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见宗主大人最新更新李桓李念小说怎么看?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拜见宗主大人 小说:奇幻玄幻 作者:蓬莱岛的橙子 角色:李桓李念 简介:穿越诸天万界,打造最强宗门!穿越异界十年,携带的系统这才珊珊来迟
本以为系统在手,天下我有,从此逆袭高富帅,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
然而令人没想到的是自己的系统竟然是个...

书评专区

最强的系统:设定有严重BUG,一开始说主角所在的门派是最牛逼的仙门之一。武学要到了先天才能成为内门弟子。几十章以后,出了山门,遇到的人多数是先天水准以上,到了一个凡人学院,老师全是先天,并且,多数学生也是先天。真是无语 道术达人:小毒点不断,而且说是道术达人,但跟道术基本没关系,天天练武然后跟一群流氓混混打来打去 机动风暴:骷髅精灵代表作这是唯一一本我能看下去的骷髅精灵的书,骷髅的书,看这一本就够啦。每个作家都有些怪癖,小石头(作者昵称)的怪癖或许就是主角一定要姓王,后来国王陛下把这个怪癖发扬光大了...机动风暴是骷髅的成名作,从此奠定了作者热血的风格。作为非“王”氏家族成员,主角李锋乐观积极,充满斗志,偶得高等文明立方体,从此踏上了超神之路。其中机甲战尤为精彩,高潮不断,剧情几乎没有张弛!全程pk,主角扮猪吃虎也是一大爽点,打斗场景尤其多,给人的感觉像是在看天元突破,亦如街霸拳皇,酣畅淋漓,不可一世。本书可为机甲流的顶峰之作。骷髅的后几本书都不如这本,新开的斗战狂潮一类也只是在吃这本书的老本。 拜见宗主大人

《拜见宗主大人》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6章


看着陷入癫狂的慕容复,王语嫣紧张的问道。

“师父,表哥这是怎么了?您快帮帮他!”

看着旁边一脸紧张的王语嫣,李桓说道。

“他正在试图找回自我,但复兴燕国是他的执念,也是他唯一的信仰,现在信仰与自我产生了冲突,这需要他自己走出来。”

“如果执念胜过自我,他会成为一个为了复国无所不用其极的慕容复,如果自我胜过执念,那他此后的前途将不可限量。”

“但这一切都取决于他自己,我们也无法插手。”

王语嫣听了李桓的解释后,默默地为慕容复祈祷着。

“表哥,你可一定要撑过来!”

良久之后,慕容复的眼神恢复了清明,双膝保持跪地,双手伏地对着李桓说道。

“请前辈收我为徒!”

“想明白了?”李桓问道。

“想明白了,复国只是一个虚无缥缈的梦想,慕容家已经为这个梦想耗费了一代又一代的心血。”

“正所谓,天道有轮回,朝代更迭亦是暗合天道,如果说赵宋无能,我辈揭竿而起也算顺应天命,但此时百姓生活尚且安定,我辈亦无需逆天而行。”

说罢,慕容复看了一眼王语嫣继续说道。

“复已经失去了很多,所以我不想后人也像我一样,活在这个不切实际的梦想中。”

“我想跟随前辈,潜心学习武学,请前辈收复为徒,复愿常伴师父左右,聆听师尊教诲!”

看着跪在地上一脸真诚的慕容复,李桓心里暗暗得意,我李某人还是挺能忽悠的,这不忽悠瘸一个。

当然这话不能说出来,只能心里想一想,毕竟现在自己可是扮演的世外高人,要一切淡然才行。

看着跪着的慕容复,王语嫣心中开心得像吃了蜜一般,如果表哥也拜师父为师,那自己岂不是就可以和表哥双宿双飞了。

于是她急忙向李桓请求。

“师父,您就收下表哥吧。”

看着火候差不多了,李桓故作矜持的说道,“也罢,看在你的诚意和嫣儿的请求下,为师就收下你。”

“起来吧。”

“谢师父!”

