辛辛苦苦到了敌方大营,然后现在还是活蹦乱跳的出来,那么应该是成功了才对,可是看着江天的表情,感觉这个事情一下子又悬了,

忍不住开口道:“将军,难道这次失败了?”

江天突然听到这么一句话,一愣,然后想了一下,笑了起来,回道:“对你来说,活着不就是成功了吗?”

吕安没想到江天竟然会这么说,自己一细想,好像确实就是这么一个道理。

“吕安,以后,拿着剑,可要多杀几个所谓的修真人呀。”江天突然对着吕安说道。

吕安愣住了, 江天突然又说道:“因为苍蝇真的很烦人,总喜欢往粪坑飞。”

说完这句话,江天直接策马狂奔起来,留下了一脸问号的吕安。

…………

吴策一人独坐在营帐里面,思考着宁王挖的坑。

这一次,不跳就会失去资格,想要拥有资格,那就必须跳进去,但是该怎么跳比较好看一点?

吴策拿起桌子上的瓷杯,里面是青峰绿茶。吴策本人有两个爱好,一个就是喝茶,这个青峰绿茶每年也就产个几斤,因其独特清新的茶香,极其的出名,一直都是文人雅士追捧的对象,甚至被炒到等同于黄金价格,还有价无市。

吴策喝的是今年四月头上的第一批新茶,茶农在第一时间摘下来,就送到了吴策的身边,即使是打仗,吴策对于这个是丝毫不会亏待自己的,现在刚刚泡上,一股热气夹杂着清新的茶香在慢慢升腾。品了一口道:“茶是好茶,现在喝着就是有点烫嘴,但是这茶就是烫嘴的时候才是最有味道的。”

吴策继续轻语道:“现在看来,这个事情对于宁国就像是屎盆子,所有的苍蝇都想要停留一会,捞点好处,确实很热闹,好想去凑一下热闹呀,修真?修道?修仙?都是怎么修到屎上了?但是对于身处边缘的吴国来说,走的不好,就会掉下去了,但是如果走的好,是可以捡到大宝贝的,要是边上有一棵大树抱一下,那不就更稳了吗?来的越多越好。”

吴策轻轻吹了一下,抿了一口,好茶,真香。

“来人,撤军!”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