之后故伎重演,伸出一指,指向慕容复眉心,心中对系统默念,“系统将无极经、无极掌与无极身法传输给慕容复。”

“功法传输完成,本次传输耗费资源150点。”

不体验不知道,当这一切发生在自己身上时慕容复才深有体会,回忆着脑袋中多出的三部功法,慕容复久久不能平复心情。

莫非师父还真是一个返老还童的得道真仙不成,这种手段简直神乎其神。

“谢师父传道之恩,徒儿铭记在心!”

“罢了,只要以后别堕了本门的威名便可,你修为与年纪均比嫣儿要强不少,你便做师兄吧。”

“为师除了传你本门功法之外,还传授你了一套掌法与身法,望你勤加练习,等你师妹功法有成之后你可代为师传授。”

“另外本门没有太多的规矩,但需铭记,入了无极门皆为一家人,倘若以后发生手足相残的事情,为师必亲自清理门户。”

看着面前的两个徒弟,李桓教导了几句,顺便给王语嫣与慕容复创造了一个相处的机会。

至于见一个爱一个的段誉,李桓觉得还是不要来祸害王语嫣了,陪着他的木婉清与钟灵就挺好的。

“徒儿谨遵师命!”慕容复与王语嫣拱手答道。

“师父,我准备去给我父亲上柱香,告诉他我这个决定,您觉得如何?”

在慕容复看来不论是放弃复国大业,还是拜李桓为师都是一件大事,于情于理都要去和父亲慕容博说一声。

对于古人来说,拜师其实是一件很庄重的事情,有道是,生我者父母也,教我者师父也,一日为师,终生为父,这可不仅仅是说说而已。

对于一些特殊的行业,一旦入师门,那就是师父为大,就连父母都无权插手师父的教育。

“我看就不必了。”

听到李桓的话后,慕容复虽然有些委屈,但还是说道。

“这...,是,师父。”

然而李桓接下来的话却让他坐立不安,六神无主,“你父亲慕容博并没有死,以后你还是当面对他说吧。”

“这怎么可能?当年是我看着先父下葬的!”

“姑父竟然没有死?师父您说的是真的吗?”

李桓的话让二人觉得难以置信,匪夷所思。

“当然是真的,而且验证起来很简单,就是不知道你们敢不敢!”,李桓很是肯定的说道。

“师父想如何验证?”

其实慕容复在问出这个问题时,内心就已经相信了李桓的话,只是这件事对他冲击太大,一时之间难以接受罢了。

李桓嘴里吐出两个字:“开棺!”

“这...”

古人对于礼节远比我们现在重视,百善孝为先,去开自己父亲的棺木,这在古人眼中是大不敬的举动,慕容复一时间难以取舍。

但慕容复还是选择了相信李桓,于是喊来邓百川、公冶乾、包不同、风波恶以及阿朱阿碧等人,告诉他们这件事。

众人听说公子爷要开老爷的棺木,纷纷劝阻道。

“不得乎亲,不可以为人;不顺乎亲,不可以为子。公子切莫轻率处置。”邓百川首先开口道。

“公子,俺也这么认为!”风波恶道。

“孝子之至,莫大乎尊亲!望公子慎重!”公冶乾道。

“公子,俺也这么认为!”风波恶道。

“公子爷,三思啊,不能因为一个猜测就打扰老爷长眠啊!”包不同道。

“公子,俺也这么认为!”风波恶道。

看着众人一致劝阻,慕容复开口说道,“四位兄长切莫再劝,复这么做除了相信师父之外,我也觉得父亲当年的死很是蹊跷。”

“父亲一来没有顽疾,二来功力深厚且在壮年,又怎么会忽然就去世了呢?”

“而且这些年来,我隐约的感觉到,父亲似乎没死而且还不止一次回过燕子坞。”

“可能是公子爷太过想念老爷了吧。”一旁的阿朱解释道。

“我意已决,倘若真的惊扰了父亲亡灵,复愿以死谢罪!”

众人见慕容复如此坚持,便不再言语,只是看待李桓的眼神并不太友好,觉得公子爷是受了李桓的蛊惑才做出了这么荒唐的决定。

一行人很快便来到了参合庄慕容家的祖墓所在地。

慕容博墓前。

慕容复带着众人跪在墓前,准备好贡品,磕头上香。

“父亲,请恕孩儿不孝!”

“但孩儿真的想知道父亲究竟还在不在这人世间!”

“倘若真惊扰了父亲亡魂,孩儿愿以死谢罪!”

慕容复一边磕头,一边不断的说着。

“动土,开馆!”

平复了下沉重的内心,慕容复开口说道。

随着慕容复一声令下,庄内的仆从们便行动了起来,很快墓穴便被挖开。

“公子爷,您快过来看一下!”

此时一名下人仿佛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大声的叫到。

慕容复面带悲伤,小心翼翼的走到棺前,放眼看去,脸色瞬间呆滞,“竟然真的是空的!”

听到慕容复的话后,其余人也都迅速跑了过来。

“怎么可能是空的!”

“老爷人呢?怎么会凭空消失了呢?”

“这不可能!当初我可是亲眼看着老爷下葬的!”

慕容复虽然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但依旧心事重重,看着李桓说道,“师父,您一定知道家父在哪里对不对?”

听到慕容复的一番话后,众人也都齐齐看向李桓,此时的李桓在众人眼已然是一副得道真仙的样子。

“本座不仅知道你父亲现在在什么地方,更知道你父亲为何假死。”

“请师父为徒儿解惑!”

“此事说起来有些复杂,你等可知雁门关之战?”李桓反问众人。

“莫不是二十多年前,宋辽两国高手在雁门关的大战?”慕容复问道。

“你们对这场战斗知道多少?”李桓又反问道。

“据说当年大战的原因是辽国蓄谋在重阳节当天,派出高手大举侵袭少林寺,意在夺取我中原武学典籍。”慕容复回答道。

“这只是江湖中的说法,实际上这是一桩错假冤案,而此事还与你父亲有关。”

“你父当年见宋辽交好,兵戎不兴,觉得复燕之志无可乘之机,在听闻致力于宋辽睦邻修好的辽属珊大帐亲军总教头萧远山,将与九月初八赴武州岳父家拜寿之后,便觉得可趁之机来了。”

“于是你父亲便去少林寺报信,谎报辽国派出高手,要在九月初八这天前往少林寺,夺取少林的武学典籍。”

“少林寺掌门玄慈方丈信以为真,便召集中原豪杰在路上截杀这对前往岳父母家祝寿的夫妻。”

“那场战斗中原武林共派出了二十一名高手,其中玄慈方丈为带头大哥,一并的还有丐帮第五代掌门汪剑通、智光、赵钱孙,万胜刀王维义、地绝剑黄山鹤云、山西大同府方大雄和江西杜氏三雄等。”

“不过那萧远山也确实是一位人杰,以一己之力将这二十一位高手击杀的只剩四人这便是雁门关之战的真实情况。”

“之后中原武林发现,这竟然是一场误会,于是玄慈大师便找你父亲问罪,之后你父亲便隐于家中地窖,足不出户,后以假死脱身。”

李桓将当年雁门关发生的事情娓娓道来。

慕容复听完李桓的话后很是震惊,“想不到当年的雁门关之战竟然是我父亲筹划的。”

“那师父,我父亲现在人呢?”慕容复平复了下心情问道。

李桓继续讲到,“你父亲假死之后便前往了少林寺,化身灰衣僧在少林藏经阁中抄录武功秘籍。”

“怎么样?听完你父亲的事迹,你有什么想法?”李桓问到。

“师父,我现在感觉脑子有点乱,如果是之前我可能会觉得父亲做的很对,他为复兴燕国牺牲了这么多。”

“但现在我觉得父亲其实很可怜,明明可以安享天伦,但实际上却是过着暗无天日的生活。”

“我想把父亲找回来,师父觉得意下如何?”

听到慕容复的打算,李桓反问道,“你觉得你能劝的动你父亲?还是说你能闯的过少林寺的藏经阁?”

“这...”李桓直接问住了慕容复。

“好好修炼为师传你功法,武林中一切都要靠实力,倘若你现在有本座的功力,前往少林寺将你父亲强行带回都可以。”

点击阅读全文